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四章 单打独斗
    ,!

    早在距离禁军集结处尚有百里之时,严继武便命令东海军加强戒备,更在队伍的两翼都布置了机动性强,随时可进行策应的骑兵分队。

    然而,他的这些防御措施却是白费了一番功夫。

    宋青锋并未按照他所预想的那般,率先派骑兵对东海军进行小规模的骚扰突袭。

    相反地,这位不知在想些什么的年轻大统领,竟是直接让十万禁军在前方摆开了阵势,一副要与东海军正面交锋的架式。

    计划落空,严继武的心中本就极为懊恼失望,时刻担心着自己的竞争对手邢成彪会趁机拔了头筹,先率军攻下了皇陵。

    所以,他此刻实是没有半点心情与宋青锋在这里闲磨牙,只想赶紧兵戎相见,双方立时分个高下,不要因此误了他去皇陵抢头功的机会。

    可是他不愿去搭理对方,对方倒是愈加得寸进尺起来。

    宋青锋这个乳臭未干的小子,居然敢当众揭他的伤疤,在十万东海军与十万禁军将士的面前,将他堂堂东平侯在那位济王殿下心目中的地位,贬得竟是一钱不值。

    实在是可恶之极!

    若宋青锋的这番话不是事实,严继武倒也不会太往心里去。

    可这混账家伙此刻所说出的每一个字,偏偏又都是针针见血,直刺人心。

    严继武只觉得一股怒火在自己的胸中猛地被点燃起来,瞬间便汇聚成一片滔天的烈焰,终于将他仅存的那一丝理智也全部焚烧殆尽。

    只听他突然怒喝了一声,道:“你这满口胡言的黄口小儿!凭着少得可怜的那么一点儿军功,便窃据了禁军大统领的高位,实是让本侯看不入眼!今日你我既然在此狭路相逢,那便废话休提,直接在手底下见个真章罢!”

    宋青锋闻言,当即毫不示弱的朗声一笑,道:“打就打,倒也痛快!可若是要见真章,便无需让手下这些儿郎们缠斗个不休。

    不如我与侯爷单独较量上一场,就此分出一个胜负高下。也好让人看一看,是我这十万禁军的大统领当得不值,还是你这十万东海军的主帅不过就是块废材!”

    “好一个狂妄无知的小子!”

    严继武不禁咧开大嘴一阵狂笑,而他身后那些一脸凶相的东海军将士们,也一个个都笑得前仰后合,充分表露出对宋青锋这位年轻将军的轻蔑之意。

    东平侯严继武,自幼便天赋神力。后经名师指点,习了一身硬功夫,并将一套无敌刀法练得浑然天成。

    有一次,在海上遭遇强敌,东海军以寡敌众,情势极其凶险。

    身为主帅的严继武,竟然只身杀上敌船,与船上的众多悍匪展开了一番激烈的厮杀。

    杀到兴起之时,只听他一声断喝,随即便双臂一振,将手中的那柄已被鲜血尽染的长刀猛地向上一挥——

    猩红的血滴顿时如雨般纷纷洒落,而闪着血光的森寒刀锋在半空中划过一道诡异的弧线之后,倏地一下破风而至,竟将正围攻他的那八名悍匪全部拦腰斩断!

    骤见这惨烈一幕的海匪们,立时被吓得傻在了当场。

    看到那些已断成两截的尸身犹在地上翻滚蠕动,更有那上半截残尸的嘴里还不断发出凄厉的惨呼,一旁的海匪和东海兵都忍不住吐了出来……

    自那一役之后,东平侯严继武便被海上的悍匪们称为“刀魔”,闻之皆会退避三舍。

    故而,此刻听到宋青锋竟敢不自量力地向这位“刀魔”提出单挑,那些东海军的将士们自然要忍不住对他大声嘲笑起来。

    宋青锋却是丝毫不以为忤,只是含笑看着那位东平侯,语气平静地道:“严侯此刻必是十分想尽快赶去皇陵。

    可若是等到你我手下的这二十万大军经过一番缠斗,杀出一个胜负之时,恐怕那位邢大将军早就攻占了皇陵,甚至就连京城也被他抢先占了,也未可知。

    而这应该是你我都不愿见到的一种局面。所以我们不如索性就来个单打独斗,速战速决。

    最终你我二人无论谁输谁赢,都代表着自己这一方的胜负。胜者为王,败的一方缴械投降。严侯以为如何?”

