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七章 是非之地
    景阳城中,人们对大裕江山已经易主一事,犹自浑然不知。

    他们刚刚经历了一场令人担惊受怕的叛乱,已是心神俱疲。故而在用过晚膳之后,几乎家家户户都早早地熄了灯火,各自上床准备睡个安稳觉。

    然而,连日来一直躲藏在城东那处郑庸私宅中的宫彦,却是食不甘味,坐卧难安。

    他终日呆在屋中,自是对外界所发生的事情所知寥寥。

    前一日,刚从负责守卫这所宅院的人那里听说,他的义父郑庸正带人在城内追杀寒冰,应该很快就能得手。

    结果他坐等到半夜,也没有任何消息传来。

    刚合眼打了一个盹儿,却突然被沈青萝派来的人给推醒了。

    而那人所带来的消息,更是顿时把宫彦的睡意驱赶得一干二净——

    景阳城已被济王的人包围,郑庸也已逃之夭夭。

    这个消息,对于那个身为北人密谍的宫彦而言,应该称得上是特大喜讯。然而,对于那个怀有个人野心的宫彦而言,却无异于是晴天霹雳!

    济王谋反,对一直觊觎裕国江山的大戎来说,实是一个不可多得的良机。

    经过此次叛乱,皇上和济王,两者之间无论谁输谁赢,裕国的兵力都至少会被消耗近半,实不足以与大戎的铁骑再相抗衡。

    江山易主,指日可待。

    但是这些,又与他宫彦何干呢?

    郑庸逃逸,想通过这个奸宦挑起裕国内乱的计划已就此落空。

    而他所花在郑庸身上的全部心血,也一起付之东流!

    到时候,毫无建树的他,又拿什么去向大戎的皇帝陛下邀功请赏,以求得那个赤阳教主之位呢?

    一想到这个结果,宫彦的心情已不只是沮丧了,更被一种彻底的绝望所压倒。

    因为失去那个赤阳教主之位,对于他这个习练了嫁衣神功的人来说,就等于是失去了一切。

    如果最终独笑穹将教主之位传给了公玉飒容,那宫彦便要把一身的内力全都交给自己的这位亲兄弟,甚至还会为此性命不保。

    既然已经预料到,等待自己的将会是何等惨淡的一个结局,宫彦便也不愿再多去费神,考虑该如何应对目前的情势。

    眼看已经入夜,外面整整持续了一日的嘈杂声已渐渐消失。

    宫彦突然发现,不知何时,原先守在这所宅院中的那几名郑庸的属下,都已没了踪影。想来那些守在暗处的护卫们,也都走了个干净。

    呆怔了片刻之后,他竟是莫名其妙地哈哈一笑,去将郑庸私藏在此处的几坛好酒给翻了出来。

    然后,他便一个人坐在桌前,自斟自饮起来。

    就在宫彦已喝得自觉有些飘飘然之际,一个人影悄无声息地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他抬头看了来人一眼,又径自端起酒杯,准备一饮而尽。

    可是他那只端着酒杯的手,却突然被那人扣住,而酒杯也在一瞬间落入了对方的手里。

    那人随意地将手中的酒杯往地下一掷,只听“啪”的一声脆响,那只薄瓷酒杯便被摔了个粉碎。

    同时那人也冷冷地开了口:“皇帝陛下决不会让一个无用的醉鬼,去做赤阳教主!”

    宫彦带着几分醉意地嘿嘿一笑,道:“皇帝陛下更不会让一个对他夺取大裕江山毫无用处之人,去做赤阳教主!”

    “若你再一直这样自暴自弃地喝下去,最终被宋青锋的人抓住,那么你对皇帝陛下而言,便是真的毫无用处了。”

    宫彦虽是多喝了几杯,却也并未完全失了警觉。在那人说到“毫无用处”四字时,他竟然明显地从中感觉到了一股隐藏的杀气。

    悚然而惊之下,他立时戒备地站起身来,盯着那人,沉声问道:“你在说些什么?宋青锋的人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那人不屑地看着他,道:“终日像一只老鼠一般地躲在这里,外面已闹得翻天覆地,而你竟是毫不知情!

    就在今晨,那个济王已经彻底失败。参与谋反的抚远大将军邢成彪和东平侯严继武,也相继被杀。而他们麾下的十万西路军和十万东海军,都已向禁军大统领宋青锋缴械投降。

    之后,宋青锋便率领禁军清洗了京城内的严氏府兵,而其父宋行野也将严皇后等人擒下,平定了宫城内的叛乱。

    此刻,宋青锋的人已封锁了景阳城的所有城门,并在城内搜捕严氏余孽,以及北人密谍。

    此处早已非安全之所,没有了郑庸的庇护,你这北人密谍还能继续躲藏得了几日?!”

    听了那人的这番话,宫彦的眼睛反倒

    
共2页,现第1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