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二章 内忧外患
    ,!

    傍晚时分,寒冰独自回到了徽园。

    从花府过来这边帮忙的小安子早已候在大门前,一边从寒冰手中接过流云的缰绳,一边低声对他说了一句:“先生让你速去一趟定亲王府!”

    寒冰微微一点头,便迅捷地转身而去。

    顺利潜入了定亲王府,他估计此刻舅舅应该在书房中等他。

    为了避开隐藏在暗处监视舅舅的那些大内高手,他先绕去了后面的寝殿,又从那里的密道进入了内书房。

    一进内书房的门,他就见舅舅浩星明睿正负手立于书案前,面色凝重,而自己的师父萧天绝却不见了踪影。

    他的心中不由一惊,急声问道:“舅舅,我师父呢?”

    “七叔他正在外面做我的替身。你别急,先坐下来说话。”

    浩星明睿边说,边拉着寒冰坐了下来,并继续对他解释道:“自从上次那三个大内高手在柳园中被你除去之后,皇上又派了更多的人过来。

    想是他怕我这个胆小鬼因此被吓得起了逃走之念,故而对我的所谓‘保护’便愈加严密了。

    那些大内高手已不仅仅是躲在远处监视,还时常伏在我的书房及寝殿外偷听。所以我便叫七叔坐在那里看书,那些监视的人听到书房内有人声,便不会怀疑了。”

    寒冰这才松了一口气,但见浩星明睿的脸上犹带着一层隐忧,不禁开口问道:“舅舅,到底出什么事了?”

    浩星明睿叹了一口气,紧锁着眉头道:“今日我收到小风他们从重渊传回的消息,大族长病重,已卧床多日。”

    寒冰一听,面色也立时变得异常凝重起来。因为他知道,这位隐族现任的大族长,正是舅舅浩星明睿的授业恩师。

    这件事确是难免让浩星明睿感到左右为难!

    恩师病重,他的心中自然会忧虑牵挂,想马上赶回去探望。

    可是此时大裕这边的局势,又已进入到了剑拔弩张之际。

    而且,目前他作为假定亲王的身份又极为特殊,实在不容他有片刻离开的机会。更何况,重渊距这里路途遥远,非数月不能回转。

    “那舅舅您有何打算?”寒冰沉声问道。

    浩星明睿又深深地叹了一口气,道:“无论如何,我都不能抛下这边的事情,留你们独自涉险。这次恐怕得让湘儿先回重渊一趟,她医术高明,而且对于解毒更有研究。”

    “解毒?”寒冰的眸光一闪,“莫非舅舅您认为,大族长不是生病,而是中毒?”

    “我确是有此怀疑。因为恩师他武功精湛,向来不惧严寒酷暑。怎会像小风他们信中所说的那样,只是偶感风寒,便从此一病不起?”

    寒冰皱眉细思了片刻,才道:“如此说来,确实可疑。舅舅,您让小风和小飞他们先别急着回来,就留在重渊等湘君姐姐。另外,还要提醒他们自己也要多加小心。

    如果大族长果然是中了毒,此中必是有一个极大的阴谋。那个下毒之人,绝对是一个十分危险的人物!”

    “你考虑得很对!我打算让清叔和翠儿陪着湘儿,明日便出发去重渊。而小风和小飞他们则留在那边,负责保护好大族长。”

    说到这里,浩星明睿不由有些担忧地看着寒冰,问道:“只是湘儿一走,你施针的事情会不会因此有所耽搁?”

    寒冰连忙摇头道:“不会的。如今凤山舅父他已经能够独自给我施针。”

    随即他又接着上一个话题,道:“重渊的隐族人过惯了安居乐业的生活,对阴谋和算计都已极为生疏,很容易给那些居心叵测的人以可乘之机。舅舅,若是有可能的话,您还是要尽快赶回去。”

    浩星明睿点头道:“等这边的事情有了一个结果,我就马上赶回去。大族长经我们提醒之后,必会多加提防,再有小风和小飞那两个机灵小子的保护,暂时应该不会有太大的危险。”

    寒冰听了,便也放下心来。他相信自己舅舅的判断,而且从舅舅的这番话中,他也听得出来,这边的事情就快有一个结果了。

    “对于这边的事情,莫非舅舅您已有了具体的行动计划?”

    浩星明睿肯定地点了点头,道:“就定在一个月之后——先太祖皇帝的忌日,开始最后的行动!”

    “先皇忌日?”

    寒冰怔了怔,随即问道:“您打算在皇陵动手?”

    “你猜的不错。我确是准备在皇陵动手。”

    “可是——”

    寒冰犹豫了一瞬,才道:“可是此举不免会惊扰到先皇的神灵,师父他会不会觉得心有不安?”

