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一章 分别在即
    ,!

    寒冰与水泠洛在东郊骑完马,又寻了一间食肆,在里面吃了些东西之后,这才兴高采烈地回到了南郊凌弃羽的坟前。

    放了流云去溪边饮水玩耍,寒冰便与水泠洛在一处树荫下席地坐了下来。

    见水泠洛的额上全是细细的汗珠,寒冰忙举起自己的衣袖为她擦拭。

    若在平时,水泠洛自然不会允许他对自己有这样亲密的举动。可是现在,她已经认定寒冰就是萧玉,便少了那些顾忌。

    而且见他这样对自己,在倍觉甜蜜之余,她却是更加确信,此刻面前的这个少年,就是那个心里只装着一个洛儿的萧玉。

    寒冰见洛儿虽是面透红晕,却仍是用目光偷瞄着自己,一副含情脉脉又不胜娇羞之状。

    他的心中顿时泛起了一层涟漪,柔声唤了一句:“洛儿——”

    “萧玉——”水泠洛也喃喃地回了他一句。

    寒冰正为她拭汗的手不禁微微一抖,随即便收了回去。

    他沉默了半晌,才低声问道:“萧玉,就是你心中所念的那个人吗?”

    水泠洛眨了眨大眼睛,反问道:“洛儿,不也是你心中所念的那个人吗?”

    寒冰闻言苦笑了一下,“原来,你竟是把我当成了萧玉,所以才会对我这般好。”

    “我确是把你当成了萧玉,因为你本来就是萧玉!”水泠洛认真地看着他,语气极为肯定。

    寒冰叹了一口气,点头道:“好吧,洛儿,虽然我不知那个萧玉究竟是何人,但你若愿意将我当成他,倒也无妨。只要你高兴就好!”

    水泠洛见到了此刻,他还是不愿承认,心中顿时生出了一股恼意,用冷脆的声音问道:“你不知道萧玉,却为何又知道‘湘君姐姐’呢?”

    “湘君姐姐?”

    寒冰故作惊讶地挑了挑眉,“她是我舅父花神医的女儿,与我自幼一起长大,我当然知道她了。但是她跟那个萧玉又有什么关系呢?”

    “花神医的女儿?”

    水泠洛怔了怔,忽然想到,方才的那位“湘君姐姐”确实自称花湘君。

    姓花,而不是姓凌。

    原来,她并不是凌大哥的妹妹,更不是萧玉口中所说的那位“湘君姐姐”。

    原来,先前的那一番笃定,只不过是自己一厢情愿的想法!

    自己为何总是要这样自欺欺人呢?为何就不愿承认萧玉他已经不在了呢?

    无论是寒冰,还是凌大哥,他们身上也许或多或少都有一些萧玉的影子,但他们毕竟不是真的萧玉啊!

    在自己的心目中,萧玉一直都是那个隐忍而坚毅的病弱少年,也是那个眼睛虽然看不见,心中却早就存了自己影子的多情少年。

    既然他再也不会回来,自己又何必再去苦苦追寻?只要心中永远存着他的影子,作为此生的回忆,那便已足够了!

    想通了这些,水泠洛对着寒冰淡淡地一笑,充满歉意地道:“对不起,寒冰公子,是我误会了!”

    寒冰只是咧嘴笑了笑,心中却泛起了一阵苦涩。

    洛儿的话说得这般客气,而且带了明显的疏离之意。

    看来,她已彻底放弃了原来的想法,释去了对他的怀疑。但是与此同时,她也重新把他排拒在自己的心门之外了!

    可是他又能怎么做呢?

    若承认自己就是萧玉,难道还要让洛儿在不久之后,再承受一次失去他的痛苦吗?

    这时,水泠洛站起身来,脸上依然带着淡淡的笑意,道:“寒冰公子,时辰已经不早,我也该回去了。”

    寒冰也缓缓站了起来,含笑道:“我送你回去吧!”

