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章 永铭心间
    当花湘君终于悠悠醒转过来时,竟发现自己正伏在某人的背上。

    前些时日,一直都是赤阳王背负着她,由重渊一路来到了这北方的苦寒之地。

    因此她早已熟悉了赤阳王那虽然仍很强壮,但终是不免有些肌肉松弛的肩背。

    然而此刻,花湘君能够明显地感觉到,正背负着自己的人肩背上那种结实,甚至是有些坚硬的肌肉。

    她不禁略感不安地动了动身体。

    应该是感觉到了她的这种异动,那人顿时缓下了脚步,却并没有回过头来。

    “湘君姐姐别怕,到前面平坦些的地方,我便放你下来。”

    清冷而略有些低沉的声音,立时便让花湘君彻底地放下心来。

    “小风!”她惊喜地唤了一声,“怎么会是你?”

    “是我,湘君姐姐。”

    陆远风仍是没有回过头来,只简单地答了一句,便又加快脚步向前行去。

    花湘君此时业已完全清醒过来,欣喜过后,她便感觉到了有些不对

    赤阳王不见了!与陆远风一直在一起的柳逸飞也不见了!

    而且此刻,迎着初升的太阳,陆远风正背着她向东而行。

    以前,赤阳王带着她一路向北,而重渊,自然是在南边。

    向东,那不是北戎的疆域吗?

    “小风,我们这是要去哪里?”

    “先去北戎,然后从那里回大裕。”

    陆远风的语声坚定,步伐则更是坚定。

    花湘君沉默了片刻,终是忍不住问道:“小风,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小飞去了哪里?”

    陆远风的身体微微一震,步伐也随之一顿。

    “湘君姐姐,小飞他,他把赤阳王引走了!所以我才能趁机带你离开。我们不能直接回重渊,否则会被赤阳王追上。”

    “那天毒异灭的解药”

    “小飞已经将解药交给我了。到了北戎,应该就会有人接应我们。到时我会把解药交给他们,让他们尽快派人将其送回重渊。”

    陆远风一边说,一边又加快了脚步。

    可是刚走了没几步,他的步履便渐渐变得沉缓起来,最后,终于彻底地停在了那里。

    因为怕花湘君着凉,陆远风已将自己的外衫裹在了她的身上,而自己只穿了一件单薄的中衣。

    此刻,他便清楚地感觉到,一股潮湿的热流,正悄悄浸透了自己那件单薄的中衣,并慢慢地在后背上晕染开……

    “湘君姐姐”

    随着这一声带了哽咽的呼唤,热泪终于从陆远风的双目中狂涌而出。

    当他在黑暗中立于狂风呼啸的崖顶之上,一只手抱着犹在沉睡中的花湘君,而另一只手仍死死地拽着那根轻轻飘荡着的山藤时,他没有哭泣,更没有嘶喊。

    锥心的痛楚让他将自己的嘴唇咬出了鲜血,而他只是将那鲜血一口吞了下去!

    “照顾好湘君姐姐!”

    这是小飞最后留给他的一句话。

    所以他没有时间痛哭,也没有时间悔恨,只能拼命忍住想跳下崖去救自己好兄弟的冲动,带着一无所知的花湘君马上离开。

    虽然他不知道在那短短的一瞬间,崖下究竟发生了怎样一场惊心动魄的搏斗,但是他知道,在没有看到尸体之前,他不能确定赤阳王已经死了,而他更不愿相信,小飞也已经不在了!

    冒着漫天的风雪下了山,他就这样背着熟睡中的花湘君,一直不停地前行。

    至于什么时候雪停了,什么时候天亮了,他都已感觉不到。

    他的心中只有一个信念将湘君姐姐带回大裕!

    也正是这个信念,让他支撑着自己,从未停下脚步,更从未回头去看上一眼。

    然而此刻,当他感觉到背上的那股热流时,他知道湘君姐姐在哭。因为聪慧如她,应该已经猜到了一切。

    这只怪他,从来都不是一个会讲谎话的人。

    如果是小飞,起码可以骗过湘君姐姐许久。

    小飞

    夺眶而出的泪水在陆远风冷峻而刚毅的脸上恣意流淌,而伏在他后背上的花湘君,也忍不住发出了轻微的抽泣声。

    最后,不知是谁先停止了哭泣。

    于是,带着那份永难消解的悲伤,他们姐弟二人又重新踏上了去北戎的路途。

    几日之后,他们进入了北戎的境内。

    而直到此时,他们才从自己人的口中获悉,隐族人设在北戎的十几处联络点,几乎已被人拔除净尽!

