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二章 天魔独行
    在距离柳逸飞与陆远风烤火处不远的一个山洞中,花湘君抱膝坐在已烧得很旺的火堆旁,虚弱的身体犹自微微颤抖着。

    此时,坐在她对面的那个面色苍白,但眉目非常俊朗的中年人,从架在火堆上的瓦罐中倒出一碗热水,伸手递给了她。

    花湘君轻声道了一句谢,便将水送到唇边,慢慢地喝了起来。

    “待一会儿热汗发散出来之后,我再替你行气活血,应该很快就不会觉得冷了。”

    中年人的声音浑厚低沉,带着一种令人无法抗拒的魔力。

    花湘君只是默默点了点头,依旧慢慢地喝着水。

    “你放心,不出半月,我们就能到达北极宫。那里虽在北方苦寒之地,但宫内却有千年温玉铺地,终年皆是四季如春。”

    花湘君的柳眉微微一皱,轻叹了一声,问道:“你是想把我一辈子都关在那里吗?”

    中年人用一种近乎温柔的声音哄劝她道:“湘儿,那里可是人间乐土!不仅遍种了奇花异草,还有许多珍禽异兽,更有数不尽的仆从终日服侍你。

    待你的身体养好了,我还会教你练嫁衣神功。以后你便也会跟我一样,从此长生不老,永享人世之欢!”

    花湘君垂目听着,偶尔喝一口碗中的热水,脸上神色始终淡淡的,分不清喜怒。

    过了半晌,她才启唇问道:“那小飞和小风呢?你要把他们如何?”

    “那两个小子若是能够一直安分地在后面跟着,一路上帮我们打猎找水、提供食物,我便让他们活着到达北极宫。可若是他们中途起了什么鬼心思——,哼,那便怪不得我心狠手辣,提早送他们上路!”

    “原来,你终是要杀了他们!”

    花湘君抬眼瞪着中年人,那原本清纯温良的双眸之中,此刻竟也露出极深的怨恨之意。

    中年人似是没有想到,自己的一番话竟会惹她如此不快,不由略微沉吟了一下,却终是摇头道:“那些隐族人多是想法邪异,又不甘于臣服。若将他们留在北极宫中,必是一种潜在的祸患!”

    “可我也是隐族人,我的身上也流着隐族人的血!”

    花湘君突然将手中的水碗放下,随即便一脸怒色地站起身来,“你为何还要留下我?把我也一并杀了,岂不干净?!”

    中年人忙跟着站起身来,走过去将花湘君重又扶坐了下来,而他自己也顺势坐在了她的身旁。

    “湘儿,你跟他们不一样!你是我赤阳王独行的外孙女,也是我在这世上最疼爱最牵挂的人!”

    见花湘君仍是把脸转过去不理自己,他又沉吟了片刻,才带了些妥协之意地道:“也罢,我答应你,不杀那两个小子。但是从明日起,便不让他们再跟着我们了。”

    听到赤阳王总算是松了口,花湘君的脸色也随之缓和了下来,终于肯转过头来面对他。

    可惜她却毫未察觉,就在她转过头来的一瞬间,赤阳王的双目中极快地掠过了一抹阴鸷之色。

    既然暂且不必为柳逸飞和陆远风的性命担忧,花湘君就开始集中心神,想从赤阳王的口中探取更多的消息,以便今后或可用作对付他的武器。

    “既然你如此厌恶隐族人,当初却又为何让我娘去寻找离别箭呢?”

    听到她的这个问题,赤阳王的脸色不由阴沉了下来,沉默着没有答言。

    但当他见到花湘君那双闪着好奇光芒的大眼睛,一直在固执地看着自己时,心中又不由一软,柔声道:“你此时的样子像极了蕊儿,你的娘亲!当年她也曾问过我这个问题,可我却没有告诉她实话,因为不愿让她替我担心。谁知——,竟因此害了她!”

