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九章 一见如故
    ,!

    踏着清晨的露水,寒冰骑着流云,陪伴着一辆由清伯所驾的轻便马车,一路来到了景阳城南郊。

    不久之后,马车便停在了一处茂密的林边。

    只见车帘一掀,红衣的翠儿搀扶着一袭月白色衣裙的花湘君,缓步从车中走了下来。

    此时寒冰也已下了马,含笑对花湘君道:“湘君姐姐,这林中有蘑菇,也有野花,至于药草嘛,反正我是不认得,还是让翠儿帮你采吧。”

    花湘君深吸了几口周围树木与青草所散发出的清幽气息,笑眯了一双美丽的凤眼,轻轻点着头道:“你自去忙你的吧,有翠儿陪我就行。”

    寒冰也笑着点了点头,目送着花湘君与翠儿携着采药的篮子,一脸欢欣地步入了那片林间。

    随后他转头看了一眼马车上的清伯,只见他正微眯着一双老眼,看似坐在那里打盹儿,实则一双耳朵却在仔细聆听着林中那姐妹二人的动静。

    有清伯在,寒冰便没有什么不放心的了。

    于是他就牵着流云,信步向不远处的一个斜坡行了过去。

    下了斜坡,趟过一道极浅的小溪,未行多远,他便来到了凌弃羽的坟边。

    看着坟上已长出的一片郁郁葱葱的青草,寒冰默然片刻,随即又咧嘴笑了笑。

    他先是放流云去附近吃草玩耍,而自己却一撩衣襟的下摆,就那么随随便便地叉开双腿在坟前坐了下来。

    “弃羽哥,今日是你的七七,也应是你在这世间的最后逗留之期。我把湘君姐姐也带了来,让你再好好地看看她。

    看完之后,你就放心地走吧。我一定会照顾好湘君姐姐,让她这一世都平安快乐!”

    说完这些,他竟是嘴角微翘,轻声哼起了上次游湖时,听洛儿所唱的那首江南小调儿。

    犹在自我陶醉之际,却忽然被一阵由远及近的脚步声所打断。

    他马上听出声音是从忠义盟总舵的方向传过来,而且步履轻快,应该是一个女子。

    女子?!

    寒冰当下一惊,莫非是洛儿?

    今日是弃羽哥的七七之日,洛儿应该也是来送他的……

    该如何向洛儿解释自己出现在这里的原因?

    要不然——,扮成弃羽哥?

    可是——,面具竟然没有带来!

    各种念头刚刚一一闪过,寒冰就知道自己没有再犹豫下去的时间了,此刻就是想躲进附近的那个石洞都已经来不及了。

    他忙飞身上了旁边的一棵大树,屏住气息,看着洛儿一步一步地走近。

    果然,洛儿来到坟前以后,就摆上了随身带来的香烛。

    只听她轻声道:“今日是你的七七,我最后来送一送你。凌大哥他已经回去了南方,可每年的祭日,我都会代他来看你的。”

    说完,她又在坟前默立了片刻,便转身想要离开。

    可就在这时,不远处忽然传来了一声马儿欢快的鸣叫。

    乍然听到这个声音,寒冰竟是吓得险些没有从树上掉下来!

    流云!这家伙不好好地去溪边玩水,又跑回来凑什么热闹?

    他一边暗自气恼,一边有些不舍地将目光从洛儿那张正微露惊诧之色的脸上移开,转向流云的方向。

    可当他终于看清楚那边的情形时,却是又被吓得在树上一侧歪,恨不得即刻化身一只鸟儿,赶快从此处飞走。

    原来,流云不是自己跑回来的,而是被人牵过来的。

    手握缰绳的那个人,竟然是翠儿。而走在她旁边的,正是手捧着一束野花的花湘君!

    待到她们走得近了,翠儿先咧着小嘴儿笑道:“公子没有找到,却找到了一位长得像仙女一般漂亮的姐姐!”

    水泠洛听了,不由脆声一笑,道:“小妹妹的嘴儿可真甜!依我看,你身边的这位姐姐才像一位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

    一边说,她一边毫不拘礼地上前拉住了花湘君的一只小手,笑问道:“姐姐,我叫水泠洛,你叫什么名字?”

