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五章 一战之功
    ,!

    见对方挥刀冲了过来,宋青锋却并未紧跟着迎上前去。

    他的唇边噙了一丝莫名的笑意,依然十分淡定地端坐在马上。

    待到严继武的马已冲出了十数丈之后,宋青锋的一双虎目中陡地闪过一道精光,口中喝了一声:“乌雷!”

    早已等得有些不耐的乌雷,终于听到主人的号令,立即发出一声欢快的嘶叫,本就蓄势待发的四蹄腾空而起,向着正从对面飞驰而来的严继武冲了过去。

    眼看两人越来越接近,而两边阵地上的将士们所发出的呼喝助威之声,也越来越高亢。

    十丈……六丈……两丈……

    宋青锋手中的亮银枪突然高举,雪亮的枪尖映着当空的烈日,发出一道耀人眼目的闪光。

    严继武的双眼陡地被那道光芒晃了一下,产生了瞬间的失明。

    他连忙举刀,想用同样的做法反击对手,却发现自己犯了一个错误——

    他此刻正背向阳光,刀背上所反射的光芒皆投向了自己的身后,根本不能给对手造成任何的影响。

    就在他稍一愣神之际,双方业已接近到了一丈的距离。

    他忙收敛心神,发出一声断喝,同时手中的大关刀斜举,带着一股劲风,侧劈向已冲至近前的宋青锋的——

    马……头……?

    直到此刻,严继武才发现自己又犯了一个错误!

    此前他将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宋青锋的身上,却忽略了十分重要的一件事情——地势。

    东海军从东部的平原地带过来,而禁军却在一片丘陵之上布阵,早已占据了地形优势。

    但因为宋青锋一上来便提出单打独斗,所以严继武的心思就被完全转移到了对两人实力的评估上,根本未去考虑只有在两军大规模交战时,才需要注意的地形问题。

    再者说,严继武带领东海军常年在海上作战,通常要考虑的是天气和风向,早已不习惯去注意脚下的情况。

    结果这一次,他便中了对方的算计!

    宋青锋早已对双方相隔的这一百多丈距离内的地形,进行过仔细的观察,并提前选中了一处对自己最理想的交战地点。

    故而当严继武纵马冲过来时,他并没有立即迎上去。因为他正在计算对方的马速,选择自己出发的时机,以便让两人最终能够在他所选定的地点交锋。

    而那个地点,其实就是一个并不十分明显的断坡。

    此刻,正立于坡下的严继武,忽然发现自己本欲砍向宋青锋颈项的一刀,却只勉强够得到他座下那匹马的颈项。

    就在他发现了自己这一判断上的严重失误,想索性先斩断对方的马头时,却又一刀砍了个空!

    原来,此时宋青锋座下那匹乌雷的前蹄突然一抬,竟已人立而起,正好避过了严继武的那一记杀招。

    严继武一招落空,刚想收招后退,岂料乌雷的双蹄又骤然落下,径直向坡下的他扑了过来。

    而此时马上的宋青锋借着俯冲之势,将手中高举的银枪兜头向严继武砸了下来!

    这出其不意的一招,顿时令本已被迫得手忙脚乱的严继武大吃一惊!

    他方才虽然判断失误,先失了一招,但由于他本就未施全力,所以尚来得及后退防守,做好应对宋青锋接下来一枪的准备。

    然而非常不幸的是,这一次,他又犯了一个错误。而这个错误,足以致命!

    严继武一直相信自己的判断,宋青锋的枪法应是以灵活速度见长,力道便会多有不足。

    因此在他所预想中的宋青锋会攻出来的这一枪,必是居高临下的一记疾刺。

    而当他看到那一枪竟是凌空砸了下来之时,不由绝望地大叫了一声,将本是横在胸前准备抵挡迎面刺来那枪的大刀,猛地向上一举,堪堪架住了那雷霆万钧的一枪!

    可是枪虽被架住了,他座下那匹高大的枣红马却突然发出一声悲鸣,两只前蹄一曲,竟直接跪倒于地。

    而与此同时,一口鲜血也自严继武的嘴里狂喷而出!

    这时,如巨山一样压在他头顶上的那杆枪,竟倏地一下被对方撤走。他顿时感觉手上一轻,那把早已握不住的大关刀也随之“锵锒”一声,坠落于地。

    他勉强抬起头来,一双已失去神采的眼睛呆滞地看着前方,黑色的瞳仁中清晰地映射出一支越来越近的闪亮枪尖……

    随后便听到“扑”地一声闷响,那支挟着一道劲风迎面而至的铁枪,已深深地扎入了他的胸膛!

    严继武张了张犹自不停溢出鲜血的嘴,半晌方艰难地吐出了一句:“你……使诈……这……不是……枪法!”

    宋青锋的剑眉微微一挑,朗声笑道:“这便是宋家的‘崩枪法’,严侯爷可莫要忘了!记得下一次投胎做人时,千万不要再犯在宋某的手里!”

    话音方落,他突然间又舌绽春雷,发出一声大喝,手中的长枪猛地向上一较劲,竟将严继武那庞大的身躯生生挑了起来!

    然后,他便用单臂将那具挑在枪尖上的尸身向空中一举,面向已被眼前这惨烈的一幕吓得鸦雀无声的东海军,高声喝道:“东海军的将士们听清了,皇帝陛下有旨,‘只诛首恶,绝不株连’!尔等如果即刻缴械投降,便仍是我大裕国的东海军!”

    那些本性凶残的东海军将士们,见到他们一向敬畏服从的严侯爷,此刻竟像一只可怜的猎物一般,被人残忍地挑在枪尖上示众,他们心中的愤怒自不待言。

    可是正因为他们本性凶残,如今遇到比自己表现得还要凶残上百倍的宋青锋,便一个个都被吓成了软蛋。

    只见这位雄姿英发的年轻将军,犹如天神一般地高举手中的那杆银枪,口中所说出的话,自然也带了一种凛然不可侵犯的威慑之力。

    这些东海军先是悚然呆立了半晌,然后不知是谁,先将手中的兵刃往地下一扔,接着便是第二个,第三个……

    见到这副情景,那些禁军将士们先是面面相觑,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而当他们最终确定,对面那些原本气势汹汹的敌人竟真的已经放弃抵抗,准备束手就擒以后,便不约而同地爆发出一阵阵热烈的欢呼声。

    此刻,他们望向自己的那位大统领宋青锋的眼神中,皆是充满了敬畏与崇拜之意,甚至还有一种发自内心的无比狂热。

    这一战,宋青锋不但一举降服了十万东海军,同时也彻底地征服了十万禁军将士的心。

    此战之后,宋青锋的名字便已成为了一个传奇。而他本人,也成为了全体大裕将士心目中最优秀的统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