    说到这里,赤阳王的神色间不觉多了几分凄然,“蕊儿她以为我只是想利用她得到离别心法,心里便多少存了些怨意。

    而后不知为何,她竟然对那个男人死心塌地起来,不但不愿将离别心法给我,还说再也不回北极宫。

    她以为我会去抓她回来,便听信了她母亲北戎太后阴妙童的话,想用离别心法化去自己所练的嫁衣功,以此摆脱掉我对她的感应。结果,她却因习练离别心法时出错,让自己受了极重的内伤。

    而我当时因体内各种内力相互冲撞,正值心力交瘁之际,突然感应到她生命垂危,立时便心绪大乱,以致走火入魔,被阴妙童趁机制住了我的死穴。

    自那以后,我便沦为了阴妙童手中操控的傀儡。不但将赤阳教交给了我与她所生的那个儿子独笑穹,还心甘情愿地替他将教中不服从他号令的长老们诛杀殆尽。而那些长老们,本都是我最忠心的属下。

    谁知那对母子的野心,居然远不止此。得到了赤阳教还不够,他们还要让独笑穹,这位现任的赤阳教主,成为像我赤阳王一样的世间第一高手。

    我本已经同意,将自己的内力全都传给独笑穹。可他们却是信不过我,怕我的穴道一经解开,便会将他们撕得粉碎!——哼,这一点他们倒是丝毫没有料错!

    可我万万没有料到的是,他们竟然存了那般歹毒的心肠!他们把蕊儿骗来,逼她将自己的内力全都传给了独笑穹。

    我眼睁睁地看着蕊儿死在了自己的面前——,而我当时,被阴妙童那贱人制住了穴道,竟连哭一声的力气都没有了……”

    说起那段伤心的往事,赤阳王的眼中不觉流下泪来。

    而花湘君亲耳听到自己娘亲的悲惨遭遇,泪水也忍不住流了下来。

    那个在她三岁时便离开了的娘亲,在她的记忆中连个模糊的影子都没有留下,却带给了她深深的伤痛。

    听爹爹说,娘亲当年不知为何要背着他习练离别箭,结果在行功运气时出了偏差,受了很严重的内伤。

    更糟的是,事后才发现,娘亲当时竟然已经怀上了她。

    这次受伤对娘亲身体的损害极大,爹爹耗去了自己将近一半的功力,才救回了娘亲,并保住了她。然而,由于伤到了胎气,她从一出生便先天不足,体弱多病,无法习练武功。

    原来,这一切的起因,竟都是为了那个所谓的嫁衣神功。

    “当初你让我娘去盗取离别心法,莫非就是为了化解嫁衣功的走火入魔之危?”

    赤阳王看着这个无论是美貌还是智慧,都像极了乃母的女孩子,想起自己第一眼见到她时,那种因失而复得而生出的狂喜之情,不禁充满怜爱地拉住了她的一只小手。

    “湘儿,当初我确是因为发现了嫁衣功有走火入魔之危,才让你娘去学离别心法。但我早就听说,隐族人的内功心法,只有隐族人才能习练。所以从一开始,我便没有存着自己习练离别心法的心思。

    我原本的打算是,如果你娘与隐族人生下了孩子,那孩子既可以习练离别心法,同时又可以习练嫁衣神功。

    如此一来,我便可将自己的一身功力皆传给那个孩子,让他成为真正的世间第一高手。而你,正是我一直所期盼的那个孩子!

    想我赤阳王有通天之智,一生所学可谓博大精深。只可惜门下弟子中,却无一人能真正领悟其中之一二。

    当年的阴无崖已算是最出色的一个,却也只习得了易经八卦、兵法战策,以及一些治国方略。

    而他的妹妹阴妙童所习,除了些许医术以外,便多是些诡辩制衡之术,甚至还有些浅薄的媚术。

    独笑穹虽是我的亲子,却因资质平庸,无法得窥天道,也就勉强可做个赤阳教主而已。

    但是,湘儿你的骨骼清奇,又天赋才慧。待我以神功打通你的奇经八脉,助你恢复常人的体质之后,便可将自己毕生所学皆传授于你。

    将来,你必会承袭我的衣钵,成为继我天魔独行之后的一代天魔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