    此时严继武业已停止了狂笑,开始认真琢磨起宋青锋的这一提议来。

    他知道,这位禁军大统领之所以会提出此议,应该也是为情势所迫。

    十万禁军对上十万东海军,本就胜算不大,更何况其背后还有十万西路军在虎视眈眈。

    宋青锋若想摆脱这种窘境,便不得不选择这种剑走偏锋的做法,希望能够就此一举解决东海军,回头再去跟西路军较量。

    由此可见,这位禁军大统领的此项提议,并非激将之法,更非儿戏之言,而是在经过一番深思熟虑之后的无奈之选。

    只可惜这宋青锋毕竟还是年轻识浅,应该从未听说过自己“刀魔”的威名。

    他此刻贸然提出与自己单打独斗的要求,心中应是还侥幸存了几分胜算,却不知他的这番鲁莽轻率之举,已注定了他自己和十万禁军就此覆亡的命运。

    如此正好。

    待自己痛快地将其一刀斩于马下之后,十万禁军的威胁立消。

    那样自己便有足够的时间,率领毫发无损的十万东海军前去进攻皇陵,直接将邢成彪和他的西路军赶到一边儿凉快去!

    想到此处,严继武不禁得意地哈哈一笑,道:“好!那你我就一战定输赢!”

    说完,这两人便谁也未再多话,各自调转马头,回到了己方阵前。

    严继武虽是根本未把宋青锋这位年轻将军看在眼里,但他却也决不会因此托大,在对敌时存有任何轻忽之心。

    在重新紧过跨下坐骑的缰绳肚带之后,他便缓缓地将挂在马鞍桥上的那把大关刀取了下来。

    这把光刀柄便长约丈余,刀头形如偃月,上面刻有青龙盘踞的玄铁大刀,在他这位巨汉的手中被微微一抖,便犹如忽然有了生命一般,竟隐隐地发出了一阵龙吟之声。

    听到这种熟悉的龙吟之声,那些东海军的将士们立时也齐齐发出啸声与之相和,俨然多了一种无数天兵天将降临凡间的威风与气势。

    相比较而言,宋青锋身后的那十万禁军的表现,便要逊色很多。

    毕竟宋青锋加入禁军还未满一年,担任禁军大统领一职更是只有两月不到,与这些禁军将士之间还远未达到配合无间,实是无法与那位一手将东海军建立起来的东平侯严继武相比。

    因此,在目睹严继武与东海军所营造出的这番浩大声势之后,宋青锋只是淡淡一笑,从得胜钩上取下自己的那杆亮银枪,随手一抖,便亮出了十几个枪花。

    虽只是简单的一个动作,对面的严继武却也看得双眼微微一眯,心想,宋青锋所展露的这一手,倒颇有些“若舞梨花,如飘瑞雪”的意境。

    看来,这位禁军大统领在枪法上的造诣确实不凡。观其身手,应是以速度见长,且善使巧力,常能以四两拨千斤之技克敌制胜。

    有了这番研判之后,严继武的心里反而更为笃定,对此战的结果便又多了几分必胜的把握。

    只因在外人看来,严继武的那套无敌刀法似乎是以刚猛见长,大开大合,所向披靡。

    而其实,那只是他在人前所展露出的刀法中的皮毛而已,却并非其精髓之所在。

    他那套无敌刀法的真正精髓,只有四字——刚中带柔。

    看似一往无前,实则蓄有后劲。

    当对手被那威猛无俦的当头一刀所惑,忍不住选择闪避时,却就此暴露出了自己的弱点所在,同时也给了本就含力未发的严继武以可乘之机,对其施出真正的必杀一招。

    而他这种攻守兼备,以防为主的刀法,却正是宋青锋那种以巧劲见长的枪法的克星。

    此时在严继武的脑海中,已把这场即将到来的比斗提前演练了一回——

    见自己施尽全力的一刀被他巧妙的一枪破解之后,宋青锋必然会乘势再刺出致命的一枪。

    回马枪,在两马交错时回身的一枪,确实令人防不胜防。

    可他却不知,自己其实正张网以待。

    就在他回身的那一刻,自己的那记回风刀,已经后发先至,瞬间便可将其一刀斩落马下。

    抱着这种必胜的信心,严继武再次抖了抖手中的长刀,伴着刀鸣声和手下东海军儿郎们的呼喝助威之声,策马向对面的宋青锋冲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