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四章 并非无解
    已然下定了与对手周旋到底的决心,花湘君不由暗自咬了咬牙,面上却做出一副泫然欲泣之状,哽咽着道:“可是无论怎么说,大族长和长老们都是因我而受累。如若为此害他们失去了性命,我这一辈子都会心中难安!”

    见她如此难过,赤阳王顿觉万分心疼,忙笑着哄她道:“湘儿最喜欢研究奇毒,这一点倒是随了我。外公今日便告诉你一个秘密,那个天毒异灭,本就是我配制出来的。而且,此毒并非无解。”

    “什么?!”

    花湘君登时惊喜莫名地抬起头来,“天毒异灭真的可以解?到底该如何解?”

    赤阳王哈哈笑着拍了拍她的小手,“莫急,莫急,外公自会告诉你的。其实你那‘金针渡劫’之术已是世间解毒妙法,只是有些不对症而已。

    金针之术是由人的全身经脉入手,慢慢从中拔出毒素。但天毒异灭并非完全散布于人的四肢百骸,而是分别蛰伏于身上的几处要穴之中。

    只要找准了那几处穴道,用金针将其彻底封住,天毒异灭便再也无从发作了。”

    “那到底要封住哪几处穴道?”花湘君此时再也抑制不住心中的激动之情,急声追问了起来。

    赤阳王却又是哈哈一笑,道:“莫急,莫急。那几处穴道本是极易辨识,但下针的方位与力度却一时难以说得清楚,需要实际演示,方能拿捏精准。否则的话,哪怕只是毫厘之差,也会要人命的!”

    花湘君本是精于医理之人,自然明白赤阳王的这番话绝非虚语。像天毒异灭这种奇毒,必是潜藏于极为不易探查之处,故而才会令解毒者不得要领,找不到对症之法。

    心念急转之下,她知道此时若再直接追问,恐怕会引起赤阳王的警觉。

    于是她故意嘟起了小嘴,眼中带了些许怀疑之色地道:“外公莫非是在故意逗弄湘儿,才会编出这等无凭无据的说法来?”

    乍然听到花湘君喊了自己一声“外公”,赤阳王顿时心花怒放起来。同行了这许多日,湘儿她虽然始终表现得乖巧听话,但却一直不肯与自己相认。

    也许是由于今日两人间的这一番谈话,勾起了对往事的许多回忆,才终于让这小丫头的心软了下来。

    虽然听她话里话外的意思,仍是对自己存了不小的质疑,赤阳王却丝毫不以为意,笑呵呵地道:“外公活了这么大把年纪,又怎会用那种无聊的事情来逗弄湘儿呢?

    天毒异灭确是我为了对付隐族人,而专门配制出来的一种奇毒。当年,刚一听说清平公主带领隐族人帮助裕王浩星奇争夺天下,我便预料到,终有一日,隐族人必将成为赤阳教的敌人。

    而当时阴妙童刚刚嫁给了北方的霸主戎帝宇文雄。她也同样意识到,裕王浩星奇有隐族人相助,必会击败其他的对手,成为南方的霸主。如此一来,这南北两个霸主终会有正面交锋的一日,从而决定这天下的真正归属。

    阴妙童找到了我,要我帮助她对付隐族人,这个我们共同的敌人。于是,我便将天毒异灭的配制方法告诉了她。

    后来,阴妙童潜入了裕国皇宫,将此毒下在了清平公主的身上,并以此胁迫她的兄长——国师阴无崖,逼死了那个曾经打败了戎帝宇文雄的镇北王凌天。

    而凌天之所以甘心饮下那杯掺有天毒异灭的毒酒,就是因为阴无崖已向他做出保证,一定会解去清平公主所中之毒。

    结果,在凌天死后,阴妙童便按照我教给她的方法,以金针封住了清平公主的穴道,解去了她所中的天毒异灭。所以说,天毒异灭可解,并非无凭无据。”

    听完赤阳王的这番话之后,花湘君眨了眨大眼睛,看样子是已经相信了他所做的解释。

    可随即她的眸光一暗,口中还叹息了一声,道:“即便天毒异灭可解,但等到我学会了那解法之时,大族长和三位长老怕是都已经毒发身亡了。这罪过岂不还是要由我来承担吗?”

    赤阳王不由皱起了眉头,颇有些为难地道:“可是若不如此,又怎能保证隐族人到时候不会去帮助裕国,共同对抗大戎呢?”

    “但外公你可曾想过,若是大族长和三位长老皆毒发身亡,那些隐族人便再是与世无争,也不会就此轻易放过那个害了他们族中首领之人。

    一旦让他们查出是你下的毒,便会就此联想到,这一定是戎国的阴谋。那他们势必会主动与裕国联手,对抗戎国,而且更加不会放过外公所在的北

    
共2页,现第1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