    “放心吧,寒冰,此事我已与七叔商议过,他也完全赞同。只因目前形势紧迫,实是已容不得我们再有太多的顾虑。

    我刚刚收到从北戎传来的消息,戎帝宇文罡正在厉兵秣马,恐怕明春便会发动又一次南侵。

    另外,那位被圈禁的济王,最近似乎也有异动。只是我们在济州的人手有限,未能探知更确切的消息。

    而此时那位皇帝陛下心中所想的,还都是如何尽快除去你和左相,以保他的皇位不会受到威胁。为此,他也算是施尽了手段!

    他命我以定亲王的名义,联络那些昔日的旧部,煽动其起兵造反。同时,他还让我冒充定亲王的笔迹,伪造了多封写给左相的信函,商议举兵谋反之事。

    我相信,此时皇上另外还会命人伪造出左相写给定亲王的信函。两相印证,便坐实了左相与定亲王相互勾结、图谋不轨。

    到时候,再加上我这所谓的定亲王当面指证,人证物证俱在,左相大人绝难逃脱谋逆大罪。

    可以说,皇上的这一计划也已如箭在弦上,随时都会搅动起一场巨大的风波。

    如今内忧外患,均已到了爆发的边缘。如果不能尽快解除内忧,在明春之前做好迎战的准备,恐怕大裕的江山,便再也逃不过被北戎铁蹄践踏的命运!”

    听了浩星明睿的这番话,寒冰的剑眉也深深地皱了起来,“舅舅您说的不错,如今确是已到了迫在眉睫之时。

    只是如此一来,我们先前对付郑庸的那个计划,便要就此放弃。否则郑庸一死,皇上肯定会有所警惕,恐怕会因此取消去皇陵守孝三日的安排。”

    “这便是今日我急召你过来的原因。”

    浩星明睿一边用手轻叩着书案,一边思索着道:“除去郑庸的计划要马上取消。另外,我们还要进一步利用他,将皇上的注意力引向济王。

    毕竟郑庸所掌管的大内密探遍布大裕境内,监视济王的动向应该比我们更加容易一些。严氏一族势力犹存,若要在此时挑起内乱,后果将不堪设想。

    而且,若是让皇上察觉到了济王的企图,在心有顾忌之下,他应该不敢再急于向左相下手,以免朝局生变。

    如此一来,我们便有了足够的时间进行筹划,在皇陵将皇上和济王的问题一并解决!”

    寒冰点了点头,“既然不必再将郑庸诱出宫来,那我便不去把宫彦的躲藏之处透露给古凝了。”

    随即他的薄唇微抿了一下,不免有些遗憾地道:“这样一来,倒是要暂时放过宫彦和沈青萝那两个北人了。”

    “为了不惊动郑庸,也只好如此了。不过我们的人费了这么大的功夫才查到的线索,也不能就此作废。我已命人将郑庸的那处秘宅置于严密的监视之下,绝不会给那个宫彦留下任何逃走的机会。

    至于沈青萝,她并不知自己北人的身份已经暴露,暂时应该也不会生出逃走之念。而且通过对她的监视,或许还能挖出更多潜藏在大裕境内的北人密谍。”

    说到这里,浩星明睿忽然想起了一个问题,“寒冰,你说郑庸所得到的那副你娘的画像,会不会是北人给他的?”

    “无论是与不是,郑庸与北人勾结的事实都是毋庸置疑的。”寒冰的星目中闪过了一道寒光,“这奸宦也算是恶贯满盈了!”

    浩星明睿也同样目光森冷地道:“这次在皇陵的行动中,郑庸便是首先要被除去的一个目标!没有了这个奸宦在一旁出谋划策,暗施诡计,那位早就有些昏聩不明的皇帝陛下,便如同失去了主心骨,应该不会再负隅顽抗太久。”

    “师父他一直说要亲眼见证那个老昏君垮台的一日——”

    说到这里,寒冰的语声一顿,不由将目光向外书房的方向看了看,轻声问道:“舅舅,师父他这几日歇得可好?”

    浩星明睿笑着拍了拍他的肩,道:“放心吧,自从七叔得知你体内的毒暂时得到了控制,而且仍有彻底解毒的希望,他便不再那么日日愁烦了。

    所以你小子一会儿见到他老人家时,可千万别再出什么坏点子,点什么昏睡穴。否则你舅舅我便又要平白替你挨上一顿臭骂了!”

    寒冰笑着吐了吐舌头,“这次我们不得不暂时先放过郑庸,师父知道了,定是会心里不痛快,我哪敢再惹他老人家生气啊?”

    浩星明睿却不禁苦笑了一下,“怕的是,等你一离开,七叔的这番不痛快便全都要发在我一个人身上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