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二章 泉流漱石
    独自坐在那所简朴而幽静的小院中,冷衣清举头望着天上刚刚出现的点点星光,思绪却已飞回到了多年以前的那个夏夜——

    虽已入夜,房内却依旧有些闷热。

    他与新婚的妻子芳茵便一起坐在自家的院中,吹着清凉的夜风,在星光下相互依偎,喁喁私语。

    “今日你将自己关在书房之中大半日,连午膳都未用,可是又写出了什么精彩的好文章?”依在他怀里的芳茵笑问了一句。

    他笑而不语,却从衣袖里摸出了一样物事,轻轻放在了芳茵的掌心。

    芳茵低头细看手中的那样物事,原来竟是一枚白色的玉玦,在星光下发出淡淡莹润的光芒。

    “这——,不是你祖传的玉玦吗?它有护身之效,你为何将它摘了下来?”

    “这玉玦本是一对,我身上的那枚还在。而这一枚,是爹昨日交给我的,说要我将来传给咱们的孩子。”

    芳茵不禁羞涩地别过脸去,却将那枚玉玦紧紧地攥在了手心之中。

    见自己的娇妻露出这种撩人的羞态,他的心中不由一荡,将她向怀中搂得更紧了一些。

    “我忙了这大半日,便是在给咱们的孩子取名字。”

    “取名字?”

    芳茵此时已经忘记了害羞,好奇地转头看向他,“取了什么名字?”

    他用手指在她的琼鼻上轻轻点了点,逗趣地道:“你猜猜看!”

    芳茵皱了皱被他点得有些麻痒的小鼻子,不服气地道:“这不公平!你怎都要给些提示吧?”

    “嗯,提示就在这枚玉玦之上。”

    芳茵连忙将手中的玉玦举在眼前细看,可由于夜晚的光线过于昏暗,一时却也难以找到任何线索。

    但她从不是个轻易认输之人,既然眼睛发现不了,她便开始用手慢慢地抚摸起那枚玉玦。

    果然,她很快便摸到了在玉玦的缺口附近,有些凹凸不平。再细细一摸,感觉上面应是被刻上了什么字。

    这时,他轻笑着调侃道:“以你这双能够编织花篮,又会酿造柳叶雪的巧手,应该不难摸出来那是个什么字吧?”

    芳茵被他这一将,便越发认真地摸了起来。

    怎奈那个字的笔划极为繁复,实是很难辨识。

    见芳茵一时摸不出来,他便在她耳畔带些调笑意味地道:“你若是摸不出来,今晚便都要听为夫的——”

    芳茵不由轻“啐”了一声,虽在夜里看不清她脸上的表情,但想必已是满面红霞。

    可她的手却仍是在细细地摸着那个字。

    突然间,她轻“啊”了一声,随即便带了几分欣喜,又带了几分埋怨地道:“你这狡猾的家伙,用的竟然是篆字!这个‘漱’字也太过复杂了些!”

    他呵呵一笑,不由略带了些遗憾地道:“这么复杂,却还是让你给摸了出来!唉,看来今晚——,为夫便都听你的吧!”

    芳茵猛地抬起身来,娇嗔地瞪了他一眼,伸手便要去捶他胸口,却被他一把将那只粉拳给抓了个正着。

    “如此巧手,可不能为了打我这个粗人而受伤。为夫这厢给娘子赔罪就是了!”

    他一边说笑,一边将芳茵重又拉入自己的怀中,柔声问道:“芳茵,这个‘漱’字,你可喜欢?”

    芳茵轻轻点了点头,“泉流漱石,声若击玉,当是这世间最动听的声响。而那个孩子,也必是上天赐给我们最美好的希望。”

    ……

    就在冷衣清仍沉浸在对往事的追忆中时,一个清越如“泉流漱石”般的声音,竟真的在他耳畔轻轻响起。

    “父亲大人,这一向可还安好?”

    冷衣清缓缓转过头去,看着正站在院门前面带微笑的寒冰。

    “寒冰——,你来了!”

    寒冰走到冷衣清的面前,躬身施了一礼,道:“父亲大人这两日实是辛苦了,寒冰特来接您回府。”

    冷衣清将寒冰细细打量了一番,见他神色自如,举止利落,看不出有任何不妥之处,便也暗自放下了一颗心。

    自那日从密道中撤离之后,冷衣清便一直在担心,寒冰是否会遇到什么凶险。虽然明知他不是自己的儿子,可毕竟相处日久,他对这少年总会情不自禁地多出几分关心。

    如今见寒冰亲自来接自己回府,想起昨日临

    
共2页,现第1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