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三章 高枕无忧
    ,!

    刚在皇陵的行宫里安顿下来,浩星潇启便接到了密报,严氏府兵已控制了京城各门,并且正在攻打皇宫。

    这位皇帝陛下的脸上不禁微微露出了一丝冷笑。

    护国神柱上的预言果然完全没有错,自己的这位皇长子根本就不是继承大裕江山社稷之选!

    济王浩星明仁不但目光短浅,且还急功近利。

    自己刚一抛给他一个诱饵,他便想也没想地吞了下去。

    如此正好,自己便给足他犯上作乱的时间,让这逆子把手中所有的人马都暴露出来,并自动送到禁军和侍卫亲军的面前,一并被铲除净尽。

    从今以后,大裕便再不会有严氏一族!

    若是郑庸那老奴才办事得力,这一次能将左相父子也一并除掉,令定亲王浩星潇宇失去了爪牙,那么自己的两个心腹大患皆被彻底解决,从此便可以高枕无忧了。

    定亲王——

    真的那个既然已没有威胁,假的这个又该怎么办呢?

    本来这次并没有必要带这个假定亲王一起来皇陵,但浩星潇启思量再三,却仍是命其随驾同行。

    他之所以这么做,主要还是受了郑庸的一番诛心之论的影响。

    郑庸那老奴才成天疑神疑鬼,竟然怀疑宋氏父子意图谋反。

    然而说来说去,他这掌管着能够探听到全天下所有隐秘情报的大内密探之人,居然拿不出任何一条实据,来证明宋氏父子有任何谋反的举动,结果翻来覆去所说的尽是些推测之语。

    浩星潇启虽然觉得郑庸所言纯属无稽,但在他那颗素来多疑善忌的心里,仍是或多或少地生出了些许疑虑。

    因此,他才决定将假王爷李进带来皇陵,以防万一。

    如果那宋氏父子真的如郑庸所言,与左相父子暗中勾结,那么一旦得知相府遭袭,宋行野必然不会袖手旁观。

    而若是有宋行野相护,仅凭郑庸手下的那五十名大内侍卫,肯定奈何不了左相父子。

    那么最终要除去左相父子,还得施用原定的计策,指其与定亲王谋逆。

    到那时,这位假王爷李进的作用就变得至关重要了。

    所以这一次决不能将他留在京城,以免其被济王的人捉到,或是干脆被左相父子寻机除去。

    至于说到宋氏父子这次会借手握兵权之机谋反作乱,浩星潇启却是毫不担心的。

    首先,宋行野手中的那五千侍卫亲军,皆是侍卫统领朱墨带出来的精锐心腹。他们这次只是临时听从宋行野的号令,守卫皇宫,决不可能会受到任何人的蛊惑,进而起了背叛他们誓死效忠的皇帝陛下之心。

    另外,宋青锋手中的那十万禁军,实在也算不上是一个威胁。

    宋青锋真正统领禁军才不过两月,根基未稳,想煽动属下跟着他一起谋逆,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再者说,目前这父子二人又皆有各自的对手。

    五千侍卫亲军对上三千严氏府兵,虽说是胜券在握,但不可能毫无折损。正所谓“伤敌一千,自损八百”,最终宋行野手中所剩下的兵士,恐怕也就只有半数左右。

    而宋青锋的十万禁军对上东平侯严继武的十万东海军,形势则更是不容乐观。全歼东海军之后,那十万禁军究竟还能剩下多少,实是难说!

    而在他们各自两败俱伤之际,他这位皇帝陛下的手中却还有朱墨所率的五千侍卫亲军。虽然为数不多,但却全都是精兵良将,战力极强。

    正是因为将所有可能出现的变数尽皆考虑清楚,且已有了应对的把握,浩星潇启才会如此放心地来到皇陵,准备坐山观虎斗,静待那些存了叛逆之心的狂悖之徒,各自露出他们的真面目来。

    但若是最终证明,宋氏父子确实忠心不二,成功地替皇上平定了这次叛乱。而且,郑庸也不负圣望,将左相父子也趁乱杀掉。

    那么到了那时,假王爷李进便彻底失去了存在的价值,却又该如何处置他呢?

    左相父子既已除去,实是再无必要给他们扣上谋逆的罪名,以致让天下人觉得,似乎每一个人都想要造他这位皇帝陛下的反。

    而假王爷李进作为这场未遂阴谋的知情者,却成了心腹之患。

    皱眉细思了片刻,浩星潇启吩咐身旁的内监,去宣定亲王前来见驾。

    浩星明睿这假王爷很快就到了,跪倒见礼之后,便用一种略显紧张的目光看着龙椅上的皇帝陛下。

    浩星潇启自然也猜到这假王爷心中为何不安,不由温声道:“明日祭祀之事你且不必担心,朕自有安排。”

    见皇上如此温言相慰,浩星明睿顿时露出一副受宠若惊的模样,忙躬身道:“谢皇兄!臣弟确是在担心自己不懂祭祀的诸般仪程,怕到时会弄出些什么纰漏。”

    浩星潇启轻“嗯”了一声,便又随口问道:“这次随你前来皇陵的,可都是朕派去负责保护你的那些人?”

