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九章 围魏救赵
    ,!

    “此刻你所说的那位皇帝陛下,正被他儿子派来的十万大军所包围,而我忠义盟能用得上的人手,不过区区数百之众,这人岂是说救就能救得出来的?”

    雪幽幽虽仍是一副事不关己的口气,但她所说的这番言语却透露出她其实已动了心。

    寒冰这小子精灵似鬼,焉有瞧不明白之理?

    只见他的一对星目中闪过一丝狡黠的光芒,随即便又恢复了那种谦恭之状,微笑着问道:“盟主可听说过‘围魏救赵’之计?”

    雪幽幽未置可否地看了他一眼,“说来听听。”

    “我们的人已打探清楚,这次济王虽是被东平侯严继武从其圈禁地济州解救了出来,但他却并未随同东平侯的东海军一起来攻打京城。

    事实上,济王早已秘密潜回景阳。而且此刻,他正坐镇于景阳城外,指挥邢成彪的两万西路军进行围城之战。”

    雪幽幽也是一点就透的精明人物,当即双眼一眯,徐徐地道:“那两万人听起来虽是人多势众,但却是分布于景阳城四周。故而此刻护卫在济王身边的人,恐怕还不足一万——”

    说到这里,她顿了顿,随即又摇头道:“可即使是一万人,也足以将这位济王殿下保护得严严实实。单凭几百个高手,断难从中撕开一道口子,将其擒下或是杀掉。”

    寒冰听了,却是胸有成竹地一笑,道:“但只要我们将声势做得足够大,必会因此惊动那位最善长向主子表忠心的邢大将军。

    当他得知来犯之敌仅有区区几百人之后,虽不免会嗤之以鼻,却决不会坐视不理。

    因为以他的精明老练,必然当即就会意识到,这正是他对新主子表达忠心的最佳时机。既不必冒任何风险,又会让济王看到他拳拳护主之心,又何乐而不为呢?”

    “围魏救赵——”

    雪幽幽若有所悟地重复了一句,看着正一脸算计的寒冰,不觉也露出了一抹狡猾的笑容,“恐怕在这‘围魏救赵’之计的后面,还要再加上一个‘引蛇出洞’吧?原来你真正要对付的那个人,不是济王,而是邢成彪!”

    “不错!”

    寒冰的笑容更是狡猾如狐,“邢成彪既然知道主子遇险,而来犯之敌又为数不多,自然会立即赶过去救驾。

    否则若是他的动作稍有迟缓,也许那几百个敌人就已全部被济王身边的人所消灭,令他错失一次表忠心的绝好机会。

    常言道,忙中出错。邢成彪因为急于去抢功,必不会有时间召集足够的人马随行。再者说,他本就不会将那区区几百个敌人放在心上。

    如此一来,要杀掉这位身边绝对超不过千人随行的抚远大将军,可是比杀掉有万人保护的济王殿下要容易得多!”

    雪幽幽慢慢点了点头,“这一‘围魏救赵’之计,确是绝妙!只不过你们的人手究竟有多少?可有足够的把握在千余兵将的拼死护卫之下,拿到那邢成彪的项上人头?”

    寒冰笑了笑,“万人之中斩将夺帅,怕是一句虚言。但要在毫无防备的千人之中,斩掉那邢的狗头,在下自信有绝对的把握!”

    雪幽幽看了这个还未及弱冠的少年一眼,心知他所说的这番话倒也不算狂妄。

    那些只是粗通武技的兵将,在沙场之上,有强弓劲弩相助,挥动手中的大刀长矛,确是骁勇善战。但若遇到近身肉搏,实是无法与功夫一流的武林高手相抗。

    此事若是由她这位天下第一剑派的宗主出手,少说也有八成的胜算。

    而这少年的身手,应该绝不在她之下。

    只不过面前这少年虽然将一切都说得头头是道,但她雪幽幽可没那么容易就被人牵着鼻子走。

    毕竟此事并不是仅仅去佯攻诱敌那么简单。

    只要忠义盟一出手,便是表明已站在了皇上的一边,与济王作对。

    如果最终事败,让济王夺了皇位,那么忠义盟的气数便也就此尽了。

    故而作为忠义盟的盟主,她必须要谨慎从事。

    在心中所存的那些疑问尽解之前,她是决不会将忠义盟的命运,随随便便地交到一个仍算是陌生的少年手中。

    “即便顺利除掉了邢成彪,西路军也不会立刻溃散。若是其指挥权就此落入了东平侯或是济王的手中,皇上仍是逃不过被杀的结局。而你这一计,岂不是完全失去了效用?”

    听到雪幽幽这一有些咄咄逼人的追问,寒冰却是不慌不忙地答道:“只杀一个邢成彪,自然起不到瓦解敌军斗志之效。

    但若是那个东平侯也同时丢了性命,到那时,只剩下一个完全不懂武事的济王殿下,空掌着二十万大军,又怎会是由宋青锋所率的十万禁军的对手?”

    他故意按下萧天绝所率领的三万庆州军将于明日赶到的事情未说,实是有些担心面前这位极为任性的雪盟主,会在一怒之下,先去找自己的师父拼命。

    雪幽幽自是猜不到这小子心里的那些弯弯绕绕,在听了他的一席话之后,沉吟了片刻,方道:“以宋青锋之勇,想必取那东平侯的性命并非难事。

    既然有你等之助,这一仗,皇上这一方确是有很大的胜算。只是如此一来,皇上有禁军救驾,又有侍卫亲军护驾,他便可以继续做回那个高高在上的皇帝陛下。

    你那位定王殿下浩星潇宇又会有多大的本事,可以将禁军和侍卫亲军全部击败,最终逼得皇上说出那个他一直在隐瞒的真相呢?”

    寒冰笑了笑,淡淡地说了一句:“侍卫亲军也许还是皇上的侍卫亲军,但禁军却绝不再是皇上的禁军了。”

    雪幽幽微微一怔,随即也不由笑道:“我却是忘了,宋行野原本就是浩星潇宇的旧部!如今他还掌着一半的侍卫亲军,而其子宋青锋又是禁军的大统领。

    禁军确已不再是皇上的禁军,而侍卫亲军嘛,恐怕也不完全是皇上的侍卫亲军了!”

    说到这里,她竟是不由带了些欣赏佩服之意地看了寒冰一眼,“那你具体是如何计划的?准备何时动手?”

    听到雪幽幽这么问,寒冰的脸上不由绽开了一个明朗的笑容。

    这位一向自视极高且又随性而为的雪盟主,终于是被自己给说动了!

    “在下以为,袭击济王营帐的时间,最好是在寅时前后。那应该是敌人的精神最为松懈之时,贵盟的人应该能很快突破其防线。

    而睡梦中的人一旦受到惊扰,必然会产生莫名的恐慌,从而引发更大的骚动。

    待邢成彪得到消息,召集人马出发时,至少也要在半个时辰之后。到那时,天色已微明,他们更会放松警惕,尽情放马狂奔——”

    说到这里,寒冰竟不由得龇牙一笑,完全是一副跃跃欲试的模样。

    见到寒冰这种有些孩子气的表现,雪幽幽不禁微微一笑,心中仅存的那一丝因感到被人要挟和利用而带来的不快,也顿时消失不见。

    “好,一切就依你的计划行事!便由古副盟主带领行云堂的人,配合你的行动。此刻才不过子时,你们仍有足够的时间从容布置。”

    寒冰闻言忙站起身来,肃然躬身一礼,道:“寒冰在此谢过雪盟主!待内乱一平,在下必会遵守诺言,让盟主得偿夙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