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七章 设下诱饵
    自从制定了铲除奸宦郑庸的计划之后,连日来,浩星明睿手下的隐族密谍经过多方细致的探查,终于发现了郑庸在景阳城东的一处隐秘的私宅。

    但由于那处私宅地处偏僻,而郑庸又在其四周布置了大量人手,隐族密谍也只能在距离较远的暗处监视,根本无法探知宅子内部的秘密。

    这一日,寒冰利用夜色的掩护,更凭借自己高绝的身手,独自潜入了那处戒备森严的私宅。

    结果,正如他和浩星明睿所预料到的,宫彦确是正躲藏在这所宅子之中。

    既然查实了这一情况,寒冰便悄无声息地退走了。

    因为此次宫彦并不是他所要诛杀的对象,而是用来作为引郑庸出宫的一个诱饵。

    郑庸那奸宦本就终日呆在皇上身边,鲜少出宫。

    而自从他陷害济王不成,同时又与寒冰结下生死大仇之后,这老太监变得愈发谨慎,几乎再未踏足宫门之外。

    若要在宫内刺杀他,以寒冰的身手,却也不是毫无机会。

    只是如此一来,寒冰所要冒的风险极大不说,还存在着另一个非常不利的可能性。

    那便是,他也许要正面对上与郑庸同样守在皇上身边的侍卫统领朱墨。

    就目前情势而言,朱墨已明显地站在了郑庸的对立面。

    所以,若是为了刺杀郑庸的事情,将朱墨也卷进来,并因此令他受伤乃至因护卫不利而受罚,甚而是让皇上对他这位侍卫统领生出疑心,——无论怎么看,这都是得不偿失的。

    而最为关键的一点是,浩星明睿并不只是想简单地要了郑庸的命。他还要让包括皇上在内的世人都能够清楚看到,这奸宦勾结北人、意图出卖大裕的真面目!

    因此,绝不能让这奸宦死在宫内,死在皇上的面前,死得像个一心护主的忠臣。

    既然决定了要在宫外诛杀郑庸,那么十分重要的一步便是,设下足以将他引出宫外的诱饵。

    如今找到了郑庸的这处私宅,更发现了藏身其中的宫彦,这个诱饵便是已经备下了。

    但具体要如何将这奸狡精明的老太监引出宫来,还需要浩星明睿的另一番谋划。

    他首先想到的,便是忠义盟。

    宫彦原本就是忠义盟的人,而且还曾经是副盟主左语松的亲随。自从他北人的身份暴露之后,忠义盟已传下武林贴,四处通缉他这个北人奸细。

    故而,由忠义盟一方展开对宫彦的搜捕,本就非常合情合理。

    此举应该不会引起郑庸的警觉,甚而让这老太监进一步联想到,这可能是济王或是寒冰,为他所设下的圈套。

    只要郑庸没有因此生出疑心,同时又担心宫彦被忠义盟的人抓获,就此揭出他这位大内总管包庇勾结北人的行径。那么,他便很可能会铤而走险,出手除掉宫彦,以绝后患。

    而以郑庸对宫彦的了解,当知此子也是异常精明狡猾,时时算计,处处设防。

    仅凭郑庸手下的那些大内密探,或是投靠于他的大内高手,未必能够一击即中,干净利落地将宫彦除去。

    而一旦让宫彦侥幸逃脱,郑庸所面临的麻烦就大了。

    那些北人根本无需自己动手,只要将他勾结北人,意图陷害济王以及左相父子的证据公之于众,这奸宦所要面临的,便将是凌迟之刑。

    因此据浩星明睿推测,即便郑庸不会亲自对宫彦下手,也会亲临现场指挥,在其手下布好万无一失的陷阱以后,再将宫彦置之死地。

    而这也正是他们除去郑庸的最佳时机!

    由寒冰出手,忠义盟的人助阵,最后还可以将那个死里逃生的宫彦作为人证,让郑庸这奸宦就此恶贯满盈!

    按照这一既定的计划,在从郑庸的那处私宅悄然退出之后,寒冰立即赶去了定亲王府,将自己所查知的情况向舅舅浩星明睿禀明。

    听完寒冰对此行的讲述,浩星明睿并没有急着表示意见,而是习惯性地用手指轻叩着身前的桌案,仔细思量了起来。

    他最初的打算是,将这一消息直接透露给水心英,再由她禀报给忠义盟主雪幽幽。

    然而,在详加考虑之后,他又觉得这么做多有不妥。

    像郑庸私宅这种极为隐秘之处,岫云剑派的女弟子们是绝对没有可能发现的。故而此事若是由水心英透露给雪幽幽,难免会引起她的怀疑。

    雪幽幽最近虽然已把岫云剑派交给了水心英,但她毕竟曾经是其宗主,想要弄清楚派中弟子是否获得过这样一个奇怪的消息,应该不是什么难事。

    一旦让她发现水心英对自己说了谎,以她那一贯的强势作风,必然会追根究底,到时候水心英的处境便会十分困难。

    可若是此事不通过水心英,那又该通过何人去透露给雪幽幽,才不致引起这位忠义盟主的怀疑呢?

    由于沈青萝这个北人从中作祟,忠义盟顺风堂的密谍根本不可能发现到郑庸私宅的秘密。

    作为耳目的顺风堂都变成了聋哑之状,忠义盟中还有谁会如此耳聪目明,居然能够探知到这么重要的一个消息呢?

    寒冰见自己的舅舅半晌不说话,想了想,便也猜到了他正在为何事为难,不由笑道:“舅舅,水宗主虽然不便说话,但我这个专与郑庸作对的寒冰公子,却是可以毫不负责任地胡乱编排啊!”

    浩星明睿闻言,眼睛顿时一亮,抚掌道:“正是如此!便由你去向那位副盟主古凝吹吹风,以他那种凡事较真的性子,必是会一查到底。

    而他一旦动了起来,顺风堂主沈青萝也必然会得到消息。她定是会设法将此事告知郑庸,让他帮宫彦另觅藏身之处。”

    “所以说,若想将此事闹大,最终将郑庸引出宫来,那便须得古凝的一番大力配合。”

    寒冰的脸上带着狡黠的笑意,道:“我只须向他胡言乱语一通,让他自己去猜测那处私宅的大致方位。这样他必会安排行云堂的杀手去附近搜索,而一时半会儿又找不到准确的位置,但却足已惊动到那些心中有鬼的人。”

    “好,此计甚好!”

    浩星明睿连连点头,但忽然想起了什么,又出言叮嘱道:“不过,这几日我们暂且先不要去打扰忠义盟的人。

    听说,最近忠义盟北方的几个分舵均遭到身份不明者的袭击,其中有两个分舵主还受了轻伤。忠义盟总舵这边正紧急商议对策,准备派人前去北方彻查此事。”

    “会不会是北人密谍所为?”寒冰不由皱眉问道。

    “可能性极大。正因如此,忠义盟才会极为重视,对派去负责调查此事的人选权衡再三。”

    “若果真是北人密谍,恐怕他们是在为再次南侵做准备。舅舅,我们的人没有从北戎传回有关这方面的消息吗?”

    “估计这两天就会有确切的消息传到。所以我们诛杀郑庸的行动还要暂时先缓一缓,待彻底弄清楚北边的情况之后,再考虑这边的事情。”

    说到这里,浩星明睿看了一眼寒冰,才又接着道:“你回去将这一消息也知会左相一声,他自会提醒北境军方面做好应敌的准备。”

    寒冰听了,只是默然点了点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