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四章 两虎相争
    ,!

    翠寒阁中,郑庸手捧着几封信函笑呵呵地走了进来,却见那位皇帝陛下正坐在龙椅上打盹儿。

    他不禁偷偷皱了一下眉头。此时才刚过戌时,皇上便起了睡意,可见其精神是越来越差了。

    悄悄地将那几封信函放在皇上身前的龙案之上,随后他便挥手让守在殿中的内监都退了下去,就连他自己也没有守在皇上身边服侍,而是候在了殿外。

    这时,一个小内监跑来报信,说有大内密探要求见他这位总管大人。

    在一处隐蔽的偏殿之中,郑庸面色阴沉地听完了那个风尘仆仆的探子的密报,随后便一语未发地将其打发下去了。

    他自己则是习惯性地在殿中来回踱了几步之后,似乎终是下定了决心,便迈步出了这座偏殿,向皇上所在的翠寒阁行去。

    一进大殿,郑庸便看到皇上已经醒了过来,正在阅看自己方才放在龙案上的那几封信函。

    一边看,浩星潇启还一边颇为满意地道:“这李进实是个难得的人才!这些笔迹模仿得竟然与定亲王本人足有七、八分像。而这几封给左相商议谋反的书信,也写得似模似样,措辞用语都颇为得体,确是不错!”

    郑庸忙附和着赞了几句,随即便上前低声奏道:“陛下,老奴刚刚接到密报,济州方面似乎有些异动。”

    浩星潇启听了,顿时一怔,沉声问道:“究竟有何异动?”

    “最近,济王与驻军东海的东平侯严继武暗中多有书信来往。而且,这位东平侯还曾乔装潜入圈禁济王的建华宫,与济王私下会面。”

    “东平侯?”

    浩星潇启的面色一沉,将手中正在看着的信函往龙案上一扔,皱眉道:“这严继武算是严氏的旁支,从前与济王的关系并不甚密。如今莫非也被济王所蛊惑,动起了什么歪心思?”

    “老奴听说,这位东平侯性情暴烈,且又好大喜功,便是在严氏族人中也是无甚人缘。

    不过此人虽然人品奇差,但其手中却是握有十万东海军。而且,这些兵将常年与海上的流寇交战,也都养成了一种好勇斗狠、残忍嗜杀的凶性。”

    郑庸的这番话虽是没有直接回答皇上的猜测,却是十分巧妙地暗示出了这种可能性的存在。

    “嗯,济王想必是看中了东平侯手中的这十万精兵。而严继武那蠢东西忽然得到严氏族人中地位最高之人的重视,想必也是受宠若惊,便心甘情愿地为其效命了!”

    浩星潇启不禁冷哼了一声,“看来惦记着朕这天下之人,是越来越多了f星潇宇与左相勾结,而浩星明仁又与东平侯密议。朕的卧榻之旁竟同时出现了两只猛虎,还都是令朕难以安枕的心腹大患!”

    郑庸听了,脸上却是露出了一抹奸笑,细声细气地道:“老奴倒是听说过一句话,‘两虎相争,必有一伤’。”

    浩星潇启闻言,双眼不由微微一眯,坐在龙椅上暗自琢磨了起来。

    而郑庸则肃立一旁,闭口不语,等着这位多疑的皇上自己想明白,方才他所说的这句话的真正含义。

    如此过了良久,浩星潇启才忽然开口道:“郑庸,去把景阳城的舆图给朕拿过来。”

    郑庸忙去向守在殿外的内监们吩咐了几句。当他再次回转时,还特意端了一杯提神醒脑的清茶进来。

    浩星潇启接过茶来喝了一口,满意地点了点头,道:“你这一句‘两虎相争’,确是提醒了朕!既然他们皆是冲着朕的皇位而来,那便让他们彼此先争上一争,分出一个胜负再说。”

    郑庸躬着腰谄媚地一笑,道:“老奴又怎会有如此的见识?只不过是顺口一说,没想到竟还给陛下您提了个醒儿,倒是让老奴这私心里替陛下欢喜得紧!”

    这么多年来,浩星潇启早已听惯了郑庸这老奴才的阿谀之词,不但不觉恶心,反倒只觉顺耳受用。

    而且此刻他正因想到了一个能够一箭双雕之计而暗自得意不已,便对郑庸这老太监更显亲切起来,只因他心中实是急于将自己的这一无双妙计,向别人显示一番。

    “其实在这所谓的‘两虎’中,定亲王充其量也就能称得上是一只并。他的武功早已被废,年纪也更是不小了,还有何本事领兵打仗?

    朕曾让李进以浩星潇宇的名义,劝说他从前的那些旧部助他谋反,结果却是无一人起而响应,甚至其中还有两人将此事密报给了朝廷。

    而与定亲王有所勾结的左相冷衣清,虽说是握有军政大权,但手中其实并不掌握一兵一卒,京城的十万禁军最终还是要听从朕的号令行事。”

    说到这里,这位皇帝陛下的脸上不禁露出了几分得色,仍在对自己慧眼识人,将禁军交给了宋青锋而倍感欣慰。

    “至于济王嘛,已被圈禁济州,却仍是贼性不改,竟敢对皇位犹存了觊觎之心。这逆子所倚仗的,除了东平侯的十万东海军,应该就是京城中严氏一族手上所掌握的各府府兵及护卫。

    东平侯的东海军虽然凶悍,却也只是精于水战,又哪里抵得过禁军的十万精锐之师?再加上由宋青锋这员虎将指挥禁军,定能将东平侯的叛军彻底歼灭。

    而景阳城中的严氏府兵,更是不足为患,不过倒是有些别的用处。可以先利用他们对付左相父子,然后再由朕的侍卫亲军将他们全部斩杀!”

    说这番话时,浩星潇启的语气森冷,显是已下定决心,要将所有敢与自己作对之人,一并诛除净尽!

    然而郑庸在旁听得却是一怔。他眨巴了几下小眼睛,正自思忖着该如何回皇上的话,却见两个内监捧了几卷舆图走了进来。

    他连忙示意他们将舆图放在一旁,便又打发他们都出去了。

    此时他也不敢再多话,只是先将那些舆图一一展开细观,最终选了一张景阳城区图,小心地将之铺放在皇上面前的龙案上。

    这张舆图绘得极为详尽,竟连景阳城内朝中每一位重要官员的府邸都标记得一清二楚。

    浩星潇启随手拿起旁边的一只棋笥,在每一个与严氏有牵连的府邸处皆放置一枚黑子。

    而郑庸则是在一旁帮他计算着各府府兵及护卫的大致人数。

    最终算下来,所有严氏府兵及护卫的数量加在一起,居然达到了三千余人。

    浩星潇启面色阴沉地看着图上那些密密麻麻的黑子,心中着实也是吃了一惊!

    未想到经过淮王之乱,再加上自己这些年刻意的打压,严氏一族的势力竟然仍是不容小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