    花湘君立时便喜欢上了这个有着甜美声音的可爱女孩,任由她拉着自己的手,嫣然笑着答道:“我叫花湘君。妹妹说话的声音可真好听,犹如珠落玉盘一般,清脆悦耳。”

    水泠洛对花湘君竟也是一见如故,拉着她的手便舍不得松开了。

    她转头对牵马的翠儿笑了笑,问道:“小妹妹你又叫什么名字?”

    “翠儿。”

    翠儿晃着小脑袋答了一句,随即便好奇地追问道:“姐姐你一个人站在这座坟前做什么?”

    水泠洛看了那座孤坟一眼,声音轻柔地道:“这是一位侠士的坟。他曾将自己的马让给了我,也算是对我有过救命之恩。”

    “哦——”

    翠儿马上收起了笑容,小脸儿严肃地与花湘君一起上前,对着那座坟施了一个礼。

    随后,花湘君又走过去,将手中的那束散发着幽幽清香的野花,轻轻地放在了坟前,再次施了一个礼之后,才退了回来。

    “洛儿姐姐,你方才一直都在这里吗?可曾见过我家公子?”翠儿一边问,一边转着小脑袋,四处寻找寒冰的踪迹。

    水泠洛摇了摇头,道:“我也刚来此不久,并未见到过其他人。”

    “这个公子!说好陪小姐来采药,一转眼便溜得没了影儿!”翠儿边说边跺着脚,手中牵着的缰绳不觉就松开了。

    流云得了自由,立时便欢快地鸣叫了一声,竟小跑着到了一棵树边。

    随后,他便围着那棵枝叶繁茂的大树转起了圈儿,还不时用他那颗雪白的大脑袋去蹭树干玩儿。

    此刻,正躲在那棵树上的寒冰不由得暗自叫苦不迭。

    流云这家伙摆明了是在出卖自己的主人嘛!

    唉,这些日子自己都没怎么回花府,这家伙肯定是被翠儿那小丫头给收买了!

    果然,翠儿与流云相处得时间长了,自然看得懂他的心意。此刻见他围着那棵树绕圈,立时便起了疑心,不由抬起小脑袋向树上看去。

    谁知她刚一抬头,便看到一道白影从树上“嗖”地直坠而下,眼看就要与地面相撞了,才突然放缓了速度,以一种极为潇洒的姿态轻飘飘地落在了众人的面前。

    “寒冰——”

    花湘君与水泠洛竟是同时发声,随后便又奇怪地互相看了一眼。

    “公子!”

    翠儿小丫头被吓得不轻,叫得不免晚了些,但动作却不慢。

    只见她上前一把拽住了寒冰的衣袖,大声质问道:“公子你躲在树上做什么?”

    “自然是睡觉啊!”

    寒冰眼也不眨地扯着谎,随即便对着正用美丽的大眼睛瞪着自己的那两位姑娘,露出一个极为明朗的笑容,“湘君姐姐,洛儿,你们怎么都在这里?”

    花湘君和水泠洛却似商量好了一般,都沉默着没有作声,却仍是各自用明亮的大眼睛瞪着寒冰,直瞪得他那张俊脸上原本明朗的笑容渐渐变成了干巴巴的苦笑。

    这时翠儿在一旁轻轻扯了扯他的衣袖,撇着小嘴,脆声说道:“公子,你说谎的本事可真是越来越差劲了!”

    寒冰现在哪里还顾得上与这刁钻的小丫头斗嘴,他正为接下来可能会出现的种种状况而苦恼不已。

    一旦让湘君姐姐和洛儿多说上几句话,自己就难保不会有被戳穿身份的危险。

    他正自尴尬苦恼间,花湘君却忽然浅浅一笑,拉着洛儿的手,道:“洛儿妹妹,我方才采了些极媳的药草,须得早些赶回去将它们加工入药,否则放得时间久了,便失了效用。实在抱歉得紧,今日怕是不能再与你多叙话了。”

    水泠洛听了也甜甜地一笑,道:“那我就不耽搁姐姐的时间了。”

    “可我与妹妹一见如故,实是想多相处些时候。如果妹妹闲时有空,去花府做客可好?”花湘君犹自有些不舍地轻轻摇了摇水泠洛的手。

    水泠洛含笑点着头,道:“好,改日一定去看望姐姐!”

    花湘君这才松开了她的手,随即轻唤了一声翠儿,便转身离开了。

    寒冰感激地目送着花湘君离去的背影,心中这才暗暗地松了一口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