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章 天机难测
    听到浩星潇启这番简直是无耻之极的言语,久未作声的雪幽幽忽然冷笑了一声,道:“浩星明睿说他不会杀你,我雪幽幽可没有说过这样的话!为永王翻案乃是天理所在,然而这件事,却并不一定非要由你浩星潇启来做!”

    说完,她便上前了一步。

    虽然众人在进殿之前,应朱墨的要求,都没有携带任何兵刃,但她雪幽幽杀人,却并非每一次都要用剑的。

    浩星潇启不禁紧张地向龙椅内缩了一下身子,有些不知所措地道:“幽幽——,雪幽幽!这是朕跟浩星潇隐之间的恩怨,又与你……何干?”

    雪幽幽此时已是与萧天绝并肩而立。

    听到浩星潇启的这一问,她不由转头看向萧天绝,却见他也正目光炯炯地看着自己。

    她微微怔了怔。而许多往事,便在这一怔之间,涌上了心头——

    当年的她,只心心念念地想着自己的那位潇隐大哥,却对身边人为自己所付出的一切皆视而不见,甚而恣意践踏。

    往事难追,但年少时因为轻狂无知而犯下的那些错误,今日必不会再犯。

    她将目光又转向浩星潇启,容色平静地道:“浩星潇宇曾是我雪幽幽的挚友,我却因误会而对他亏欠良多。当年,正是我在他打败北戎大军,班师凯旋之际,行刺于他,令他身受重伤。

    我是江湖人,如今他也是江湖人。江湖人之间了结恩怨的方式,自然是血债血还。我知道仅把自己的一条性命还给他,实在不足以补偿这些年来他所受到的屈辱与不公。

    因为带给他这番遭遇的,不只是我雪幽幽一人,还有你这个所谓的大哥。所以,今日我要替他杀了你。这弑君之罪,就由我一人来承担!”

    说罢,她便向浩星潇启一步一步走了过去,沉缓的步履显示出她内心的无比坚定。

    浩星潇启自然清楚得很,雪幽幽究竟是一个多么任性妄为的女人!

    既然她能够在重兵护卫之下,行刺北境军的主帅浩星潇宇,还能够强闯声名赫赫的济世寺,杀掉三位护寺神僧。

    那么今日,在这皇陵行宫之中,在众目睽睽之下,她也绝对能够做出弑君之举!

    浩星潇启惊慌地向四周扫视了一眼,却见众人脸上皆是一副无动于衷的神情。

    就连那位本应以慈悲为怀、出面制止暴行的慧念大师,此刻居然也只是双掌合十,闭目念经,想必所念的也都是些超度之语。

    突然意识到死亡已近在眼前,浩星潇启这才真正感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极度恐惧。

    只见他再次徒劳地将身体用力向后缩,似乎在期待那张龙椅会突然显灵,能够救他这个一生都对它怀着狂热执念的信徒一命。

    然而遗憾的是,无论浩星潇启如何在心中大声祈求,那张宽大舒适,又雕刻精美的龙椅,依然静静地立在那里。

    与此刻正在它上面不住抖动的那位皇帝陛下相比,这把龙椅显得犹为冰冷漠然,无一丝生气可言。

    在一片静默中,雪幽幽与浩星潇启之间的距离在逐渐缩短。到了仅剩下数步之遥时,一个人忽然挺身而出,挡在了雪幽幽的面前。

    一见到那个自己极为熟悉的高大魁伟的背影,浩星潇启的眼中顿时冒出了一丝希望的火花,颤声道:“朱卿,救……救驾……”

    雪幽幽挑眉看了一眼面前的朱墨,淡然道:“拔剑吧。”

    朱墨却冷静地摇了摇头,“身为侍卫统领,我对皇帝陛下有护卫之责。但是像这样一个用卑鄙手段害死大裕真正储君,篡夺皇位之人,实不佩让我朱墨为他拔剑!”

    雪幽幽不由再次挑了挑眉,唇边掠过了一丝笑意。

    而浩星潇启在亲耳听到自己的侍卫统领所说出的,这番对他这位皇帝陛下充满了鄙夷不屑的言辞之后,便彻底陷入了绝望的深渊。

    以朱墨的武功,拔剑,或许能与赤手空拳的雪幽幽战成平手,若不拔剑,应是必败无疑。

    而一旦朱墨败了,那便意味着,他这位皇帝陛下的死期也就到了!

    “朕……朕……朕答应……给永王翻案……”

    听到浩星潇启带着恐惧,又多少带着些不甘所说出的这句话,雪幽幽却是冷然一笑,斩钉截铁地道:“我方才已经说过,根本无须你这昏君来为永王翻案!”

    “那——,朕……朕答应退……退位!”

    这次,浩星潇启的目光却是看向了萧天绝。

    以他的精明,自然业已

    
共2页,现第1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