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二章 暗夜搏杀
    ,!

    看到闯进来的那二十多名大内高手刚一遇到薛少龙他们的弩箭袭击,便转身向外逃走,寒冰自然猜得到,他们此番的目的只是来刺探己方的虚实。

    可惜他虽是多方截杀,却仍是让数人逃了出去。

    如今他们已发现己方有弓弩之助,防御力量大增,应该不会再冒险闯进来,将自己暴露在密集的箭矢之下。

    接下来,郑庸最可能采取的策略就是,等到天黑,让这些大内高手从四处潜入。

    此举虽然不免会令他们遭受到寒冰这位绝顶高手的暗中袭杀,但仗着人多势众,仍会有大部分人能够突破寒冰的防线,闯入后宅去击杀薛少龙等人。

    只要成功除去了那些府中的护卫们,弓弩便发挥不出多大威力了。

    等明日天一亮,那些大内高手便可发起最后的进攻,将包括寒冰在内的所有文山公府里的人,全部诛杀殆尽。

    眼看天色渐暗,文山公府外仍一直毫无动静,寒冰便知道自己料得没错,今夜,将会有一场异常惨烈的厮杀。

    他不是没有想过,劝说薛少龙带领那些护卫们找一处隐蔽之所躲藏起来,将那些闯入府中的大内高手全都交给自己来料理。

    但他最终却没有把这个想法说出口来。

    因为他很清楚薛少龙的为人,这位冲动热血的文山公府小公子,是绝对做不出让自己的兄弟去流血搏杀,而他自己却躲起来苟且偷生的事情来。

    所以无论寒冰说得如何委婉,如何在理,薛少龙都不会听得进去,甚至很可能还会把他的这番劝说当作是一种侮辱。

    既然知道结果必会如此,寒冰便也没去做任何尝试。

    有时候人们做一件事,不能只权衡利害,而是要将情义作为唯一的考量。

    虽千万人,吾往矣!

    这种在很多人眼中极为不值的孤勇,却最能震撼人心。

    正是因为还有那么多以情义为先的人存在,这个世界才充满了希望。

    将那些被杀的大内高手的尸身堆放在一处角落之后,寒冰来到后宅,与薛少龙再次痛饮一番。

    两个年轻人一边喝酒,一边高声畅谈那些平生痛快之事,清朗的笑声响彻整个后宅。

    此时,文山公府外的那间茶肆之中,郑庸也在笑着。

    他一边细品着手中的香茶,一边看着外面那颗渐渐西坠的残阳。

    他一直认为自己是一个极懂品味的人。

    品味香茶,品味美酒,品味折磨人的乐趣。

    对于那些只知鲸吞牛饮之人,他一向是十分看不起的。

    而他最为看不起的,还是那些只知一味杀戮,将人间美景变为血腥地狱的屠夫。

    所以他才会费尽心机,炼制出了无尽丹,让自己可以不用闻到那些难闻的血腥之气,便欣赏到那些中毒者在痛苦中辗转哀号的情景。

    他自己那个早已不知**为何物的身体,只有在折磨那些年青精壮的男子时,才能感觉到一丝发泄的快意。

    而这丝快意,会随着那些受折磨者痛苦的加剧,不断地在他的体内累积,进而让他从中体会到一种极大的满足。

    死亡,只是一种结果。

    对于那些受尽折磨者,死亡应该是一种最终的解脱,而对于他,却意味着那种满足感的结束。

    所以,他要用尽一切办法,延长这种折磨,让自己得到淋漓尽致的享受。

    此刻,他便是在充分地体会这种折磨人的乐趣。

    可以想见,那些被困在文山公府里的人,早已清楚地意识到等待他们的将是一种怎样的结局。

    但求生的本能,却让他们不愿就此放弃抵抗,为能够多呼吸上一口气而拼尽全力。

    而这也正是郑庸最渴望看到的。

    眼见那些可悲的家伙所做出的种种垂死挣扎,他浑身的每一滴血似乎都在快乐地奔涌,进而令他整个人都处于一种极度的愉悦之中。

    更何况,在那些娱乐他的人中,还有那个他最切齿痛恨的寒冰,这便令他的愉悦感更加成倍地增长。

    所以,他一点儿也不心急。

    他会慢慢地等待——

    等待那颗曾给予文山公府里的人最后希望的太阳消失不见,等待听到那些人在暗夜中被杀死时所发出的惨号,等待明日艳阳高照之际,他最终能够亲眼看到,那个寒冰像一条狗一样地被拖到自己的面前……

    就在郑庸犹自沉浸在那种极度愉快的幻想之中时,一名黑衣密探快步走入了茶肆内,在他的耳边用急促的语调低声说了些什么。

    郑庸听了,脸色顿时变得极为难看。

    只见他眼中恨毒的光芒连闪,最终却是心有不甘地叹了一口气,用他那尖细的声音断然喝道:“传令下去,立即放火,将这座文山公府给我烧得片瓦不留!”

