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三章 今生之约
    ,!

    寒冰刚从定亲王府返回徽园,仍候在门口的小安子却又悄声告诉他道:“小姐来了!”

    寒冰微微一怔,今日并不是施针之期,湘君姐姐这个时候赶过来,想必是有什么要事。

    他忙快步走进了自己所居的院子,果然见翠儿正陪着花湘君坐在厅中相候。

    “湘君姐姐,你怎么来了?”寒冰含笑问道。

    花湘君只是用一双略含幽怨的美目看着他,半晌没有说话。

    寒冰见状,心里不由一动,随即便微笑着道:“我知道了,姐姐定是来与我道别的。明睿舅舅方才告诉我,说姐姐你很快就要去重渊。”

    “知道了还那么问,公子你是故意要惹小姐伤心吗?”翠儿在一旁嘟着小嘴,白了寒冰一眼。

    寒冰咧嘴苦笑了一下,上前给花湘君深深施了一礼,道:“是寒冰思虑不周,惹姐姐难过了!”

    花湘君轻叹了一声,道:“虽然你称我为姐姐,却也不必总是如此委曲求全。明明没有错,还要向我赔礼。”

    “姐姐这是说的什么话?寒冰自知有错,才会向姐姐赔礼,又哪里感到委曲了?”

    寒冰依然满脸带笑,可心里却不免有些惴惴,偷偷用眼角瞄着站在一旁的翠儿。

    花湘君看在眼里,自然清楚他在担心什么,又不由轻叹了一声,转头对翠儿道:“翠儿,你去告诉小安子一声,今后花府与这徽园间传递消息的事情,便全靠他了。这中间该注意些什么,你都需与他一一仔细交代清楚。”

    翠儿的大眼睛骨碌碌地转了转,随即便脆声应了一句,跑出去找小安子了。

    寒冰见花湘君将翠儿支走了,心下也松了一口气。

    他见花湘君仍是神色郁郁,便柔声说道:“此去重渊路途遥远,好在沿途有清伯和翠儿照料,姐姐的安全应是无虞。

    只是姐姐这些日为我施针,心神多有耗损,实不宜太过车马劳顿。还请姐姐莫要急于赶路,只有先休养好自己的身体,才能有精力去为大族长治疗,同时还要应对重渊那边复杂的局势——”

    花湘君听着,听着,两行清泪忽然自美目中涌出,顺着颊边慢慢流下。

    寒冰走过去,矮下身来,单膝跪在她的面前,默默地用衣袖为她擦去那越流越急的泪水。

    “寒冰——”

    多年深藏心中却一直无法言说的情感,在这一刻终于爆发了出来!

    花湘君的身体突然向前一倾,扑跪在寒冰的面前,同时用双手搂住他的颈项,将头埋在他的怀中抽泣了起来。

    寒冰有些错愕地愣在了那里,过了半晌,方默默地叹了一口气,用手轻拍着花湘君的肩背,让她失控的情绪得以渐渐平复下来。

    良久之后,花湘君的哭声渐止。

    她慢慢抬起头来,在寒冰耳边轻声道:“我定会找到解天毒异灭之法。寒冰,你答应我,一定要好好地活着,等我回来,好吗?”

    寒冰微微一笑,将花湘君扶起,让她重新坐回到椅中。

    而他自己则仍是单膝跪在她的面前,看着她的眼睛道:“湘君姐姐,我答应你!我会一直好好地活着,等你回来救我!”

    花湘君伸出一只柔荑,轻轻放在寒冰的脸上,一双美目中皆是关切与心疼之色。

    “我知道你还是要去做那些危险的事情,但无论如何,你都不要让自己受伤!

    你求我替你瞒着所有的人,我都已为你做了。就连爹爹都信以为真,以为你可以平平安安地活过三年之期。

    可我却无法瞒过自己!只有我一人知道,你若想活过三年之期,便要一次也不能伤,一滴血也不能流!否则的话,天毒异灭必会趁机反噬,向你的内腑蔓延。

    你既已答应了我,要好好地活着,便也要答应我,一次也不能让自己受伤!”

    “我答应你,湘君姐姐,保证一次也不会让自己受伤!”

    寒冰坚定地点了点头,笑着道:“这边的事情很快就会有一个最终的结果,也许还没等姐姐回转,我便会去重渊寻姐姐你了。”

    听他这么说,花湘君便也稍稍放下心来,慢慢地收回了自己的那只手,可眼睛却仍是一眨不眨地盯在寒冰的脸上,“你——,会带着洛儿姑娘一起来重渊看我吗?”

    寒冰的俊脸微微一红,有些尴尬地笑了笑,道:“洛儿她很快也要随她的师父去北方,还不知何时才会回来。到时候如果她愿意,我便带她一起去重渊看望姐姐。”

    “虽然今日只是初见,但我觉得这位洛儿姑娘单纯可爱,确是一个难得一遇的好姑娘。你可且莫辜负了她,好好保重自己,也别再让她一直苦等下去了。女孩子的容颜娇嫩,实是经不起漫长的等待——”

    听到花湘君话中的一丝哽咽,寒冰的心中也感到一阵难受,轻声答道:“我会好好待洛儿的。”

    顿了顿,他终是满怀愧疚地垂下头去,“对不起,湘君姐姐!我曾答应过弃羽哥要好好照顾你,可我——,却总是伤你的心!”

    花湘君强忍心中悲苦,嗔笑了一声,道:“你这个傻瓜!哥哥他一直就在我的心里,哪里用得着你来替他照顾我?再说,我本就是你的姐姐,应该由我来照顾你才对。只要你能平安顺意,我便于愿已足。”

    说到这里,她的嘴唇微微颤了颤,轻声道:“寒冰,我们隐族人一向尊重逝者。若是有时间,你再替我去那座坟上,插上一根柳枝——”

    “湘君姐姐——”

    寒冰的眼中泛起了泪光,他知道,湘君姐姐一定已经猜到了那座坟的来历。

    当初在他告诉湘君姐姐弃羽哥回去了南方时,她的脸上就曾闪过一种奇特的表情,也许那时她便已猜到了一切。

    然而她却并没有继续追问下去,只是浅笑着点了点头,说自己终有一日会见到哥哥的。

    花湘君慢慢站起了身,同时伸手将寒冰也扶了起来,并含笑对他道:“哥哥曾经说过,‘今生只是离别,箭魂永远不死’。我与他今生离别,来生必会再见。

    到那时,我定会有一副强壮的身体,与哥哥一起习练离别箭,去实现先辈们共同的理想,开创一个清平世界。”

    寒冰的脸上也露出了一个明朗的笑容,道:“到时候弃羽哥和我也还会每年都去折下一枝春色,送给湘君姐姐!”

    “好,那我们就此约定!以后每年春日,我都等着你送给我的那根杨柳枝。”

    花湘君看着寒冰,所说出的话中别有一番深意。

    寒冰的星眸闪了闪,点头应道:“好,以后每年春日,姐姐必会收到一根我为你折下的杨柳枝!”

    花湘君那张清美绝俗的娇颜上,顿时绽放出一个纯净如水的微笑,轻声道:“这便是我们的今生之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