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八章 怦然心动
    ,!

    水自从成为了忠义盟名符其实的盟主之后,雪幽幽便将岫云剑派完全交给了自己的弟子水心英。

    而她本人也搬离了岫云剑派的驻地,在忠义盟总舵中一个较为幽静之处,选了一座院子住了下来。

    只不过无论她住得再是幽静,也避不过外面那些乱事的不断滋扰。

    且说今日一大早,顺风堂的人便传过信来,京城出事了。

    听完那传信之人的禀报,雪幽幽只是微微点了点头,便挥手将人给打发下去了。

    大内密探的耳目遍布大裕,而她忠义盟的密谍也是潜藏在每一个角落,甚至还延伸到了大裕境外。

    所以关于那位在圈禁之中的济王与东平侯严继武之间的一些异动,作为忠义盟盟主的雪幽幽,自是早已有所耳闻。

    而且,从皇上那种颇不寻常的反应中,她也猜测得到,这对皇家父子将会有一番最后的较量。

    说实话,对于雪幽幽而言,无论皇上和济王谁胜谁负,都不关她的事。

    反正如今由她所执掌的忠义盟,正渐渐恢复其江湖帮派的本来面目,已极少涉足朝廷的事情。

    尤其是在她上次受了皇上诳骗,派人去济世寺外伏杀那个所谓的离别箭,而事后才意识到其实真正的目标却是寒冰以后,雪幽幽对那位皇帝陛下已是忍无可忍,就差没有公然与其撕破脸,宣布忠义盟不再奉朝廷号令了。

    故而现在听说京城发生了暴乱,济王正在造他那个皇上老爹的反,雪幽幽实是提不起任何兴致去参与其中。

    而由于顺风堂主沈青萝的有意隐瞒和拖延,关于相府与信武侯府等处相继遇袭的消息,迟迟都没有被传回总舵。

    否则,以雪幽幽的脾性,即便与所有这些府第都说不上有任何瓜葛,但仅凭袭击这些府第的那人是奸宦郑庸,她便决不会袖手旁观。

    待她最终得知此事时,随之传来的,还有景阳城被围的消息。

    此时她便是想去搭救那些被郑庸袭击之人,却也是有心无力了!

    用忠义盟总舵中的数百人去对抗数万大军,实无异于以卵击石,毫无胜算可言。

    所以在无奈地叹息了一声之后,雪幽幽仍是选择了作壁上观,让忠义盟的人按兵不动。

    只是在如此乱局之下,她这位天下第一大帮的盟主,也不免会心绪烦乱,直至三更天,仍是辗转难以入眠。

    就在这时,门外竟有忠义盟的属下来报,寒冰公子求见。

    雪幽幽不由眉头一皱,实是想不出这位左相之子在此时来访的目的。

    虽然她心中一直对寒冰存有极深的怀疑,认为他与隐族人,甚或是与那个离别箭都有牵连。但是自从意识到皇上一直在处心积虑地对付寒冰,她便不愿再去找这少年的麻烦,以免反倒是帮了那个皇上的忙。

    再说对于隐族人,雪幽幽的态度原本就十分矛盾。既认为他们是邪族,可又认为他们之中也不乏好人,不应按朝廷所采取的那种严酷的做法,将其一律诛杀。

    尤其在经历了两年前,萧玉让人从独笑穹的手中救了她和水心英的那件事之后,她已对隐族人没有了先前的那种敌意。

    而且,虽然她不愿对自己承认,其实她对萧玉始终是抱有某种愧疚之情,连带着对他的师父——那个她曾经恨之入骨的萧天绝,竟是也少了些许的恨意,故而对他的追杀之心也不再像从前那么迫切了。

    至于说到寒冰可能与那个离别箭有关,她更是没有把此事放在心上。

    左语松之死,对她本就是一件好事。而且,她素来鄙视那个笑面狐狸为郑庸那奸宦效力的无耻行径。

    故而对于那个杀了左语松的离别箭,她内心里其实并没有在忠义盟众人面前所表现出来的那般深恶痛绝。

    也正因如此,一直以来,雪幽幽对寒冰都是采取了一种不闻不问、听之任之的态度。

    直至有一日,她发觉寒冰与洛儿走得很近。

    不过据她的观察,洛儿似乎并没有真正喜欢上寒冰。

    但还是要防患于未然。

    于是,不久前,在决定派人去北境追查北人密谍活动时,雪幽幽便让水心英将洛儿也一并带了去。

    今日早些时候,在听到相府遇袭时,雪幽幽的心中确实有那么一瞬间,划过了一个奇怪的念头——不知寒冰那小子这次能否逃过郑庸的毒手?

