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七章 相府被围
    ,!

    七月二十七,大裕太祖皇帝忌辰的前一日。

    一大早,左相冷衣清便率领文武百官,齐聚于景阳城东门外,恭送圣上的銮舆启程去皇陵守孝。

    目送着那队由五千全副武装的侍卫亲军所护卫的车驾渐渐走远,冷衣清的唇边不自觉地露出了一抹清冷的笑容,转身上了自家的马车,准备直接去设于宫城内的政事堂中处理政务。

    坐在平稳舒适的马车内,听到轻脆的马蹄声在青石路面上响起,冷衣清知道马车已进入了城门。

    他微微闭上双目,以掩盖住此刻心中那些许的激动与不安。

    终于开始了!

    无论最终成败如何,这一步都已是义无反顾地踏了出去!

    成,大裕将改天换地,从此开创一个新的格局。

    败,景阳城中将会血流成河,包括他这位左相大人在内的无数人的头颅都要落地。

    正如那位假王爷,不,是他的妻兄浩星明睿所说,若想实现胸中宏愿,便要舍得牺牲!

    想到此处,冷衣清不禁将握成拳的右手向左手的掌心处一砸,顿觉胸中热血沸腾、豪情激荡。

    而就在此时,他所乘坐的这辆马车竟猛地剧烈颠簸了一下,险些将他这位正豪情激荡的左相大人直接给荡了出去!

    冷衣清连忙整了整头上那顶已被撞歪了的官帽,将那句差点儿脱口而出的斥责又强咽了回去。

    他抬手掀起一侧的车帘,探出头去,想看看方才究竟碰到了何物。

    岂料还未等他看清楚一切,这辆车的车身竟又是剧烈地震荡了一下,令他的脑袋直接撞在了车窗之上。而且无巧不巧的,他头上的那顶官帽,居然被甩出了窗外!

    即便是他这位左相大人的涵养再好,性情再是温润如玉,此刻也终是忍无可忍,再难保持住那所谓谦谦君子的风度了。

    只听他高声怒斥道:“你这混账东西!究竟是如何驾车的?!”

    车外沉默了一瞬,随即便响起一个清朗的笑声道:“孩儿鲁莽,这驾车的手艺着实太差,却是令父亲大人受惊了!不过还要请父亲大人您再多担待一些,相府马上就要到了。”

    方一听到那熟悉的笑声,冷衣清便知道寒冰竟然不知何时已坐在了车外。正自莫名其妙之际,却听说原来还是寒冰在驾车,而他们所要去的地方,不是政事堂,而是相府。

    他这位父亲大人此时虽是有满腹的疑问,却仍是忍住了,沉默着未再多言。

    方才虽只是向窗外匆匆一瞥,他却已发现,这辆马车目前所走的这条路,并不是通往相府的主街大路,而应该是某条狭窄巷径。

    所以路面才会如此坑洼不平,再加上寒冰确也不是个好车夫,便出现了险些将他这位父亲大人抛出车外的狼狈情形。

    而寒冰之所以要顶替了相府的车夫,又专门挑选这条荒僻小路赶回相府,想必是有他自己的理由。

    如今京城之中情势微妙,乱局也是一触即发。也许此时赶去政事堂,确不是一个明智之举。

    就在这位左相大人正思绪纷杂之际,马车却已停了下来。

    接着车门一开,寒冰那张带笑的俊脸便出现在了冷衣清的面前。

    每次看到他这张酷似芳茵的脸,冷衣清的心头总不免会起上一阵波动,滋味着实复杂得很。

    他强自牵着唇角,也对寒冰露出了一个温雅的笑容,然后从容迈步出了车外。

    举目一看,他这才发现,原来自己此刻并不是在相府的大门外,而是已到了相府之内。寒冰竟是直接将马车从后门赶进了相府。

    这时,寒冰上前扶住了冷衣清的一只胳膊,沉声道:“父亲大人请随我来!”