    文山公府中的人刚发现有浓烟从府墙外飘了进来,紧接着就听到“嗖”、“嗖”之声不绝于耳,竟是一枝枝火箭射入了府内,落到哪里,便引燃一簇火苗。

    薛少龙一见便跳了起来,想去将那些藏身地下密室之中的内眷放出,然后一起向府外逃。

    寒冰却马上制止了他,道:“此刻即便逃到府外,也躲不过那些大内高手所施放的弩箭。地下密室中必都设有通气口,你与你府中的护卫守在那些通气口处,以免浓烟进入密室。”

    薛少龙连忙点了点头,便招呼那数十名护卫,各自去井中提水,将后院中几处房舍四周的火都尽快浇灭了。

    当他得空想起寒冰时,却到处也寻不到那少年的影子。

    原来寒冰早已翻墙出了这座文山公府。

    刚一落地,迎接他的便是一阵密集的箭雨。

    好在有那些正在燃烧的火堆所冒出的浓烟掩护,他只是几个纵跃间便脱离了那片箭雨所笼罩的范围,闪身避入了街角边的一处店铺中。

    那些本来正伏在这间店铺的屋顶,向他发射弩箭的大内高手见状,忙纷纷纵身跳落地面,将这间店铺围了起来。

    谁知当他们从四周的门窗冲入店铺中时,却发现屋内竟是连鬼影儿也没有一个。

    其中的一个大内高手偶然一抬头间,才发现这店铺的屋顶已多了一个大洞,直接可以看到天上的星星。

    原来那奸狡的少年竟是趁众人都从屋顶跳下之机,自己却撞破屋顶逃了出去。

    那些大内高手不由得面面相觑,皆从对方的脸上看到了一丝惊惧之色。

    原来他们所要面对的,不仅仅是一个功殝化境的绝顶高手,还是一只极其聪明狡猾的狐狸!

    看着外面沉沉的夜色,要到哪里再去捉那只已没入黑暗之中的悬狸呢?

    不过答案他们很快就知晓了。

    只听附近相继传来的惨叫和人体从高处滚落之声,他们就能猜到,寒冰已经开始清理那些埋伏在屋顶上,正向文山公府中发射火箭的大内高手了。

    于是,他们又赶紧冲出了这间店铺,向传来打斗声的地方追了过去。

    然而他们很快便发现,当自己赶到时,打斗早已结束。

    随之,另一处屋顶上又传来了自己人的惨叫声……

    如此一番缠斗下来,四周屋顶上的大内高手已基本被寒冰解决掉,或者是逼落到檐下,文山公府的火情暂时得到了一定程度的缓解。

    可此时那些大内高手也已变得乖觉,不再盲目地从后面追赶寒冰,而是提前赶到前面去堵截他。

    最终,寒冰被数十名大内高手围堵在了一间茶肆之中。

    方一进入那间茶肆,寒冰便意识到情况不妙,一定有什么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因为在这间茶肆中,他清楚地闻到了一股龙涎香的味道。

    郑庸,曾经在这间茶肆中逗留,甚至很可能,他就是坐在这间茶肆之中,指挥了对文山公府的袭击。

    然而,此刻那奸宦又去了哪里?

    在他的心中,还有什么比杀死那个杀子仇人更重要的事情?

    未及寒冰再多做猜想,他便听到茶肆的外面突然响起了呼喝打斗之声。

    虽不知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但寒冰可以从声音中判断出,有人正在与那些围住自己的大内高手交战。

    他立即抓住这一良机,从一侧的窗户翻了出去,对那些还未完全反应过来的大内高手展开了攻击。

    待他消灭了窗侧的那十几名大内高手之后,马上又转到了门口一侧。

    这时,他才看清,原来正在与那些大内高手交战的,竟然是京兆府的捕快。而他们的领头之人,便是楚文轩!

    见寒冰安然无恙地从一侧杀了过来,楚文轩不禁朗笑了一声,“这次咱们兄弟见面,倒还不算是狼狈!”

    寒冰咧嘴一笑,手中的奔月剑瞬间便划过了两名大内高手的颈侧。

    那些大内高手一看情况不妙,开始萌生了退意。

    而且此刻,他们似乎也发觉自己的主子郑庸已不见了踪影,顿时失了主心骨,便也不愿再多恋战,竟是忽然不约而同地向四方逃逸而去。

    楚文轩见状,却也没有让那些捕快们随后追杀,而是招呼众人赶紧去文山公府中帮助救火。

    寒冰走上前肃然向楚文轩拱手为礼,同时沉声问道:“楚兄,出什么事了?”

    楚文轩此时也是剑眉一皱,道:“景阳城被包围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