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三章 不平之气
    ,!

    待宋青锋勒缰驻马,立于禁军所列的战阵之前时,前方不远处已隐约可见兵刃的闪光,甚至能够听到那一阵阵整齐划一的沉闷步伐声。

    宋青锋微一抬手,示意身后的禁军不要动。

    一直到对面打着东平侯旗号的东海军在两百丈开外完全停了下来,并摆好阵式之后,禁军也未有任何准备发起进攻的动向。

    宋青锋的目光始终盯在对面敌军的帅旗之下,那个犹如黑铁塔一般的彪形大汉——东平侯严继武的身上。

    虽因距离太远,看不清对方的相貌,但从其坐在马上的身姿,便可感觉得出这位东平侯身上所散发出的那股霸道的杀气。

    宋青锋不由微微一笑,催马缓步上前,一直来到接近阵中的位置停了下来,随即抱拳朗声道:“末将禁军大统领宋青锋,见过严侯爷!”

    严继武也提缰上前,停在距离宋青锋数丈远之处,却只是在马上傲慢地向对方点了点头。

    见这位论品级并不高上半分的严侯爷,居然对他们的大统领表现得如此无礼,那些禁军将士的脸上皆不由露出了愤然之色。

    而宋青锋却丝毫不以为忤地淡然一笑,更借机仔细打量了一番面前的这位严侯爷。

    只见这位传说中的“刀魔”严继武,长得虎背熊腰,年纪不过三十出头。一张因常年吹海风而显得黧黑粗糙的脸上,正挂着一抹狞狠的笑意。而他那双习惯性微微眯起的鹰目中,也不时闪烁着嗜血的光芒。

    待完全看清了对手的相貌,同时也对其份量有了一番自己的评估之后,宋青锋才再次开口,以一种不卑不亢的语气问道:“此番严侯率领十万精兵,日夜兼程由东海长途跋涉而来,不知究竟是奉了何人的诏令?来此又有何贵干呢?”

    严继武漠然冷笑了一声,道:“本侯是奉了济王殿下的诏令,前来清君侧!”

    “清君侧?”

    宋青锋不由挑眉笑了笑,“不知济王殿下要清的是皇上身边的哪一位?还是只不过打着这欺世的名号,想借机把自己的父皇给清除掉?”

    严继武再次冷笑了一声,实在不耐烦与对面这个乳臭未干的小子做这种毫无意义的口舌之争。

    他这位严侯爷所看重的,除了严氏一族,便是自己用心血训练出来的东海军。

    而那个所谓的皇帝陛下,在他的眼里,根本就无足轻重。

    更何况,这个狗皇帝又实在是太过昏庸无道!

    他居然不循祖制,放着皇后所生的嫡长子不立,却将一个庶出的尚未成年的小屁孩儿,册立为了东宫太子。其目的明显就是想要打压曾为大裕立下过汗马功劳的严氏一族。

    如此背信弃义的皇上,早就该退位让贤,从那把龙椅上滚下来了。

    故而他严继武今日带兵来攻打这狗皇帝,可以说是既占情,又占理。

    再者说,成王败寇。待到杀了那狗皇帝,济王殿下登基之后,史书上的这一页,必然会写上“清君侧”的字样。

    所以,他此刻根本无需同这些只知一味愚忠的奴才们多费唇舌,只须让他们痛快闭嘴就行。

    而要让这些不明事理之人闭嘴的最好办法,就是让他们再也没有机会张嘴!

    宋青锋见对面的严继武在听了自己的一番质问之后,脸上仅是显露出了一种鄙夷不屑的神情,便知道自己的话并没有说到要害之处,尚不足以激起对方的怒火。

    于是,他的心念一转,立即找寻另一个突破口。

    只见他故意用一种极为轻蔑的眼光上下打量了这位东平侯片刻,忽然嗤笑了一声,道:“原来是宋某糊涂了!如今正围困皇陵的人马,是邢成彪的西路军。

    可见济王殿下真正信任之人,乃是那位威名赫赫的抚远大将军。

    而你严侯爷嘛,不过就是一个被派来充当马前卒的小角色罢了,又如何能够知晓那位济王殿下的真实意图呢?

    所以我在这里向侯爷追问此事,真可谓是问道于盲啊!”

