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八章 若有所失
    从定亲王府一回来,寒冰便去找了那位左相大人。

    悄然来到那间还透出灯光的相府书房外,他默立了片刻,才轻轻敲了敲书房的门,在听到里面的人回了一句“进来”之后,便推门走了进去。

    冷衣清见进来的人是寒冰,微微怔了怔,将手中的书卷放在了身前的书案上,然后含笑问道:“这么晚了,可是定亲王那边又有了什么消息?”

    寒冰点了点头,脸上也带着一抹轻浅的笑意,“确是有了新的消息。”

    自从那日在徽园之中,寒冰喝下了那壶掺有天毒异灭的毒酒,他不是隐族人的事实便被揭开。

    虽然在外人眼里,他们父子间的关系似乎较从前更为融洽了一些,可冷衣清和寒冰的心中却都十分清楚,在那种表面融洽的背后,是一种被刻意掩藏起来的淡漠与疏离。

    寒冰本就很少在冷衣清面前露面,即便是为了传递定亲王的消息而偶然一见时,他对冷衣清也没有了昔日的桀骜不驯,惟有平常的礼貌与客气。

    而冷衣清因为不再有那种关心则乱的感觉,便也表现出了一贯的儒雅从容,对寒冰变得十分温和亲切,俨然是一位慈父的模样。

    此刻只见他优雅地向寒冰抬手示意道:“你先莫急,坐下来说话吧。”

    “谢父亲大人。”

    寒冰先是躬身施了一礼,才坐在旁边的一张椅中,随后便继续开口道:“定亲王已得到消息,忠义盟北方分舵相继遭袭,很可能是北人密谍所为。故而定亲王让我提醒大人一声,戎帝宇文罡应是正在策划又一次南侵。”

    冷衣清闻言点了点头,道:“明日我便会将此事禀明皇上,同时传令北境军严阵以待,及时做好应敌准备。”

    寒冰笑了笑,便立起身来道:“消息已经传到,寒冰便不再打扰父亲大人了!”

    看到他脸上的这抹笑容,不知为何,一种若有所失的感觉突然袭上了冷衣清的心头。

    他从未有机会见过那个真正的儿子萧玉,自然不知道那孩子的模样长得是否像自己的妻子芳茵。

    然而每次当他看到寒冰的笑容时,却仿佛都看到了芳茵正在对着自己笑。

    一遇到这种时候,他就会狠下心来告诫自己,眼前的少年只不过是一个熟悉的陌生人。

    可他又总是控制不住自己,会对着那抹熟悉的笑容失神。

    寒冰却仿若丝毫未察觉到这位左相大人的神色有异,只是躬身施了一礼之后,便头也未回地出了这间书房。

    而就在房门关起的一刹那,他的耳中听到了那位左相大人一声微不可闻的叹息。

    又在门口呆立了片刻,他终是牵唇一笑,大步离开了。

    ……………………………………………………

    刚走近徽园中他所居住的那座院子,寒冰便看到世玉又像第一次来见自己时一样,正面对着自己的房门,抱膝坐在院门前的那个青石台阶上。

    寒冰缓缓走到他的身后,轻声问道:“这么晚了,怎么还不回去歇息?”

    世玉转过头来,用那双乌黑的大眼睛默默看着他。

    寒冰微微一笑,便也上前与他并肩坐在了台阶上。

    “我——,明日便要随我娘去南方了——”世玉低下了头,声音闷闷地说了一句。

    寒冰知道,左相大人终于还是说服了那位宁死都要守在他身边的夫人苏香竹,让她带着世玉跟随苏公一家,回南方故里省亲,其实也就是去避祸。

    如今的朝堂之争,已到了剑拔弩张之际。左相大人自己虽然已完全豁了出去,但是夫人和世玉终是他心中所累,实在不敢再让他们受到那些阴险对手们不择手段的算计。

    “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多出去看看,不但可增长见识,还可磨练意志,于你会有莫大的好处。”

    寒冰温声安慰着明显是心有不愿的世玉。可是就连他自己都能听得出来,他所说出的这番话虽然在理,却显得过于一本正经,已全然没有了往日兄弟间的那种亲密之情。

    因为他知道,左相大人已经告诉过世玉,那个永远也不会再回来的萧玉,才是他的亲哥哥。

    其实寒冰完全能够理解这位左相大人如此做的用意——

    虽然他从未见过那个早夭的儿子,但是他仍希望在这个家中,给萧玉一个应有的名分。这也算是他对那位被他所抛弃的妻子林芳茵的一种补偿。

    “你——,真的不是我哥哥吗?”世玉突然抬起头来,严肃地看着寒冰。

    寒冰明亮的双目微微一暗,“你觉得呢?”

    “我——”

    世玉迟疑了一瞬,才道:“我觉得你就是我哥哥,而且你也是隐族人。否则,你为何会懂得那么多隐族人的学问呢?”

    寒冰不由怔了怔,心想自己竟把这一点给疏忽了!

    谁知就连那位一向精明的左相大人都没有想到的事情,居然会被虽然年幼,但却心思缜密的世玉给想到了。

    也幸好有世玉今日的提醒,让自己能提前有所准备。若是以后再被那位左相大人追问起来时,自己便能从容不迫地给他一个事先编好的答案。

    只不过——,也许那位左相大人已没有心思去想这些问题了。

    寒冰轻轻抚摸了一下世玉的头,笑着道:“我曾经在重渊居住了数年,学到了很多隐族的知识。如今都教给了你,而你以后也可以将自己所学到的这些知识传授给别人。”

    听了他这番根本不算是回答的回答,世玉的小脸上先是露出了一丝迷惑,随即便想到,是啊,既然自己不是隐族人,却能学到隐族的知识,那哥哥——,他也不一定就非得是隐族人。

    而哥哥他如果不是隐族人,那就肯定不会是自己的亲哥哥了——

    看到世玉脸上那一抹明显的失望之色,寒冰的心头不禁掠过了一阵微微的酸涩。

    他继续轻抚着世玉的头,道:“在我心里,一直都把你当作是自己的亲弟弟。所以我才会教你那些宝贵的知识,希望有朝一日,你能用这些知识,为天下人做一番事情。”

    听到他这么说,世玉的目光顿时明亮了起来,嘴角也露出了一丝略带羞涩的笑意,“那——,那我以后还可以叫你哥哥吗?”

    寒冰点头道:“当然可以!无论在人前,还是像现在这样只有你我二人,你都可以叫我哥哥。而且无论何时你需要我,哥哥都会守在你身边。”

    世玉没有说话,却忽然用双手搂住了寒冰的腰,将头埋入了他的怀中。

    许久,他才闷声闷气地道:“我知道,你就是我的亲哥哥!”

    见一向拘谨的世玉忽然做出这种反常的举动,寒冰在愣怔了一下之后,不由得搂紧了怀中的这个弟弟,脸上也露出了一抹宠溺的笑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