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一章 域外追击
    刚入九月,域外的这片荒岭上竟已开始飘起了雪花。

    看着不远处走过来的那个瘦削身影,陆远风随手将几截枯枝投入到身前那堆烧得并不太旺的火堆中,同时满脸关切地向来人问道:“小飞,湘君姐姐好些了吗?”

    柳逸飞此时已走到火堆前坐了下来,一边伸手烤火,一边点了点头,道:“应是已无大碍。方才我送去的烤兔肉,湘君姐姐也吃了一些。听她说话的声音虽仍是有些低哑,但已经不再咳了。”

    一边说着,他自己却接连咳了几声。

    “你坐得离火再近些——”

    陆远风边说边又拾起身边的一截枯枝,将它折成尺余长的几段,然后向火堆中投去。

    “我又不是跟湘君姐姐一样,感染了风寒,会怕冷——”

    柳逸飞不服气地嘟囔了一句,却还是听话地向火堆前靠了靠。

    陆远风白了他一眼,“你受了内伤,气血淤塞,怎会不怕冷?”

    柳逸飞不禁伸手揉了揉自己的胸口,恨恨地道:“那老魔头不过就是仗着内力深厚,论轻功他根本就不是我的对手!”

    陆远风又白了他一眼,“于是你就一个人追上去,结果被他给狠揍了一顿!”

    “我——”

    柳逸飞委屈地扁了扁嘴,漂亮的面孔上闪过了一抹倔强之色,“他抢了湘君姐姐,我能不着急吗?你又没有我跑得快!”

    陆远风看着他,忽然笑了笑,“我若跟你跑得一样快,便会跟你一样挨上一顿揍!”

    柳逸飞顿时一乐,“小风子,你算是终于说了一句实话!上一次湘君姐姐问我们,谁的功夫更强?我说是我,你还不服气。说我只是轻功比你强,但剑上的功夫却是不如你!”

    “你剑上的功夫本就不如我!只不过就是我们两人的功夫加在一起,也打不过那个老魔头!”陆远风十分老实地说道。

    “你——”

    柳逸飞气得嘟起了嘴,却又一时找不出反驳他的话来,憋了半晌,才有些低声下气地道:“小风子,咱俩可是好兄弟。有时候你能不能在湘君姐姐面前给我多留些面子?”

    陆远风良久都未作声,只是又拿起一截枯枝扔进火中,随后便猛然点了点头,道:“好!”

    “那个……我不是真的要跟你比……”

    柳逸飞忽然变得有些吞吞吐吐起来,“我只是……想让湘君姐姐……觉得我很厉害……”

    陆远风对他笑了笑,“我明白。其实湘君姐姐一直都觉得你很厉害。”

    “真……真的吗?”

    柳逸飞登时带了些惊喜之色地看着他,“是湘君姐姐她亲口说的吗?何时说的?”

    陆远风认真地点了点头,“当然是湘君姐姐亲口说的!当时你被那老魔头打昏了过去,我追上来要与他动手,他却满脸不屑地说,就凭我们这样差的身手,根本没有资格保护湘君姐姐。

    湘君姐姐就对他说,‘虽然他们此时打不过你,但他们将来的武功必定会超越你,成为一代大侠。因为他们走的是正途,功夫都是由自身苦练而来,完全不像你这般,靠巧壤夺他人的内力,终免不了走火入魔的下场!’”

    “原来,在湘君姐姐的心目中,我竟有这么了不起!柳大侠——”

    柳逸飞的双眼闪着明亮的光芒,在火光映照之下,原本略显苍白的脸上也泛起了一层红晕。

    陆远风见这小子这么快便又来了精神,实在忍不住想给他泼冷水,“湘君姐姐说的可是将来,你现在就是个刚被那老魔头狠揍了一顿的笨家伙。哼,什么柳大侠——!”

    只可惜他的这盆冷水太少,根本就浇不息柳逸飞这小子因听到湘君姐姐对自己的几句溢美之辞,而突然窜升起来的万丈热情。

    只见他“噌”地一下从地上蹦了起来,直接跃过中间的火堆,来到了陆远风的身旁。

    随即他便往陆远风的身边一坐,拍着他的肩道:“小风子,我们打个商量——”

    “没商量!”

    陆远风才不吃他这一套,“说好的事情,不许反悔!”

    “你听我说,我不是要反悔!”柳逸飞急急地解释道,“我只是觉得咱们先前的那个计划需要再调整一下。”

    “怎么调整?”陆远风抿唇看着他,一脸的不情愿。

    “你看,我们原本商量好的,等湘君姐姐的身体完全康复以后,再把她从那老魔头的手里给救出来。可是这一路往北去,天气越来越冷,我担心湘君姐姐耐不桩冷,会再次病倒——”

    “你想马上动手?”陆远风的剑眉不由微微一皱,“可是你的伤还没好,如何能带湘君姐姐逃远?”

    “所以我才说要调整一下计划。由我负责引开老魔头,你来带湘君姐姐逃走。”

    陆远风面色陡地一沉,“说来说去,还是要反悔!当初是你提出这个计划,我才答应带着你一起追上来的。否则我早就把你扔在重渊养伤了!”

    “可是在我的伤养好之前,湘君姐姐又病倒了怎么办?那老魔头时尔清醒,时尔糊涂,根本就照顾不好湘君姐姐。你看今日已经开始下雪了,再以后,天寒地冻,想逃走也不容易了!”

    因为话说得急了,柳逸飞又忍不住咳了几声。

    陆远风也知道他说得有理,但却决不愿让自己的好兄弟去冒险,一时间竟沉默着说不出话来。

    柳逸飞努力止住了咳声,又继续说道:“先生命我们保护好湘君姐姐,可我们却让那老魔头把她给抢走了!如果湘君姐姐真的出了什么事,我们如何向先生交代?而我们又如何能对得起凌大哥?”

    说起凌大哥,柳逸飞的声音中有了一丝哽咽,眼中也泛起了泪光。

    陆远风也不禁垂下了头,过了半晌,才闷声答道:“我们自然不能让湘君姐姐出事。但也决不能让你出事!”

    柳逸飞一把揽上陆远风的肩,正色道:“我当然不会出事!而且我已经计划好了,这一次我们都能顺利脱身,带湘君姐姐离开。”

    “真的?那你说来听听。”陆远风意似不信地转头看着他。

    “方才趁你去打猎的时候,我到后山那边转了转,竟然发现了一个秘密。”

    “什么秘密?”

    “那老魔头之所以会选择这样一条路往北去,是因为他以前就走过这条路,而且还为自己留好了退路。”

    “退路?”陆远风沉吟了一下,“你是说他早就打算从这条路逃走,以摆脱我族高手的追踪?”

    柳逸飞点头道:“不错。当初他潜入重渊,本就存着不轨之念,应该已经预料到事后会被我族高手追踪,所以才会预先衙了这样看似是绝路的一条路。”

    “原来是这样!怪不得他不从山下绕行,却偏要爬上这座连鬼影子都不见的荒山。”

    陆远风这才恍然,终于彻底相信了柳逸飞这个一贯不太可信的家伙的话,“那你发现的退路到底是什么?”

    “一条用山藤在悬崖上搭起来的索道,可以直通对面那座山的山腰。”

    陆远风的眼睛立时一亮,“那我们倒可以利用这条索道,摆脱掉那个老魔头!”

    柳逸飞得意地笑了笑,“或许还可借此一举除掉他!走,我先带你去看看那条索道,然后再商议如何除掉那老魔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