    于是,冷衣清就在寒冰的引领之下,快步经过后院,然后又穿过一道曾几度被锁起,如今又已被完全打开的院门,进入到了徽园之中。

    走过那条鹅卵石铺成的甬道,他们最终到达了寒冰所居的那座院子。

    寒冰扶着因这阵急走而略有些气喘的冷衣清,让他在一旁的椅中坐了下来。

    稍微调匀了呼吸之后,冷衣清这才开口问道:“这相府中的人都去了哪里?”

    原来在方才所行的这一路上,他竟是连一个相府中的人也未见到。

    寒冰微笑着道:“相府中的下人们刚刚都被我给打发走了。而您的那位车夫,则是被我杀了,随便扔在了一处暗巷之中。”

    “杀了?!莫非——,他也是大内密探?”冷衣清虽是努力保持着镇静之色,可是声音中却已带了一丝惊慌。

    寒冰点了点头,道:“若只是大内密探倒也罢了,他想必还奉了郑庸那奸宦之命,要将您拉去不知何处。于是我便只好先送他去了不知何处。”

    原来如此!

    冷衣清不禁有些后怕地想,自己方才竟然差点儿不明不白地就落入了对方的手中!

    “情况紧迫,请刷儿无法向父亲大人一一解释清楚。严氏府兵应该已经开始在城中行动了。

    靖远侯宋行野也已奉皇上之命,率领五千侍卫亲军守卫宫城,足可自保无虞。

    但皇上是绝对不会放过相府的。我们本以为他会趁乱利用严氏府兵来攻打相府,故而才决定让您去到政事堂中,由宋侯派人加以保护。

    可是方才我在城外监视随圣驾去皇陵的队伍,却发现郑庸那奸宦并不在其中。

    这奸宦偷偷留在城中,目的决不会是为了对付济王的人。想必此刻他所率领的大内高手,已将这座相府包围了。”

    这时,小安子从外面跑了进来,急声道:“公子,那些府中的下人们刚出大门不远,就都被人拦了下来,还有人在逐个对他们进行辨认。”

    寒冰冷笑了一声,道:“郑庸那奸宦想得倒是周到,怕我们混在那些下人中趁乱逃走。可惜他这一次又打错了算盘!

    小安子,你和咱们的人即刻护送左相大人从密道撤去花府。然后再与花府的人一起,从府中的密道出城。

    到了东郊茶肆,再由那里的人护送你们去我们建在山中的那处隐蔽所躲藏上几日。”

    “几日?”冷衣清惊诧地追问了一句。

    “不错。东平侯的那十万东海军战力极强,虽然禁军的实力也不弱,但毕竟宋青锋才刚刚接掌禁军不久,在指挥上未必能做到如臂使指。

    双方一经开战,绝不会出现一击即溃的局面,恐怕数日之内,胜负都难见分晓。

    而京城之中,宋侯所率的五千侍卫亲军的主要职责是把守皇宫,且要在控制住局势之后,将流窜于城内的严氏府兵尽皆消灭。这些事情怕是也需要花费上数日的时间才能完成。而且——”

    说到这里,寒冰突然顿了下来,笑了笑,才又接着道:“而且,皇陵那边的交锋才是最为关键的一局。朱墨手中的那五千侍卫亲军,还不知最终会站在谁的一边。”

    冷衣清点了点头,随即皱眉看着寒冰身上所穿的那一袭黑色劲装,关切地问道:“那你呢?你不随我们一起出城吗?”

    寒冰笑着摇了摇头,星目中却是闪过了一道寒光,“郑庸既然想在今日做个了断,我便给他这个机会!”

    “你——,你要一个人留在这里对付那么多的大内高手?”冷衣清的脸上不由变了颜色。

    寒冰又笑着摇了摇头,语气轻松地道:“我曾答应过大人,这徽园中的一草一木都不会动,又怎能让此处沾染上那么多的血腥呢?我只是出去将那些人引开。京城这么大,有的是地方给他们作为埋骨之所!”

    冷衣清看着寒冰,张了张嘴,又合上,犹豫了半晌,才道:“那你要一切小心!”

    寒冰微微一笑,“大人放心,待城中乱局平定下来,我会亲自去接大人回府。”

    冷衣清也微微一笑,道:“好。到时记得要找个好车夫!”

    寒冰不禁哈哈大笑起来,“这确是一定要记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