    不过仅凭这少年在济世寺中,能够独自杀掉三十个大内高手的实力,恐怕郑庸终是难奈他何。

    果不其然,寒冰此刻竟出现在这里,显然是这一次郑庸又没能得逞。

    一念及此,雪幽幽的唇边不自觉地掠过了一丝笑意。

    她起身来到厅中,只见一身黑色劲装的寒冰正负手而立,身姿挺拔,已完全没有了昔日浪荡公子的那一副懒散做派。

    此刻见她出现,寒冰忙上前躬身施礼,含笑道:“寒冰见过雪盟主!冒昧来访,还请盟主见谅!”

    雪幽幽微微点了点头,同时伸手示意他坐下说话。

    两人分别落座之后,雪幽幽才淡淡地问道:“寒冰公子深夜来访,想必是有何紧要之事?”

    寒冰点头道:“在下此来,是想请雪盟主相助,以解京城之围。”

    雪幽幽的柳眉顿时微微一挑,神色淡漠地笑了笑,“京城之围与我忠义盟何干?本座为何要让自己的属下去白白送死呢?”

    寒冰目光炯炯地看着雪幽幽,道:“雪盟主若真的想平反三十四年前的那件冤案,此时便不能让那位皇帝陛下死在济王的手中。”

    这句话便犹如一只巨锤一般,重重地敲在了雪幽幽的心上!

    她的目光瞬时变得无比犀利,在寒冰那张平静无波的脸上盯了半晌,方缓缓地问道:“你怎会如此清楚本座的事情?”

    寒冰只是淡然一笑,道:“实不相瞒,在下一直在为定王殿下做事。”

    定王殿下!

    听到这个称呼,雪幽幽的神情不由一厉。

    现在定亲王府中的那个假王爷,一直都被人称为“定亲王”。

    而只有那个真定亲王浩星潇宇,才会被他的旧部称为“定王殿下”。

    原来,左相父子竟然是浩星潇宇的党羽!

    冷笑了一声,雪幽幽不屑地问道:“怎么?看到人家父子相残,浩星潇宇自以为有了可乘之机,也想借此谋权篡位不成?”

    “想谋权篡位的那个人,从来都不是定王殿下。如果盟主想知道当年事情的真相,甚至是要为那位永王殿下报仇雪恨,便不能错失今日之机,让真相随着那位皇帝陛下一起死去。”

    雪幽幽皱眉看着寒冰,沉默了半晌,方道:“即便真如你所言,皇上知道那件事的真相。你又如何能保证,在本座救下他之后,他会乖乖地将那段真相毫无保留地全都说出来呢?”

    “即便他不说,定王殿下也会说的。盟主不是一心想让定王殿下说出真相吗?这一次,他会亲自走到盟主的面前,当着那些当事之人的面,将真相说给盟主听。”

    “当事之人?”

    雪幽幽疑惑地一挑眉,“你所说的当事之人,具体是何人?”

    寒冰只是神秘地笑了笑,道:“到时盟主一看便知。只是目前的当务之急,是要保住那位皇帝陛下的性命,阻止一场内战的发生。”

    此时雪幽幽表面上虽仍保持着一派镇定从容,心中却早已被一种莫名的激动所占据。

    自从萧玉下落不明之后,她便失去了寻找浩星潇宇的任何线索。

    多少次午夜梦回,她的眼前所见,仍只是那被鲜血染红的宫墙!

    随着岁月的流逝,那个她所深爱之人的脸庞已渐渐变得模糊不清,可埋藏于心底的那种深深的绝望和痛楚,却是越来越清晰。

    她本以为,这一生都不会再有机会去揭开那段染血的真相,让她的潇隐大哥的英魂从此得到安息。

    如今,寒冰的一席话竟又让她重新看到了希望,这怎能不让她因此怦然心动呢?

    即便最终带给她的,可能是又一次的失望,她也决不想放弃一试的机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