    “确是那些人。”

    浩星明睿恭谨地回道:“郑公公一早便已交待过,让臣弟将那些随身保护我的府中侍卫们都带上。只不过到了这里以后,臣弟自是终日呆在皇兄的身边,实在用不到那些人的保护,便将他们都打发去与朱统领的侍卫亲军同住了。”

    浩星潇启微微点了点头,“如此甚好。朕便是不放心把你独自留在京中,以免让那左相父子趁机加害于你。”

    浩星明睿顿时露出一副恍然之状,不禁感激涕零地道:“臣弟谢过皇兄的一片拳拳维护之心!”

    随即他又似是想到了什么,口中试探着问道:“臣弟见郑公公没有随驾前来,莫非是留在京中监视那左相父子的动向?”

    浩星潇启的眼中闪过一道精芒,淡淡地道:“最近左相确是多有异动,但还不足以搅动起多大的风浪。朕所担心的,却是济王!”

    “济王?”

    浩星明睿有些吃惊地看着皇上,“济王已被皇兄圈禁多日,难道竟仍是不思悔改、贼心不死吗?”

    “朕刚刚接到密报,此刻京城之中已有严氏府兵开始作乱。此番他们是想趁朕不在京中之机,拥立济王,谋权篡位!”

    “这——,这帮乱臣贼子!”

    浩星明睿嘴上虽然在喝骂,脸上却禁不住露出了几分惊惶之色,“那皇兄您——,臣弟可以为皇兄您做些什么?”

    浩星潇启见这假王爷见机得如此之快,不由大感满意,竟是对他露出了一个和煦的笑容,道:“朕打算赐你兵符,去庆州调兵来援。”

    浩星明睿听了,接连眨巴了几下眼睛,有些不解地问道:“庆州距此路途遥远,皇兄为何不调正驻扎东郊的禁军,来剿灭京城中的叛贼呢?”

    “你以为济王单凭着几千严氏府兵就敢谋反吗?”浩星潇启不禁冷哼了一声,“他其实早已与东平侯严继武勾结,此刻十万东海军距离东郊的禁军,应是已不过百里之遥!”

    浩星明睿顿时被吓得一哆嗦,却竭力控制着颤抖的声音道:“是臣弟愚钝j兄运筹帷幄,又哪里有臣弟……多嘴的份儿!臣弟这便遵照皇兄谕旨,去……庆州调兵。”

    见到他这副难以掩藏的慌张模样,浩星潇启不由微微一笑,道:“你且无需害怕,这一切皆已在朕的掌控之中。待庆州大军一到,定会将那些乱臣贼子扫灭一空!”

    浩星明睿忙躬身应了,同时伸过双手,从皇上手中接过了兵符。

    浩星潇启又极是郑重地嘱咐道:“切记,你此次去庆州调兵,必要做得十分隐秘,不可说与其他人知晓。以免被敌方的探子查知,坏了朕的一番谋划!”

    浩星明睿忙又连连称是,便出去聚齐那些随他前来的侍卫,匆匆出发了。

    待浩星明睿一离开,浩星潇启的脸上便不由泛起了一抹淡淡的笑意。

    那些跟随这位假王爷李进前去调兵的大内侍卫,早都已奉了他这位皇帝陛下的密旨,将视情况而定,寻机解决掉这位所谓的定亲王。

    若是在他们到达庆州之前,便收到飞鸽传去的指令。那么他们就会立即动手,将定亲王秘密处死,然后将其伪装成是遇袭身亡的假象。至于袭击定亲王的凶手,大可说成是济王的人。

    若是在去庆州的这一路上没有收到任何消息,那么一到庆州,那些大内侍卫就会将定亲王立即拿下。罪名便是,定亲王欲用假兵符调动庆州军,犯上作乱。

    随后,这位意图谋逆的定亲王便会被押解入京,严加审讯之后,交待出所有参与这次谋反的同伙……

    一想到又一个心腹之患将要被除去,浩星潇启的心中不由感到了一阵畅快得意。

    经过此事之后,那些能够威胁到自己皇权帝位的祸患便会全部被解决掉,而自己大可高枕无忧了。

    带着这股子得意之情,他这位心神俱皆放松下来的皇帝陛下,便在龙椅上开始打起了瞌睡。

    谁知他的一个瞌睡还未打完,便被一阵突然的嘈杂声所惊扰。

    他有些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一看,只见朱墨正急匆匆地大步走进殿来。

    这位侍卫统领来到他的面前,竟是连礼都未来得及见,便沉声道:“陛下,大事不好,皇陵已被包围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