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五章 追悔莫及
    ,!

    否“死守待援——”

    浩星潇启慢慢重复了一句,对朱墨的这一提议未置可否。

    朱墨进一步解释道:“敌众我寡,包围之势已成。而敌军之所以未马上发动进攻,应该就是怕陛下趁乱突围,同时也是防止禁军从其背后发动突袭。如今对方正严阵以待,此等情形之下,突围几不可能。”

    听朱墨说不能强行突围,浩星潇启倒是暗暗松了一口气。

    黑夜之中趁乱出逃,那将是何等仓皇而又狼狈的一番情景!

    他这位一贯养尊处优的皇帝陛下,根本承受不住那种折腾。恐怕还未等成功突围出去,便要因惊吓而身死在乱军之中。

    可是如果不突围,枯守在这里等待援兵,得救的机会又有多大呢?

    ——这仍是他这位皇帝陛下不得不担心的一个问题。

    “那以你估计,此处究竟能守得了几日?”

    朱墨据实答道:“若是对方全力进攻,五千侍卫亲军,最多可以守上一日。”

    “一日?”

    浩星潇启顿时吓了一跳,“这一日之间,能赶到的救兵,除了京城中宋行野的那五千侍卫亲军,便只剩下宋青锋的禁军。

    此刻宋行野所部正被严氏府兵困在皇宫之内。而若是调禁军来援,正如你方才所言,恐怕会被后方的东海军所乘。那朕还能向何方求援呢?”

    “陛下,臣以为,邢成彪并不会在一开始就采取全面进攻之势。因为他应该十分清楚,如果圣驾遇险,禁军定会不惜一切代价,前来救驾。

    那样一来,他的八万西路军将会被十万禁军从背后包抄,必会伤亡惨重,甚至有全军覆没之危。

    因此对邢成彪而言,最稳妥的做法应该是,先以少数兵力在皇陵这边展开佯攻,诱使禁军来援。

    然后他再突然调转方向,以主力正面迎上禁军,与同时从禁军背后扑上来的东海军一起,将禁军彻底击溃。而一旦解决了禁军——”

    “不错!解决了禁军以后,皇陵这边就此孤立无援,朕便要任由济王那逆子随意处置了!”

    浩星潇启不禁开始咬牙切齿地痛骂起济王来。

    骂了几句,怒火暂消之后,他才又想起让朱墨继续说话。

    “既然就连微臣这种不善用兵之人,都能看出敌军的诡计,宋大统领熟知兵法谋略,自然更不会被对方的诱敌之计所惑。

    只要禁军能够坚守阵地,阻住东海军的攻势,同时利用东面丘陵地区的优势,对西路军摆出居高临下的威胁之态,邢成彪便不敢妄动。

    如此一来,此处或许能够多坚守一些时日,等待别处的援兵赶到。”

    听朱墨如此说,浩星潇启终于算是看到了一丝希望,忙追问道:“那依你之见,朕该从何处调兵呢?”

    朱墨沉吟了片刻,才不急不缓地道:“这支西路军从数百里外的边境潜行至此,一路上竟然能避过了朝廷的所有耳目,此事实在大有蹊跷。

    据微臣猜测,那些西部的各州府很可能早已与济王有所勾结,故而才会对这支规模庞大的边军过境不闻不问,更未向京中示警。所以若要求援,必不能选择西部各州府。”

    浩星潇启不由怒哼了一声,道:“皆是些乱臣贼子!待到朕平定叛乱回京之日,定要将这些乱臣贼子全部抄家灭族!”

    朱墨等这位已气得六神无主的皇帝陛下发泄完了,才继续分析道:“东面的禁军和南面京城中宋侯所率的五千侍卫亲军,皆各有其强敌,应是无力再派人前来皇陵增援。

    故而,目前唯一的希望,便是北方的各州府。其中有足够兵力与西路军抗衡,且又距离此处最近的一支厢军,便是庆王的庆州军。”

    “庆州?!”

    浩星潇启这才想起了一件至关重要的事情,连忙追问道:“朱墨,定亲王可是已经出发去庆州了?”

    “庆州?”

    朱墨有些莫名其妙地看了一眼不知为何突然变得如此情急的皇上,恭声答道:“定亲王一个时辰之前便动身离开了。但他说是奉了陛下之命,要即刻赶回京中。而且他确是带人向西而去,走的是回京的方向。”

    浩星潇启不禁长叹了一声,悔恨不已地道:“他定是听了朕的话,怕引人注意,因而暴露了行藏,才故意先向西行,然后再绕道北上,去庆州调兵了。”

    朱墨一听,不由面露喜色道:“既然定亲王已赶去庆州调兵,以他出发的时间,当时邢成彪的人马应该还未完成合围。他应是能够顺利到达庆州,调来援军!

    庆州到这里,若是急行军,不过才一日的路程。如此推算,庆州大军应在后日便可赶到!”

    浩星潇启欲言又止地看了一眼犹自激动不已的朱墨,心想,定亲王能够顺利到达庆州不假,但援军嘛,恐怕是永远都不会来了。

    此时这位皇帝陛下虽是后悔不已,却也是别无他法。

    最终,他还是吞吞吐吐地道:“恐怕……定亲王未必能够……调来援军。朱墨,你还是……另行派人去庆州求援吧。”

    朱墨怔了怔,随即便看了一眼皇上脸上的神色,心中顿时生出了一种可怕的预感——那位假定亲王应该是再也回不来了!

    当年定亲王浩星潇宇被捉,囚于济世寺中。后又寻机出逃,从此不知所终。

    对于这些事情,朱墨这位皇上身边的近卫,自是知之甚详。

    故而皇上虽然不曾言明,但朱墨心中也清楚得很,他为何要扶植起那位假定亲王上位。

    而最近一段时日,每当那位假王爷入宫时,皇上都会将朱墨支开。

    但以朱墨的精明,仍是从中嗅到了某种不同寻常的阴谋的味道。

    他知道,皇上在郑庸的怂恿下,想要利用这位假王爷的身份,暗中谋划些什么。而他们所要针对的,肯定就是左相父子。

    此次皇上来皇陵守孝,却命他这位侍卫统领调拨出五十名大内侍卫,归郑庸全权指挥。

    朱墨虽然一时猜不到皇上和郑庸的真正意图,但也不愿就此遂了他们的意。

    所以,他便将那些经自己命人暗中查实,确已投靠了郑庸的大内侍卫们都拨了过去。

    反正他们已经是郑庸的人,走不走这道程序,这些人也都会奉郑庸之命行事。

    那便不妨直接将他们都交给郑庸,让这奸宦无法再暗施手段,调用更多的大内侍卫为其做事。

    及至圣驾启程向皇陵出发时,朱墨才突然发现,那位总是跟在皇上身边的大内总管,这次竟是没有跟来。

    他当即便猜到,郑庸定是奉了皇上之命,带领着那五十名大内侍卫,潜伏于京城之中,欲趁济王作乱之机,一举将左相父子除去。

    而左相父子一除,这位假王爷恐怕也就没有了继续存在的必要……

    这应该便是为何此刻皇上的脸色会如此难看的原因。

    这位皇帝陛下一心想着算计别人,铲除异己。如今竟是被自己的亲生儿子所算计。而本来唯一能将他从这场危局中解救出来的人,却又被他提前铲除,以致令自己就此深陷险境。

    想必皇上现在已是追悔莫及!

    想到这些,朱墨也不由暗自叹了一口气,躬身道:“臣遵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