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二章 前狼后虎
    ,!

    旭日东升,清晨的薄雾消散,天光已经完全放亮。

    在翠微山东麓一大片平缓的丘陵之上,十万黑衣金甲的禁军将士们正面向朝阳,目光炯炯地俯视着前方不远处的平原地带,静静地等待着来犯之敌的身影,出现在那一方的地平线上。

    在这片丘陵中最高的一处坡顶,一身银甲的宋青锋正端坐于自己的爱驹乌雷之上,英气勃勃的面庞上挂着一抹从容淡定的笑容。

    方才己方的探马来报,东平侯的十万东海军来势汹汹,目前距离此处已不足十里。

    终于要开战了!

    宋青锋的眼中闪着坚定而自信的光芒,以一种近乎热切的心情期待着这一时刻的到来。

    然而就是昨日,在刚刚获悉邢成彪的十万西路军突然出现,围困了京城和圣驾所在的皇陵之后,他这位昔日的北境军少帅,竟不禁也感到了一阵莫名的紧张和不知所措。

    对于几乎毫无实战经验的禁军来说,十万常年在海上剿匪,一向以凶悍著称的东海军,便犹如一头难以驯服的恶狼,足可称得上是一个强敌。

    而今又出现了十万虎视眈眈的西路军,在那个领兵多年且精通兵法的邢成彪指挥下,随时都可能从禁军的背后扑上来。

    面对这种前狼后虎、腹背受敌的险峻情势,宋青锋这位年轻的禁军大统领,在经历过最初那阵极短暂的慌乱之后,很快便完全镇定了下来。

    他思量再三,最终决定采取一种各个击破的策略,就以手中的这十万禁军,击败敌方的二十万强敌。

    根据宋青锋对这两位对手的了解,他完全可以推测得出,以邢成彪的精明老练,所打的必是乘隙而上、一击即中的主意。

    这位野心勃勃的抚远大将军,决不会将主力完全用在进攻皇陵之上,但他也决不会主动与那个好大喜功的东平侯严继武结成攻守同盟,同时从前后夹击禁军。

    邢成彪最可能采取的一种方式就是,只派出一少部分兵力佯攻皇陵,同时暗中集结西路军的主力,待禁军与东海军的主力展开正面交锋,陷入混战之时,他再从背后趁机袭击禁军,一举将之击溃。

    所以,宋青锋便打算充分利用这两个对手之间并不十分默契的配合,抓住时机,在邢成彪还没有反应过来之时,采用闪电战,先一举将东平侯击溃。

    然后,他再带领刚刚大获全胜、气势正盛的禁军,回头与邢成彪的西路军一决生死。

    而要想速战速决,一举击溃实力并不比禁军弱多少的东海军,最好的办法就是——

    先诱敌深入,然后再以精锐骑兵发动突袭,出其不意,于万军之中斩将夺帅,一举击杀东平侯严继武,让群龙无首的东海军自行溃败。

    早就听闻东平侯严继武是一个性情暴躁的莽夫,宋青锋估计,要想将此人激得火起,不顾后果地闯入自己为其所设下的陷阱之中,应该并不是一件十分困难的事。

    严继武所率的这十万东海军虽然战力很强,但其最善长的还是水战。而对于陆战,他们本就颇为生疏,更何况这次他们的对手,还是以骑兵为主,极善马战的禁军。

    宋青锋正是瞧准了这一点,准备先避其锋芒,仅用几小股机动性较强的骑兵,从侧翼对以步兵为主的东海军进行突袭骚扰,让暴躁易怒的东平侯先吃上几个闷亏,以此激起他的火气。

    稍后,自己再故意卖个破绽给他,令他以为终于有了可乘之机。以严继武鲁莽的性情,必然要倾全力来攻,便会就此落入自己为他所设下的圈套之中。

    在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杀掉东平侯严继武,击溃东海军之后,禁军马上就要回过头来,去对付邢成彪的西路军。

    估计到了那时候,这位抚远大将军应该早就反应过来,并已指挥西路军的主力攻到了禁军的背后。

    八万西路军,对上刚经过与东海军一番拼杀之后,想必已不足八万的禁军,可谓势均力敌。

    狭路相逢,此时再多的兵法战策都已无用武之地。唯一能够决定最终成败的,便是看哪一方更拼命。

    说实话,对于这样一场硬碰硬的血战,宋青锋的胸中并没有多少胜算。

    虽然从装备上来讲,禁军比西路军要更加精良一些,但是从两军主帅对军队的统率能力上来看,宋青锋实是比邢成彪稍逊一筹。

    宋青锋作为禁军大统领的时日毕竟太短,还没有在那些禁军将士中树立起足够的威信。故而在临战之时,他对于禁军的指挥能否做到令行禁止,还在未知之数。

    而那位抚远大将军邢成彪的情况则是完全不同。他早在多年以前,就是西路军中的一位副都统。更何况最近这五年间,他又一直是西路军的主帅。

    西路军的各级将领应该皆是他提拔起来的心腹,这一点从此次他们竟然甘冒诛九族的大罪,全部跟随他起兵谋反一事上,就可猜测得出。

    如今看来,西路军上下早已对这位邢大将军惟命是从。

    宋青锋的心里十分清楚,在这样一种双方各有短长,胜负之数也各占一半的情形下,即便己方最终能够侥幸获胜,也必将是一场惨胜。

    此战之后,十万禁军中究竟有多少人能够幸存下来?

    对于这个问题,他实在不愿多想。

    危机迫在眉睫,强敌近在眼前,他这位禁军大统领已没有时间再去犹豫彷徨。

    目前他唯一所能做的,就是凭借自己的智慧和勇气,制定出一套最为可行的应敌之策,带领手下的十万禁军将士冲杀出一条血路,救出被困在皇陵中的皇帝陛下,并破解京城之围。

    然而,就在宋青锋已下定决心,准备破釜沉舟,与来犯之敌殊死一战之际,定亲王却突然派了一名信使过来,向他提供了另一套作战计划。

    在听完这套新的作战计划之后,宋青锋不由得一阵心潮起伏,顿时对这场战役的最终胜利,充满了极大的信心。

    此刻,立马高坡之上,他这位大统领的目光并未与那些禁军将士们一样,皆投注在东部的平原地带,也就是那个东海军即将出现的方向。而他的双目所看向的,却是那座翠微山的山顶之上。

    忽然,他的双目骤然一亮,仰首盯着半空中划过的一道在白日里看上去并不十分显眼的闪光。

    这便是定亲王与他所约定好的行动信号!

    仰首发出一声大感痛快的长笑之后,宋青锋轻拍了一下爱驹乌雷的脖颈,朗声道:“走,乌雷,这次该轮到咱们上场了!一起去会会那个东平侯!”

    乌雷似是听懂了主人的话语一般,也仰首一声长嘶,前蹄一扬,便向坡下飞驰而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