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六章 三年之期
    见寒冰这小子得了教训,浩星明睿便也不为已甚,就此转变了话题,问道:“方才藏在柳园暗处的那几个大内高手都已解决了?”

    “一共不过三人,但我可不能让他们污了我娘住过的园子,把他们都扔进后院的池塘中喂鱼了。”

    寒冰的唇边噙了一丝冷酷的笑意,“既然是送上门来的大礼,我们又怎可辜负了那位皇上的一番美意呢?”

    浩星明睿也冷笑了一声,道:“看来皇上确是被护国神柱上的那个秘密乱了心智,为了除去你这个知情者,本已是无所不用其极。

    如今更是被郑庸那个丧心病狂的疯子牵着鼻子走,竟然使出了这种栽赃嫁祸、乱入人罪的昏招!”

    “虽是昏招,却也是致命的毒招。若非舅舅你不是那个李进,左相大人还真有可能在懵然不知之下中招。”

    浩星明睿点头道:“确是有此可能。左相虽然对假定亲王早有提防之心,却绝不会想到这位假王爷竟然甘冒玉石俱焚之险,诬陷他与自己合谋篡位。

    到那时,他与我今日的这翅面,完全可以被有心人诬指为左相大人与定亲王密商谋反之举。而那三个被你所杀的大内高手,也会被作为左相发觉阴谋败露而杀人灭口的实据。”

    寒冰这时却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舅舅,皇上和郑庸事先应该想不到,那些暗藏在柳园中负责监视你与左相大人这次会面的大内高手会被人发现,甚至还会被杀。等他们得知了这一消息,会不会因此心生警惕?”

    “我会让范成去给郑庸传个信,告诉他,人是被你所杀。郑庸应该就不会多想了。毕竟左相与他已算是公然敌对,自然会处处多加提防。出门赴宴时带上你这个武功高强的儿子作为贴身护卫,也没什么可奇怪的。”

    在说到“儿子”一词时,浩星明睿暗中观察了一下寒冰的反应,却见他仍是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而且还不以为意地继续着这个话题。

    “这确也说得通。而且上次王府侍卫被杀,皇上派大内高手来保护你这个假王爷也是常理。皇上倒不必担心左相大人会对此有所疑心。”

    “寒冰——”

    浩星明睿终是忍不住将心中憋了许久的话说了出来,“你真的想让萧玉从此死去,再也不会回来了?”

    寒冰的星眸闪了闪,淡淡地牵唇一笑,道:“萧玉确实已经死去了。随着他死去的,还有过去的一切。就让那位左相大人从此不再被那些往事所扰,平安顺遂地过完余生吧。”

    “既然这是你的决定,我自然不会违背你的意愿。就如你所言,不再用过去的事情打扰那位左相了。”

    浩星明睿说完,仍是忍不住深深地叹息了一声。他心里很明白,寒冰之所以会做出这种看似决绝的选择,并不是出于怨恨,而是出于无奈。

    这孩子不愿让冷衣清为他身中剧毒而终日忧思,更不忍心让这位父亲大人在不久之后,亲历一次失子之痛。

    “舅舅你准备何时回访左相大人?到时候还可以顺便去徽园看看,那里如今可是完全归了我寒冰公子一人所有!”

    寒冰故意半开玩笑地转移了话题。

    浩星明睿自然会意,便也收拾起心情,接着他的话问道:“那园里的下人们可都已换上了我们的人?”

    “嗯,都是从花府和苏府中过来的,全是我们的人。”

    浩星明睿不由面露喜色,道:“这就好!如此一来,先前花兄在改建那座园子时所预留的密道,便可以彻底打通了。从花府能够直通徽园,倒也方便湘儿去给你施针。”

    寒冰却叹了一口气,道:“其实,现在已是凤山舅父和湘君姐姐在轮流给我施针。

    舅父他早就在研习‘金针渡劫’。而这一段时间,他更几乎是不眠不休,一边看书,一边向湘君姐姐学习,已将‘金针渡劫’的针法掌握得差不多了。

    昨日,他就在湘君姐姐的指导下,独自给我施了一次针。”

    “那如今你体内的毒性,可是已经被控制住了?”浩星明睿满怀期望地问道。

    寒冰含笑点了点头,道:“湘君姐姐说,以后只要每月定期施针,至少三年之内,毒性都不会再发作了。”

    “三年——”

    浩星明睿喃喃地重复了一句,多少还是从中感到了一丝欣慰。

    三年的生命,对于寒冰这个未及弱冠的少年来说,实在是太短促了!

    不过,谁又知道在这三年间,究竟会有什么样的奇迹

    
共2页,现第1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