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七章 谈笑之间
    ,!

    不浩星明睿似笑非笑地看了一眼寒冰那张忍笑忍得快要抽筋的脸,一时间却也拿这个极不厚道的顽皮小子没办法。

    其实这件事说起来,确是出自水心英对自己心上人的一番关爱之情。

    如今形势越来越紧张,尤其是皇上和郑庸已经把矛头指向了浩星明睿这位假王爷,派了许多大内高手在他身边,明为保护,实则监视。

    而水心英又要去北方调查忠义盟分舵遇袭一事,实是放心不下这位身手尚不如自己的明睿大哥。怎奈又分身乏术,她只好从岫云剑派中挑选了二十名功夫最好的女弟子,留下来在暗中保护浩星明睿。

    一想到自己这堂堂男儿,却要由一群女子来保护,浩星明睿虽然觉得颇为尴尬,但以他的聪明通透,自然不会当面拂了水心英的这番美意。

    只是这些岫云派的女护卫们实不宜在定亲王府之中,甚至是景阳城里出现,以免引起有心人的怀疑。

    于是,浩星明睿便让她们都留在景阳东郊,平日可通过天目湖边的那间茶肆互相联络。

    这一次,他忽然接到皇上的口谕,让他随驾来皇陵守孝。凭他的智计谋算,自是把皇上的意图看得一清二楚。

    所以在出发之前,他便制定了于到达皇陵当日连夜出逃的计划,并做好了相应的准备——

    一是暗中让王府大管家范成这个虽是刚刚阵前倒戈加入到己方阵营之中,但已是死心塌地跟定自己的大内密探,在那些大内高手的水囊里下了毒。

    二就是通知那些岫云剑派的女护卫们,一早便埋伏在翠微山北面的山脚下,正好可以随时监视京城通往皇陵的那条官道。如若有任何紧急状况发生,能够及时通过早就安插在皇陵内部的隐族密谍传信给他。

    可事情往往就是这样,总是计划没有变化快。

    令浩星明睿没有想到的是,才刚一到皇陵,皇上便动起了坏心思,竟是迫不及待地要派他去庆州。名义上是去搬救兵,其实就是把他往死路上推。

    而最为可笑的一点,就是欺负他这个白丁李进没有见识,那位堂堂的皇帝陛下居然用一个假兵符来蒙骗他。

    不过如此一来,便也将皇上想加害他的真实意图暴露无遗。

    浩星明睿自然不会跟随那些大内高手往北去庆州。

    所以,他就以皇上严命不许暴露行藏为名,哄骗那些大内高手随他先向西行。

    他们这一行人到达了翠微山脚下之后,见前方出现了一个三岔路口,其中就有一条向北行转的道路。

    浩星明睿借机放慢了马速,趁跟在旁边的大内高手分神之际,他突然抽出身畔的宝剑,向他们冲杀过去。

    那些大内高手在猝不及防之下,当即便被他斩杀了两人。其余的人反应倒是也不慢,纷纷拔出兵刃向他攻了过来。

    而此时,早已埋伏在旁边密林中的那些岫云派的女护卫们,也都及时冲了出来。

    这一次,浩星明睿才算是真正见识到了,天下第一剑派的威名果然不虚!

    那二十名岫云剑派的女侠,其中哪一位的功夫都绝不逊色于那些大内高手。

    只见她们手中的长剑飞舞,映着天边落日的余晖,幻化成一道道绚烂的红霞,让那些大内高手的身上绽放出了一朵朵凄艳的血花!

    待浩星明睿从惊讶和佩服之中醒过神来时,那十几名可怜的大内高手已无一幸免地,都成了这些岫云派女侠们的剑下亡魂。

    虽然水心英派人保护自己的这件事,并不是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但浩星明睿还是想在自己的外甥面前,保持住自己英明神武的高大形象,故而一直不肯对寒冰实言相告。

    可如今十分不幸的是,已然被这机灵的小子发现了真相。看到寒冰那副乐不可支的模样,浩星明睿在尴尬之余,只好暂时搬出长辈的威严,再次轻咳了一声,借机把谈话转入正题。

    “此次邢成彪可谓是倾巢而出。十万西路军中有两万围住了景阳城,而余下的八万人,则是将圣驾所在的皇陵包裹得严严实实。

    七叔所率领的庆州军只有三万人马,在人数上已是处于极大的劣势。更何况这些厢军战力较弱,实不足以与训练有素的十万西路军相抗衡。”

    “确是如此。当初师父去庆州说服庆王爷,调庆州军来京,目的只是为了帮助宋侯清理京城中的严氏府兵,并进一步控制住京中局势而已。”

    说到这里,寒冰将目光转向山下的边角连营,不禁微微一叹,“谁曾想如今要面对的,竟是兵精马壮的十万西路大军。敌我双方实力相差太过悬殊,确是毫无胜算可言!”

    浩星明睿又自沉吟了半晌,方道:“如果正面交锋,确是毫无胜算。可若是暗中突袭,倒可以将邢成彪打个措手不及。

    再有朱墨的五千侍卫亲军里应外合,倒也不难在敌军的包围圈中撕出一道口子,救那位皇帝陛下脱困。只是,如此一来——”

    “如此一来,大裕或将就此陷入一场旷日持久的内战。”

    寒冰冷静地接过了话头,“那个皇上必不甘心就此放弃皇位,定会召集仍忠心于他的北境军和南岭军,以及各路厢军共同勤王。

    而那位济王殿下也不可能就此收手,定是要将他的‘父皇’变成‘先皇’以后,他这个篡位者才能够安心地坐上那把龙椅。

    到时候,大裕境内战火绵延,军力尽皆消耗于这场大规模的内斗之中,而一直虎视眈眈的北戎,必会趁机南侵,夺取大裕江山。”

    浩星明睿闻言默然点了点头。

    “舅舅,无论是西路军,还是东海军,如今虽都是叛军,但当外敌入侵时,他们仍旧是保家卫国的精兵良将。

    我们决不能让这些大裕男儿为了这样一沉无意义的内斗,而流尽自己的每一滴鲜血。这一次,应该只诛首恶,决不株连!”

    虽然明知寒冰说得非常有道理,浩星明睿却一直沉默着没有表态。

    “舅舅——”

    寒冰的剑眉微皱,英俊的脸上尽是果决之色,“在此等情势之下,须得当机立断!‘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只有以迅雷之势诛除首恶,才能将这场危机扼杀于萌芽之中!”

    浩星明睿目光炯炯地看着寒冰愈显坚毅的面容,终于沉声问道:“你有几分把握?”

    此话若是由宋青锋来问,寒冰必然还会用那一句玩笑话来敷衍他——“胜了,便是十分,败了,便是半分也没有。”

    但此刻面对神情肃然的舅舅,寒冰便也收起了玩闹之心,老实地答道:“五分。”

    “哦?”

    浩星明睿不禁有些惊讶地挑了挑眉,心想,这小子何时竟变得这般谦虚起来?

    谁知就在他正准备考虑修正一下对自己外甥的这种固有偏见之时,寒冰这小子却突然嘻嘻一笑,眨着眼睛道:“五分的把握,是我能取下那邢成彪的项上人头。而另外那五分,却是要看宋青锋他能否一举斩下那个东平侯的狗头!”

    浩星明睿听了,不禁哈哈一笑,大力地拍了拍寒冰的肩,道:“好,那我就等着看你和青锋如何取下那两个逆贼的狗头!”

    恐怕无人能够想象得到,面对如此危局,他们甥舅二人竟是在谈笑之间,便决定了一项极为凶险,随时都可能有去无回的刺杀行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