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一章 守株待兔
    ,!

    在距离文山公府不远处的一间茶肆之中,大内总管郑庸郑公公一边品着茶,一边双眼微眯着,听一名黑衣手下的禀报。

    “禀公公,严氏府兵已封锁了景阳城的各处城门,无人能够进出。”

    “嗯,文山公府那边的动静如何?”

    “寒冰已进去了将近半个时辰,文山公府中仍是未有任何动静,估计府中的人是不会出来了。”

    郑庸慢慢喝了一口茶,脸上露出一抹狠毒的笑意,道:“那就让他们都死在里面吧!”

    “是!属下这就下令进攻!”

    “不急,再等一等。你去让他们在这座府邸的四周都堆上柴木,稍后自有用处。”

    “是,属下这就吩咐下去!”

    那名手下退下去之后,郑庸继续品着茶,一双小眼睛中闪着一种疯狂而又得意的光芒。

    确实不急,像这种报仇雪恨的事情,必须慢慢来。

    一定要让对手在彻底品尝过绝望的恐惧之后,再慢慢地将其杀死。这样,他才能真正体会到那种折磨人的舒爽滋味……

    反正他现在有着大把的时间,可以坐在这里慢慢品茶,同时欣赏寒冰如何像一只困兽一般,做最后的垂死挣扎。

    皇上去皇陵守孝,来回一共要五日。

    而在郑庸看来,那位自以为是的皇帝陛下,恐怕是再也回不来了!

    那老昏君不但将禁军的控制权完全交给了禁军大统领宋青锋,而且居然还听信了那个侍卫统领朱墨的谗言,将留守宫城的五千侍卫亲军的控制权交给了靖远侯宋行野。

    虽然一直没有查到实据,但是以他这位大内总管多年来所养成的敏锐嗅觉,郑庸能够感觉到,这宋氏父子皆是居心叵测,绝不似表面上所表现出来的那般,对皇上忠心耿耿。

    他们与左相父子之间,甚至还有那位真正的定亲王浩星潇宇之间,必是有着某种不为人知的勾连。

    可惜那老昏君自以为有识人之明,竟然完全看不穿那宋氏父子的野心,而且更是完全听不进他这位大内总管的劝阻,将京城几乎所有的兵权都交给了他们,最终肯定要落得一个被那对父子所坑害的下场!

    明知皇上已经指望不上,郑庸当然要抓住这最后的机会,利用手中还掌握的权力,来完成自己那个最迫切的心愿——报仇雪恨!

    虽然没能劝阻皇上重用宋氏父子,但郑庸还是成功地说动了皇上,允许他不随驾去皇陵,而是偷偷留在城中对付左相父子。

    为此,皇上还特意派了五十名大内侍卫听他调用。

    然而没想到的是,侍卫统领朱墨那混蛋似乎已经察觉到了什么,竟是处处与他这位大内总管作对。

    本来朱墨劝皇上将留守的五千侍卫亲军交给宋行野,便已是让郑庸失去了染指侍卫亲军的机会。

    而更为可恶的是,经朱墨之手调拨给他的那五十名大内侍卫,竟然全部都是早已暗中投靠了他的人。

    如此一来,郑庸若想再私自调用更多的人手,便已是完全不可能。因为在那些剩下的大内侍卫中,几乎已没有所谓的自己人了,自然也就不可能随意听他差遣。

    而仅凭他手中的这五十名大内侍卫,恐怕根本奈何不了左相父子分毫!

    无奈之下,郑庸只好从那些身手还可以的大内密探中,又选了一百人出来,勉强算是凑成了一支战力较强的高手队伍,专门用来对付左相父子。

    岂知,今日只不过才刚一开局,他便先失一招!

    原定在途中劫持冷衣清马车的计划,竟被寒冰从中破坏,而冷衣清也就此不知所终。

    寒冰在驾车逃离相府时虽然被拦下,可随后又在杀了拦截他的十几名大内高手后,逃之夭夭。

    开局失利,郑庸虽然气恼,却并没有因此失了冷静,而是马上又想出了一个诱杀寒冰的计划。

    他准备向当初在武比时帮助过寒冰的那些人下手。

    一是可以稍解自己的心头之恨,二是也可以就此将寒冰给诱出来。

    反正那位皇帝陛下多半是再也回不来了,他这位大内总管也算是混到头儿了。

    此番在替儿子赵展报了大仇之后,他便要就此离开京城,隐姓埋名地度过余生。

    所以他根本无需任何顾忌,自是要用尽一切手段,以达到自己最终的目的——将寒冰以及与他交好的人全部杀光!

    而在那些与寒冰交好的人中,信武侯之子楚文轩当然是首当其冲。

    郑庸的本意是要将信武侯府中人屠杀净尽,然后再让人把这个消息传播出去。

    寒冰在听到这个消息之后,自然会想到其他那些与他有交情的公子哥儿的府邸也会被波及,而以他的自负,必然不会袖手旁观。

    到时候,郑庸只需把全部人手集中在其中的某一个府邸,守株待兔,便能将赶来救援的寒冰当场袭杀。

    然而令郑庸又一次大为光火的是,楚文轩居然也没有杀成!

    信武侯府的人竟然全被寒冰及时救下,还护送他们去了京兆府躲避。

    不过在失望之余,郑庸还是从中看到了极大的希望。

    寒冰既然出手救了楚文轩,那么他必然还要去救别人。

    那个守株待兔的计划应该依然有效。

    于是,郑庸将最终的目标选在了文山公府。

    他选择这座文山公府的原因其实很简单——

    这里比较僻静,距离皇宫也远,不必担心被严氏的乱兵所扰。更不必担心府中所闹出的动静传了出去,招惹到像京兆府尹段朴青那种不长眼的东西,前来多管闲事。

    果然,寒冰中计了!

    听到寒冰已进入文山公府的消息,郑庸仿佛已看到他的展儿在九泉之下含笑的模样。

    他忙传下命令,让方才一直远避在暗处的所有大内高手,立即将整座文山公府团团包围。

    但他并没有急着马上下令进攻。

    因为他此时并不能确定,寒冰下一步将会采任种行动。

    如果寒冰没有发现自己中计,很可能就会让文山公府的人赶紧撤离。

    这样的话,他就可以将大内高手布置在附近的街口处,只用弩箭便可将所有的人都射成刺猬。

    虽然上一次让寒冰侥幸逃脱,但这一次,他绝对逃不过近百名大内高手的包围圈,必定会被当场射杀。

    这当然是一种十分理想的结果,能够干脆利落地将寒冰以及文山公府的人诛杀净尽。

    但是郑庸猜测,以寒冰的奸狡,想必一进文山公府,便会意识到自己中计了。

    不过,这小子应该不会丢下文山公府的人独自逃走,否则的话,他便不会赶来救薛少龙了。

    如今这小子发觉中计,最可能采取的策略就是,以静制动,利用文山公府为掩护,与府中残存的一干人等,继续进行负隅顽抗。

    如此一来,想除去他,恐怕就要多费上一番手脚了。

    但无论这小畜生再做怎样的挣扎,最终也逃不过被挫骨扬灰的下场!

    而且,这也许还给了自己活捉他的机会。

    一想到寒冰被生擒活捉之后,自己用刀将他身上的肉一片片割下,然后再将他那具血肉模糊的残尸,扔进火中烧成灰烬的情景,郑庸那张干枯的瘦脸上不禁露出了一抹嗜血的狞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