    原来,北戎人新近启用了一批练有嫁衣功的赤阳教徒做探子,专门负责追查潜伏在北戎境内的他国密谍。

    这批探子不但一个个身手高强,最主要的是,他们的嫁衣功皆已达到了可以互相感应的境界。

    一旦被他们盯上,即便能够及时将其灭口也没有用。因为其他的探子,甚至是他们的首领,早已经感应到了他们的具体位置,很快便会带领大批北戎兵赶来抓人。

    猝不及防之下,隐族人所有布在外围,负责侦查敌情的联络点,皆遭到了重创。唯有一处掩藏得非常隐密,专门负责向大裕和重渊传递消息的联络点幸存了下来。

    好在这些隐族密谍都极为机警,虽然有少数几人在一开始时被抓,但大部分人都十分幸运地及时撤离了。

    而隐族人生性坚毅顽强,那些被抓之人皆是宁死不屈,竟没有一人肯出卖自己的同伴。

    结果北戎人忙活了半天,也只是捣毁了那十几处固定的联络点。而隐族密谍,依旧活跃在北戎境内。

    不过在经过此事之后,这些隐族密谍已变得更加谨慎和灵活。他们不再设置固定的联络地点,转而通过一种更加隐密的暗记,来保持彼此间的联络。

    陆远风从前曾潜入北戎执行过侦查任务,因此他不但熟知隐族人设在这里的联络点,更熟悉他们所留下的暗记。

    在发觉联络点被破坏之后,陆远风并没有惊慌失措,也没有选择立即带花湘君离开北戎。

    在将花湘君妥善地安顿好之后,他便通过那些隐族人所留下的暗记,很快找到了躲藏于他处的隐族密谍。

    然后,经由这些隐族密谍的安排,他与花湘君又一路辗转,最终有惊无险地到达了北戎的京城新京。

    见过新京站的密谍首领杜启明之后,陆远风将那条包着天毒异灭解药的丝帕从怀中取了出来。

    一旁的花湘君看到了那条极为眼熟的丝帕,先是怔了怔,美目中随即便泛起了泪光。

    她从陆远风手中拿过丝帕,轻轻地将它解开。

    看了看里面包裹着的那十颗天毒异灭的解药,她向杜启明要了一只小巧的瓷瓶,随后便将其中的八颗药丸装入了瓶中。

    她把那只瓷瓶交给了杜启明,并嘱咐他尽快派人将之送回重渊。

    而剩下的那两颗解药,她仍小心翼翼地用那条丝帕包了,又交到了陆远风的手里。

    陆远风默然将那条丝帕重又揣回自己的怀中。

    在来北戎的路上,陆远风才从花湘君的口中得知,寒冰也中了天毒异灭,而且只剩下了三年的生命。

    所以,他自然明白这两颗解药的重要性。有了它们,也许寒冰的生命又可以多延续一段时间,一直坚持到花湘君找出最终的解毒之法。

    一想到自己的公子寒冰,陆远风的脑海中突然又浮现出那夜在山洞外,与小飞所说过的那些玩笑话

    “放心好了,公子从来都不会变的!……其实他还是那个比你的脸皮还厚、算计还精、骗人还多的公子!”

    “小风子,你这家伙如今也会拐着弯儿地骂人了!这话你当着公子的面不敢说,却用来损你的好兄弟我,可真有你的!”

    “你这家伙在公子面前时,不也是老实得很吗?背地里却把公子那些无赖的本事都学了个遍!”

    “我这学来的本事虽是比不上公子本人,但用来对付那个老魔头,却还是绰绰有余!”

    “小风子,一会儿,你可要照顾好湘君姐姐”

    “放心吧,我一定会替你照顾好她!”

    ……

    今后,这样的玩笑话可能永不会再听到。

    所以,他一定要将它们永铭心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