    果然,他的话音方落,严继武的一对凶睛之中,顿时便冒出了一道寒光,可见是已被戳中了痛处。

    事实上,在严继武的心中,确是一直对此次行动的整个安排部署,存着极大的不满。

    让他的东海军与实力相当的禁军正面交锋,即便最终能够获胜,恐怕也是个两败俱伤的惨胜之局。

    而在他带领着手下的弟兄们与强敌搏命拼杀之际,那个邢成彪却白捡了一个大便宜,居然以十万之众,去对付皇上的区区五千侍卫亲军。

    完全可以想象得到,那姓邢的根本不必费吹灰之力,便会将那位皇帝陛下手到擒来。

    如此安排,不是摆明了要将最大的一件功劳,留给那位抚远大将军吗?

    最后的结果便是,他的东海军元气大伤,却又寸功未立。而邢成彪的西路军几乎毫发未损,不但宰了狗皇帝,还帮助济王殿下攻入京城,甚至是皇宫,直接就坐上了那个至尊之位。

    而到了论功行赏之时,在那位新君的眼中,哪里还会有他东平侯的半点位置?

    算来算去,怎么看都是他的牺牲最大,而所得到的奖赏却会最少!

    正是由于心中存了一股不平之气,所以严继武从出兵的那一刻起,便不停地催促东海军日夜兼程。

    皆因他已有了自己的打算,准备用自己的一套方法,来独力挽回这一于己十分不利的局面。

    这位东平侯经年带领东海军在海上剿匪,实战经验可以说比任何一位大裕的将领都要丰富许多。别看他外形上长得五大三粗,其实却是个粗中有细之人。

    否则,他若真是个性情急躁鲁莽,全凭冲动做事的人,这么多年与那些狡猾凶残的海上悍匪周旋下来,恐怕早就丢了性命,葬身大海了。

    事实上,早在答应出兵助济王夺位之时,严继武便已经开始了自己的一番谋划。

    而在他的这番谋划之中,始终都是把宋青锋所率领的禁军,看作为自己最强劲的一个对手。

    为此,在临出兵之前,他就已对这位宋大统领进行了一番仔细的研究,并在心中制定了一套专门用来对付他的战略战术。

    据严继武分析,宋青锋这位昔日北境军的少帅,很善长骑兵游击之术,更喜欢出奇兵突袭。

    如今,处于他的东海军与邢成彪的西路军前后夹击之下,倍感压力的宋青锋,必定会尽量发挥其所长,采取避实就虚,各个击破的策略。

    如此一来,却是正合他这位东海军主帅的心意。

    他完全可以将计就计,佯作在被少数敌兵袭扰之后,不禁狂性大发,带领大军直扑禁军的主阵地。

    而宋青锋见诱敌深入之计成功,必定会集中主力骑兵,冲击敌方战阵,准备将东海军一举击溃。

    但是,与此同时,宋青锋还要顾忌到其身后的西路军。故而他必定会留下一部分人马,用来故布疑阵,以此威慑住那位正虎视眈眈的邢大将军。

    这样的话,为了集中力量,十万禁军必须全部向阵中靠拢,便再也无法掌控住整个战场。

    而这正是他严继武所等待的那个稍纵即逝的机会!

    此刻一直隐身于战阵后方、待机而动的他,便可率领自己暗藏的那一万精锐骑兵,快速迂回到战场的北侧边缘,一举突破禁军左翼那道薄弱的防线,直扑向皇陵。

    那时候,皇上的侍卫亲军正与邢成彪的西路军交战,应是根本阻挡不住他这波凭空出现的骑兵的骤然冲击。

    待到他冲入皇陵,亲手斩下那皇帝老儿的首级,这件天大的功劳,便算是被他牢牢地攥在手里了!

    而皇帝被杀的消息一经传出,宋青锋及其所率禁军的士气必然大受打击,很可能会失去继续打下去的信心与勇气,并就此放弃抵抗,向东海军缴械投降。

    如此一来,继攻下皇陵之后,击溃禁军的大功也要记到他东海军的头上。

    那么他这位东海军的主帅,必将成为此次扶保济王登基的最大功臣。从此加官进爵自不待言,甚至就连封王,也是迟早的事。

    而且从今以后,无论是在那位新君的面前,还是在其他严氏族人的面前,他严继武都将成为一个绝对不容小觑的人物。

    据实而言,严继武的这一连串谋算不可谓不精。而且,他对自己的敌手,那位禁军大统领宋青锋的一番分析,也可算是准确无误。

    然而遗憾之处便在于,终归是人算不如天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