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四章 天理昭彰
    受到失子之痛的沉重打击,浩星潇启心中仅存的那丝不甘之念也随之消失殆尽。

    作为大裕的君主,他自认为一直兢兢业业,将全部心血皆用在了江山社稷之上。

    可是到头来,他却连一个可以承继大统的子嗣都没有,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把龙椅,最终落入到永王之子浩星明睿这个隐族人的手中,令自己守护了这么久的浩星氏的天下,终是难逃改姓易主的命运。

    天意如此,他虽是贵为天子,也无力回天。

    所以他放弃了最后的挣扎,与浩星明睿等人一起来到济世寺,准备让护国神柱来挑选出大裕的下一位帝君。

    此时虽已入夜,济世寺的山门却仍是大开着。

    当他们一行人来到藏有地府入口的那间禅房时,却发现早已有两人在房中相候。

    当看清那两人中有一人竟然是左相冷衣清时,浩星潇启不由怔了怔,随即便想到,他应该是来见证护国神柱择取新君之事的。看来,他们对这一切事情果然是都已筹划周详,面面俱到。

    念头一转之间,他的目光旋即又被冷衣清身旁那个长身玉立的俊美少年给吸引了过去。

    只看这少年的相貌,浩星潇启便猜到了他的身份。他必是那个自己曾心心念念要除掉,却终是拿他无可奈何的寒冰。

    此时此刻,他这位皇帝陛下已算是完全放下,再不去想那些利弊得失,反倒心思澄明起来。

    眼前寒冰这张清俊中带着飘逸神采的容颜,不知为何,竟让浩星潇启隐约看到了自己的六弟浩星潇隐的影子。

    一想到浩星潇隐,他的一颗心顿时不自觉地震了震。

    原以为那些过往早已被彻底埋葬,谁知却都埋在了自己的心底最深处。如今,它们竟全都跳了出来,开始残忍地折磨起自己的心神来。

    他不禁将目光转向了浩星明睿。以他作为大裕君主的那份识见,早就已经意识到,这一切的真正主事之人,不是萧天绝,而是浩星明睿。

    浩星明睿自然看得出这位皇帝陛下心中的疑惑与不安,却并没有向他多做解释,而是含笑对冷衣清道:“让左相大人久候了!”

    冷衣清对于自己为何会出现在这里,实是也摸不着半分头绪。但他早已对浩星明睿有了十分的信任,便没有急于去追问。

    他知道,到了该解释的时候,他的这位总喜欢故弄玄虚的妻兄,是会给出一个令人信服的解释的。

    故而他只是对浩星明睿微笑着点了点头,随后便走到皇上的面前,从容地躬身施礼道:“臣冷衣清见过陛下!”

    “左相不必多礼。你我能在此处相见,业已说明了一切。今日之后,左相便要去向那位新的君上称臣了!”

    见这位左相并没有对自己行正常的君臣跪拜之礼,浩星潇启便已看出,冷衣清应是很清楚他这位皇帝陛下目前的处境,心中其实已不把他当作皇上来尊崇了。

    而他这位皇上此时虽然已经接受了这一现实,但骤然跌下云端的感觉,仍是令他的心中十分不是滋味。

    故而他在对冷衣清所说的话中,便不免带了一些酸涩挖苦之意,同时还神情极是复杂地看了一眼浩星明睿,这位在他的预料中即将取代自己的人。

    冷衣清自是不会再把他这位皇帝陛下的任何话放在心上,只是微微一笑,便退到了一旁。

    而浩星明睿这次却是明确地点了点头,道:“确是如此!今日我等来此的目的,便是要让护国神柱选出大裕的第三代帝君。现在,就请乾坤密钥的两位传人,为我等打开地府之门。”

    慧念方丈和寒冰同时肃然点头,由慧念方丈先行开启地府密道的入口。

    这时,雪幽幽与朱墨竟是极为默契地互相看了一眼,先后举步向禅房外退去。

    “雪盟主,朱统领!”