    水泠洛却是摇了摇头,“又不远,就无需麻烦寒冰公子了。”

    “洛儿——”

    寒冰恳求地看着她,“路虽然不远,但那马鞍实是颇有些沉重,还是让我送你到山下吧,好吗?”

    水泠洛抿了抿唇,终于点头道:“好吧,那就多谢寒冰公子了!”

    寒冰顿时星眸一亮,忙将流云唤了过来。

    不过这一次,他们两人都没有再上马,而是牵着流云,一起并肩往忠义盟总舵的方向行去。

    “洛儿,听说你很快要去北方了?”寒冰转头看着一直默不作声的水泠洛。

    水泠洛点了点头,随即有些惊讶地问道:“你怎么知道这件事?”

    “我是听古凝说的。忠义盟北方分舵传来急报,最近北戎密谍在北境活动猖獗,应该不是什么好兆头,恐怕北戎皇帝又在策划一次新的南侵。所以雪盟主要派水女侠和你去北方,配合北方各分舵,密切监视北人的一切异动。”

    水泠洛不由更是吃惊,追问道:“你怎会与古副盟主那么熟?他竟连忠义盟中如此机密的消息都告诉了你?”

    “哦,我们可是打出来的交情!虽然没有真到动手的程度,但也算是剑拔弩张了。好在最后还是化敌为友。说实话,这副北人女子的马鞍,便是我请他帮忙寻来的。”

    水泠洛虽然并不怀疑寒冰所说的话,但看他这副嬉皮笑脸的模样,总觉得他会与古凝做朋友,实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

    她不禁回想起古凝那张终日紧绷的僵尸脸。而最为有趣的是,每次听到自己喊他古副盟主时,古凝的脸色就会变得更为阴沉,眼中还隐隐地冒着恼怒的火花。

    这顿时令他的整个人看起来不再像是一个冷血的杀手,而更像是一个正处于极度苦恼之中的汉子。

    一想到这些,水泠洛的脸上不由露出了一抹调皮的笑意,“这位古副盟主的样子虽然凶了些,但他的为人其实很不错的。自从他当了副盟主以后,那位刑堂执法万横江的日子可不好过了,就连忠义盟地牢之中所关的人都比从前少了许多。”

    寒冰笑看了她一眼,想起她与那位刑堂执法的小徒弟似乎很熟,这些消息想必都是从那个年轻人处得来的。

    他更是想起,当年洛儿为了找到自己,曾在那个年轻人的引领下,寻遍了整座忠义盟的地牢。

    一股甜蜜的暖流瞬间便涌上了他的心头,他情不自禁地轻轻牵起了洛儿的手,柔声道:“洛儿,如今北境的形势渐趋紧张,那些北人的密谍更是十分危险,而且他们又都隐于暗处。你——,千万要多加小心!”

    水泠洛低头看了一眼被寒冰牵住的手,只是抿嘴笑了笑,轻快地道:“放心吧,有师父在我身边,而且我还有凌大哥送的宝剑护身。那些北人密谍若是遇到了我,定是难逃活命!”

    眼见已经到了山脚下,寒冰却将洛儿的手握得更紧了些,一对星眸中尽是不舍之色。

    “洛儿,虽然我不是你心中所念的那个人,但你却是我心中唯一所念的人。我并不想取代萧玉在你心中的位置,只希望你能让我一直守在你身边,看到你这一生都平安快乐!”

    水泠洛那双美丽的大眼睛中渐渐泛起了一层泪花,轻声道:“寒冰公子,我明白你的心意。只是除了萧玉,这一生恐怕再也不会有人让我感到真正的快乐了!”

    寒冰温柔地看着她,含笑道:“不试试又怎会知道?也许到了最后,你会发现,我其实并不比萧玉差的!不过你也不用担心,我决不会勉强你。只要能时时看到你,陪你说说话就好。等你从北方回来,我们还去骑马可好?”

    水泠洛含泪的双目久久看着寒冰,最终还是轻轻点了点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