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四章 死守待援
    ,!

    听到朱墨这句语声急促的禀报,浩星潇启不由眨了眨眼睛,犹未完全清醒过来,只是随口问道:“可是禁军吗?”

    朱墨却是被皇帝陛下这句没头没尾的话给说愣了,“禁军?陛下您何时调禁军过来了?”

    浩星潇启也不禁一愣,“不是禁军,那又是哪里来的人马?”

    朱墨这才意识到,皇上此刻还在迷糊着,忙沉声回道:“由于天黑,他们也未打明显的旗号,一时还无法确认究竟是何处来的人马。

    不过臣已派人前去查探,稍时便会有回报。只是对方在距离皇陵数里处扎营,而且所采取的完全是包围之势,足可见其居心险恶,明显是怀有敌意。”

    听朱墨这么一说,浩星潇启总算是完全清醒了过来,随之便生出了几分惧意。

    他有些不知所措地问道:“莫非——,是东海军杀过来了?”

    朱墨却是摇头道:“应该无此可能。不久前微臣还接到宋大统领派人传来的消息,禁军已在翠微山以东一线排兵布阵,既占据了地势之险,同时又完全堵住了东海军的进攻路线。

    而按照东海军这两日的行军速度推算,此刻他们应该距禁军的集结处尚有数十里的路程,断然不可能像这般悄无声息地绕过了禁军,直接摸到了此处。”

    浩星潇启默然点了点头,觉得朱墨说的确实有理,便也就此放下了几许担心。

    可是他转念一想,正如朱墨方才所言,对方既然已摆出包围之势,想必是敌非友。

    虽然他们不是以凶悍著称的东海军,但如果人数众多,自己手中的这五千侍卫亲军的战力再强,难免也会寡不敌众。

    “朱墨,你可是已派人将这一情况传信给了宋青锋?”

    朱墨点头道:“陛下放心,微臣已派人传信宋大统领。只是皇陵四面都已被敌军围住,那几个传信之人想必是要多费一番周折,方能突围出去。”

    “这么说,也许他们都会被敌军截下,不能将消息传出?”浩星潇启的声音中明显地露出了一丝惊惶。

    朱墨肃然道:“确是有此可能。但微臣以为,宋大统领既然知道圣驾已至皇陵,必会时刻关注这边的动静。

    即使我派去传信之人无法将情报传出,宋大统领的人应该也会很快发觉这边的情况有异。而他如若得到消息,定会及时带军前来护驾。”

    浩星潇启一听,面色顿缓,徐徐地点头道:“你说的确是有理。宋青锋为人机敏,定能及时察觉异常,赶来救驾的。”

    这时,有内监来报,朱统领派出侦查敌情的探子回来了。

    浩星潇启忙吩咐让那探子进殿回话。

    那位身材瘦小,面透机敏的探子跪倒行礼之后,便恭声道:“禀陛下,小人已经探查清楚,此刻包围皇陵的人马,是由抚远大将军邢成彪所率领的西路军,至少有八万之众。”

    “西路军?!”

    浩星潇启顿时大惊失色。

    朱墨的脸色也不禁变得异常凝重。

    八万西路军,足以将他的五千侍卫亲军在一日之内吃干抹净。

    他向那探子沉声追问道:“对方可有何发起进攻的迹象?”

    那探子摇了摇头,道:“看情形,这大队人马应是刚经过一番急行军,早已人困马乏。如今他们正忙着安营扎寨,埋锅造饭,确是无任何即刻发起进攻的迹象。”

    朱墨听了,便未再多言,只是挥手示意那名探子退下。

    而他此刻的面色,竟是变得愈加凝重。

    敌军不会马上发动进攻,这绝对不是一个好征兆!

    因为这只能说明一点,对方此举,正是谋而后动。

    他们应是早已定下明确的计划,而此刻,也正在按照这一计划稳步推进。

    这种步步为营,围而后歼的做法,分明就是不欲给己方留下任何一线生机。

    “邢成彪!这个逆贼!”

    浩星潇启突然浑身哆嗦着厉声喝骂起来,“枉朕这些年对他宠信有加,这逆贼竟敢反过来背叛朕!其心可诛!其心可诛!”

    朱墨自然明白皇上为何会生这么大的气。只因确如皇上所言,这位抚远大将军邢成彪,根本就是他这位皇帝陛下一手提拔起来的心腹宠臣。

    当年发生淮王之乱时,南巡中的皇上惊闻噩耗,慌忙在侍卫亲军的护卫下,避到西南重镇昌州。

    当时驻守昌州的就是西路军的一个副都统邢成彪。

    邢成彪一接到皇上亲临的消息,当即便率领昌州的全部将士,出城跪迎圣驾,充分向皇帝陛下表达了自己誓死追随的一片赤胆忠心。

    将圣驾迎入昌州之后,这位邢副都统便终日守护在皇上身边,尽心竭力地让皇上在昌州呆得安稳踏实。

    而在京城的叛乱被平定之后,邢成彪还亲自带兵,护送圣驾返京。

    真可谓是疾风知劲草,国乱显忠臣!

    对于邢成彪这样的大忠臣,皇上自然不会忘记。

    不久之后,这位邢副都统便被皇上调入京城的禁军之中。

    虽然仍只是一个副统领,但是与驻扎在昌州那种偏远之地的一个小小副都统相比,则完全是不可同日而语。

    后来,这位惯会表达忠心的邢副统领,还曾有过一次机会,差点儿就坐上了京师禁军大统领的高位。

    但是偏偏此事横生枝节,大内总管郑庸突然插手其间,竟是将那位在军中的资历比邢成彪差上许多的另一位禁军副统领赵展,扶上了大统领之位。

    皇上可能也自觉有亏于这位曾经忠心护驾的邢副统领,便又寻了个机会,将邢成彪晋封为抚远大将军,并把西路军的指挥大权完全交给了他。

    所以,在皇上的心目中,邢成彪应该对他这位皇帝陛下感激涕零,誓死效忠才是。

    如今乍闻邢成彪居然带兵谋反,皇上自然是惊怒交加,暗恨自己识人不明,更恨那邢成彪首鼠两端、辜负圣恩!

    “陛下,邢成彪此番做出围困皇陵之举,应是受了济王的唆使。看来,济王不仅勾结了东平侯,还在暗中收服了邢成彪,这却是令人始料不及!

    如此一来,即使宋大统领的禁军来援,面对八万西路军,恐怕一时也难以将其很快击溃。而若是东平侯再趁机率东海军从背后攻击禁军,后果将不堪设想!”

    虽然明知皇上此时已乱了方寸,朱墨却仍不得不将目前己方的处境向他说清道明,以免这位皇帝陛下在惊惧之下,做出某些不可挽回的决策。

    听了朱墨的这番分析,浩星潇启呆怔了片刻之后,才有些绝望地问道:“那依你之见,该如何解此危局?”

    “微臣以为,为今之计,唯有死守待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