    浩星明睿及时出言叫住了他们,“此次护国神柱在选定大裕新的帝君之后,便将柱基永固,再也不虞会被人损毁。

    从此以后,护国神柱就不再是一个秘密,也无需再对世人隐瞒。不知二位可愿意留下来,共同见证这一传奇盛事?”

    雪幽幽不由洒然一笑,道:“既然可以观看,我自是愿意去见识一番!”

    朱墨也默然点了点头。

    此时慧念方丈已打开了密道入口,众人便鱼贯进入了密道,并顺着那道狭窄的石梯,进入到地底石洞之中。

    随后,在慧念方丈的引领下,他们来到了地府门前。

    寒冰取出乾钥,与慧念方丈的坤钥合璧,打开了地府之门。

    当众人终于站在了那根护国神柱面前时,虽然彼此的想法各异,但对于这根凝聚了阴国师精气与两代大裕帝君鲜血的神柱,皆怀有一颗深深的敬畏之心。

    他们各自对着神柱行过礼之后,便跟随慧念方丈一起,转到了神柱的背面。

    当他们看清最下面那节柱身上的两个名字时,每个人脸上的表情都不尽相同,心情自然也是迥然不同。

    浩星明睿默默走到那节柱身跟前,慢慢地跪了下来。然后,他伸出颤抖的手,轻轻抚摸着“浩星潇隐”那四个血红的大字,两行泪水顺着面颊无声地滚落。

    这是他那位英年早逝的父王,在这世间唯一留给他的一样东西。可是不久之后,便是这唯一的一样东西,也要随神柱一起,永沉地底……

    萧天绝见状,也开始抑制不住眼中的泪水。只是他不愿在人前,尤其是在雪幽幽的面前,显露出自己软弱的一面。

    只见他突然仰首向天,朗笑了一声,道:“果然是天理昭彰!真相不会永远被沉埋!六哥,你的英灵有知,当可含笑九泉了!”

    雪幽幽紧抿着略有些颤抖的嘴唇,久久凝视着那个多年来一直令她魂牵梦绕的名字。

    但当她听到萧天绝的那番话之后,不由眼神一动,缓缓将目光转向那个从不愿服输的倔强男子,竟莫名地牵唇一笑。

    浩星潇启始终阴沉着面色,可是当看到浩星明睿跪倒在神柱前时,他的脸上竟也闪过了一丝愧疚之色,心中更是涌起了些许悔恨之意。

    浩星潇隐虽逝,毕竟还有他的后人祭奠追忆。可是在他这位所谓的皇帝陛下百年之后,又有谁会为他流一滴泪,烧一柱香呢?

    如今的他,可说是已经众叛亲离。

    嫡长子举兵造反,欲弑父夺位。

    结发妻子恨他入骨,不惜杀尽他的骨肉来报复他。

    唯一的心腹郑庸也弃他而去,不知所终。

    就连世代忠心于皇上的朱家人,也不愿再继续扶保他。

    想到这里,他的目光不由转向了一直默不作声的朱墨,却赫然发现,这位侍卫统领正用一种奇怪地目光盯着自己。

    耳听为虚,眼见为实。朱墨在亲眼见证了神柱上的那两个名字之后,终于相信了这件在他想来,总不免有些匪夷所思的事情。

    眼前的这个皇上,这位所谓的圣主明君,原来竟是用一种如此卑劣狠毒的手段篡夺了皇位!

    篡改先皇遗诏、谋害大裕储君,便已是罪大恶极!而他为了掩盖真相,还给永王冠上谋逆之罪,灭其满门,并还借此大肆诛杀隐族人。

    在得知寒冰成为乾坤密钥传人之后,他怕自己的秘密就此泄露,又对这位无辜的少年展开了无情的追杀。

    而始终被蒙在鼓中的朱家人,竟成为了他这位皇帝陛下手中的屠刀,用来对付隐族人,对付寒冰。

    想到这些,朱墨的心中如被火炙,满腔的懊恼与怨愤,却不知该如何化解。

    他实不愿再去看浩星潇启那副丑恶的嘴脸,猛一转头,却正对上寒冰那双含着湛然笑意的星目。

    他不由怔了怔,旋即又感慨地叹息了一声,终是露出一个释然的笑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