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六章 平定叛乱
    ,!

    看到突然出现在营帐四周的大批黑衣金甲的禁军,那些早已被那颗挂在旗杆顶上的自己主帅的头颅吓得六神无主的西路军将士们,都只是漠然地呆立在那里。

    八万人之中,居然没有一人试图拿起武器进行反抗。

    而坐镇于景阳城外的济王浩星明仁,本就已被忠义盟所发动的那次凌晨突袭吓得不轻。

    谁知就在他还未完全回过神来之际,突然被告知,敌军又来了!

    这一次,不再是突袭,而是彻底的包围。

    对方至少有三万之众,将他这围城的两万人马包裹其中,就此隔断了他们与景阳河对岸那八万西路军的联系。

    从对方所打的旗号上来判断,来者应该是原本驻扎在北方百余里之外的庆州军,而领兵的,竟然是他那位能征惯战的七王叔,定亲王浩星潇宇!

    一听到这个名字,浩星明仁当即便双腿一软,瘫坐在了地上。

    那位在一旁护驾的李副都统见状,本想上前搀扶,但他自己刚在不久前被古凝的玄铁匕伤了右腕,差点连一只右手都被卸下,哪里还使得出什么力气。

    于是他只能大声呼喊候在帐外的亲兵进来,才把这位被吓瘫了的济王殿下给扶了起来。

    此刻浩星明仁已顾不得什么颜面了,哆哆嗦嗦地上前拉住李副都统,问道:“邢大将军的人马何时可以赶到?”

    李副都统还未来得及答话,便突然听到帐外传来了一阵骚动。

    随即,一个人从帐外大步走了进来。

    当李副都统看清进来的那人是抚远大将军的亲卫队长时,刚想开口询问对方的来意,却突然听到站在一旁的那位济王殿下发出了一声惊恐至极的嘶喊。

    原来,此刻在那位亲卫队长的两只手中,竟分别提了一颗血淋淋的人头!

    虽然那两颗头颅看上去皆面目狰狞可怖,但浩星明仁依然能够认得出,它们曾经属于那两个被他倚为左膀右臂的抚远大将军邢成彪和东平侯严继武。

    浩星明仁万万没有料到,自己谋划了许久,本是志在必得的一场夺位之战,竟然在如此短的时间之内,败得如此之惨!

    一想到失败之后,他与整个严氏一族将从此万劫不复,这位所谓的“贤王”在惨笑了数声之后,终是绝望地再次瘫坐在了地上……

    在禁军大统领宋青锋再次传达了“只诛首恶,绝不株连”那个所谓的“圣谕”之后,两万围城的西路军也都乖乖地放弃了抵抗。

    至此,几乎是兵不血刃地,十万西路军已全部缴械投降。

    宋青锋下令将济王单独监禁,并把西路军和东海军中有职级的将领也分别关押。

    处理完这些事情之后,他并没有赶去皇陵,而是带领两万禁军,直接攻入了景阳城。

    这一次,他这位禁军大统领没有再说那些“绝不株连”之类的言语。

    于是,两万禁军铁骑对城内的三千严氏府兵,进行了毫不留情的剿杀。

    随后,所有参与此次叛乱的严氏族人的府邸,都被如狼似虎的禁军闯入。

    族中的成年男子皆被抓走,府门被封。而府中内眷及下人们,则全部被禁闭府内,不得擅自外出。

    与此同时,宫城内的靖远侯宋行野也采取了行动。

    他当场拿出皇上所留下的密旨,宣布了严氏一族发动叛乱的谋逆之罪。

    然后,他便当即命令手下的侍卫亲军,将宫中严皇后及其党羽都直接投入了天牢,丝毫没有顾忌她那所谓一国之母的尊严。

    就此,京城之中的叛乱被彻底平定了下来。

    宋氏父子在控制了整个景阳城之后,便在城中实行了戒严,并逐门逐户地对可疑分子进行排查。

    同时,京城的各城门也加派了禁军严加把守,暂时不允许闲杂人等出入。

    这一举措马上便收到了立竿见影之效。

    一些在禁军清剿中侥幸漏网的严氏余孽,见逃脱无望,便纷纷从躲藏之处钻了出来,向禁军投降自首。

    另外,这次排查行动还带来了一些意外的收获。在那些被抓捕的可疑分子中,竟发现了数名北人密谍。

    当这一消息被公告全城之后,那些本对这一严苛举措颇有微辞的京城百姓们,便全都停止了抱怨,开始主动配合起禁军的缉查行动。

    眼看京城中的秩序渐渐恢复,人心也慢慢被安抚下来,宋氏父子只是命令侍卫亲军和禁军进一步加强巡视,却丝毫未提去皇陵迎接圣驾回銮的事情。

    不过这一看似有些奇怪的情形,倒也并未引起人们,尤其是那些朝臣们的过多猜疑。

    因为众所周知,此刻皇上的身边,还有侍卫统领朱墨所率的五千侍卫亲军护驾,确实无需再兴师动众地派遣更多的人马去皇陵。

    再者说,在这次叛乱发生时,圣驾在皇陵虽然受到了一些惊扰,却是毫发未损。相反地,现在京城中还有一些严氏余孽未被清理干净,仍称不上是绝对安全。

    所以,皇上暂时先留在皇陵,待京城彻底安定之后再回宫,实不失为一个比较稳妥的做法。

    另外,出于皇家声威与颜面考虑,皇上应该也不会急于赶回京城。

    只因这位皇上一向自诩为圣主明君,自是不愿让世人看到他的江山险些被自己的儿子所篡夺的狼狈之状。

    虽然叛乱已经发生了,但只要皇上能够处之泰然,便说明情况并未有人们所猜想的那么严重,一切仍还在他这位皇帝陛下的掌控之中。

    因此,皇上很可能会坚持待到三日守孝期满之后,再摆驾回宫。

    正是基于以上的这些想法,那些京中的朝臣们便理所当然地对于目前京中的局势,做出了自己的一番猜测——

    以宋氏父子在这次平叛中的表现来看,其对皇上绝对是一片赤胆忠心。而皇上之所以会把兵权交给他们父子,应该也是出于对其绝对的信任。

    另外,宋氏父子这次以雷霆手段迅速平叛之后,又如此果断地处置了皇后及严氏一族的党羽,并在京城之中实行了戒严。

    他们之所以会采取这样一种在外人看来稍显严厉的举措,肯定是早就奉了皇上的密旨。

    那么他们没有立即去皇陵接驾的原因,应该也是出于圣意,皇上想必是要在皇陵继续守孝。

    众朝臣既然都抱了这种大致相同的看法,便也就此放下了一颗心,不再去为他们那位皇帝陛下的安危担忧了。

    眼看天色渐晚,已担惊受怕了近两日的人们,皆放松了心情,开始张罗起自家的晚饭来了。

    一时间,京城中炊烟四起,又恢复了一派平静祥和的景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