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六章 分裂天魔
    山洞中,在柳逸飞和陆远风拿了天毒异灭的解药离开之后,赤阳王便开始运功,帮助风寒痊愈之后仍有些体虚的花湘君疏通气血。

    看到她那张本来略显苍白的面颊上渐渐多了一些血色,赤阳王才缓缓地收回了内力。

    他沉默着没有说话,只是走到火堆旁,向里面多添了一些木柴。

    随后,他便坐在那里,对着火堆发起呆来。

    半晌之后,当他转过头来,再次看向在不远处抱膝而坐的花湘君时,眼中已尽是一片狂乱之色!

    只见他突然站起身来,踉踉跄跄地奔到花湘君的面前,扑过去一把抱住了她。

    “蕊儿!你终于回来了!”

    花湘君安静地呆在赤阳王的怀里,用一种带了些怜悯的目光看着这位正陷于分裂错乱之中的天魔。

    赤阳王独行,至少已是百岁高龄的老人,但由于他练就了能够吸取他人内力的嫁衣神功,就此保持自己容颜不老。

    可是那所谓的嫁衣神功,并非真的是什么长生不老之术,而是一种极为阴毒诡异的邪功。

    一开始,习练者便要通过接受至亲之人传输给自己的内力,获得一种吸取他人内力的能力。

    之后,他便可以任意强行吸取那些功力低于自己,并且身具嫁衣功者的内力,令自己的功力不断突飞猛进,很快就能突破一流之境,进而成为绝世的高手。

    这看起来似乎是一条所有习武之人皆梦寐以求的通天捷径,殊不知,这里面却隐藏着一个极大的祸患!

    原来,这种靠吸取他人内力增长自身功力的做法,竟然能令人在不知不觉间渐渐上瘾,终会身陷其中而不可自拔。

    赤阳王独行为了保持自己的容颜不老,一直不断地在吸取他所培养出来的,那些习练嫁衣功的赤阳教徒的内力。

    然而,渐渐地,那些教徒的内力已不能满足他的需求。

    于是,他不得不开始向身边的人下手。

    当他把自己所有的得意弟子的内力都吸尽之后,便把目光转向了自己的继女n阴妙童。

    迫于无奈,阴妙童只好靠出卖自己的身体,与赤阳王达成了一笔交易,就此保住了她自己,同时也包括与她一样练有嫁衣功的哥哥阴无崖的性命。

    而赤阳王之所以会那么痛快地同意了这笔交易,一来是因为看上了阴妙童那与乃母天娇长公主一般无二的绝色容颜,确实有些舍不得杀她。

    二来就是,他竟偶然地发觉到了一件令他万分惊喜的事情。原来以他的功力,已不必再专门吸取习练嫁衣功者的内力,而是可以随意吸取任何武者的内力。

    自从有了这一惊人的发现之后,赤阳王便犹如获得了统御人间的神力一般。靠不断吸取他人的内力,他不但保持了不老的容颜,功力更达到了一种天人合一之境,成为名符其实的一代天魔。

    然而,就在他志得意满,以为自己能够永享长生,甚至将会羽化成仙之际,却突然发现,自己早已陷身于无边地狱之中!

    二十多年前,在又吸取了一位武林高手的内力之后,赤阳王仍想用自己先前悟出的那套功法,将刚刚吸取的内力消融化解,据为己有。

    但是这一次,他竟然失败了!

    刚吸取的那部分内力似乎有了自己的生命一般,完全脱离了他的控制,在他的体内横冲直撞起来。

    尤为可怕的是,这股内力便犹如一颗火种,渐渐点燃起叛逆的火焰,并终成一种燎原之势,在他体内形成了一股强大的力量,开始不断地疯狂肆虐。

    刚出现这种情况时,赤阳王还可凭借自己数十年纯正的嫁衣功力,将那股外来的力量压制住。

    但是慢慢地,他感觉到那股内力在遇到阻力之后,竟开始发生了变异,逐渐分裂成了几股不同的力量。随后,这几股力量便各行其是,在他周身经脉之中四处乱窜。

    至此,赤阳王才真正意识到,自己正面临走火入魔之危,若不能及时找到解决之法,最终就会被各种失控的内力破体而亡。

    经过一番冥思苦想之后,他终于想到了唯一可行的一种解决办法——通过修习隐族人的离别心法,来帮助自己化解体内的变异力量。

    虽然离别心法唯有身具隐族血脉之人方能习练,但以赤阳王的天人之智,居然根据其中的原理,悟出了一套适于自己习练的功法。凭借这套功法,他逐渐把体内的那几股变异力量压制住,并慢慢将其一一化解。

    赤阳王以为,危机就此消除,自己今后又可以肆无忌惮地去吸取他人的内力,继续那个长生不老的美梦。

    殊不知,他强行习练隐族的离别心法,本身就是一种极端危险的行为。

    因为他只领会了离别心法中的窍门,却完全摒弃了其中的要义,遂被心法中所暗藏的暴戾之气渐渐蒙蔽了心智,令自己变成了一个时尔清醒,时尔糊涂,难以自控的疯子。

    而此刻,赤阳王独行便正处于这种意识模糊、心智失常的状态之中。

    他已将面前的花湘君当作了自己的女儿独蕊娇,整个记忆也已回到了十多年前那悲惨的一幕。

    他抱着花湘君,眼中尽是惊喜的泪。

    可转瞬间,他又满眼绝望地嚎哭起来。

    “蕊儿!你为什么要回来?!蕊儿……都是爹爹害了你!……”

    花湘君早已习惯了他这种疯狂的举止,心中既可怜他当时所遭受到的失女之痛,却又深知,正是由于他视别人生命如草芥的魔鬼行径,才导致了他今日这般可怕的下场。

    同时,花湘君也深深体会到了当年自己娘亲心中的痛苦与无奈,更慢慢理解了她那些看似极为矛盾的做法。

    面对这样一个对他人如恶魔一般狠毒,而对自己又极尽疼爱与宠溺的父亲,娘亲实是很难做出所谓正确的选择。

    正如此刻的自己,虽然明知面前的这个人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疯子,可他依然是那个一直对自己百般呵护的外公。

    见赤阳王抱着自己痛哭流涕的样子,花湘君只能暗自叹息。

    可就在她犹自悲伤心软之际,却丝毫没有注意到,赤阳王的目光已渐渐恢复清明。

    在最后唤了一声“蕊儿”之后,赤阳王突然出手点了花湘君的睡穴,然后轻轻地将她抱起来,放在了早已为她铺好的一张宽大的兽皮毯子上。

    将另一张厚实柔软的兽皮盖在花湘君娇弱的身体上之后,赤阳王慢慢直起身来,眼中的温柔之色已被一种狠毒的目光所替代。

    给隐族人解毒?

    哼,他赤阳王怎么会做这种愚蠢的事情?!

    那些隐族人一向冥顽不灵,根本不会为了区区的解药,便屈服让步。

    对付这种宁折不弯,素来不懂向强权低头的固执之辈,唯有一种手段,那便是将他们全部消灭殆尽!

    悄无声息地出了山洞,却乍然见到天空中正飘洒着纷乱的雪花,赤阳王不禁微微皱了一下眉头。

    那只寸香瓶所发出的气味在雪中很容易消散,不知此刻是否还来得及追踪上那两个隐族小子。

    他马上深吸了一口气,当从中辨别出了一股极淡的特殊香味之后,他的脸上不由露出了一抹得意的狞笑。

    看来,那两个小子还没有走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