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一章 路遇追兵
    ,!

    悄然离开了那处隐族密谍的联络点,花湘君与陆远风便往他们所寄居的那家客栈行去。

    可是在经过一处闹市时,他们却被人给阻了下来。

    原来,是一位挑担子的汉子被旁边的人猛地一挤,担子竟被撞翻了一只,里面的果子当街洒了一地。

    街上的行人一见有机可乘,便纷纷抢着去捡拾那些不用花钱的果子。

    那位挑担子的汉子顿时急了,一边连声求助,一边忙着推搡开那些趁火打劫之人。

    由于事情就发生在自己的眼前,陆远风见那挑担子的汉子可怜,便上前帮他扶起被撞翻的担子,并尽快将那些洒落的果子收进担中。

    花湘君本想也上前帮忙,谁知还未等她弯下腰来,旁边一个抢果子的人竟被那挑担的汉子一推,向后踉跄了几步,突然栽倒在了她的身边。

    而那人在栽倒之前,双手还在空中胡乱地挥了几下,却正巧抓落了花湘君头上所戴的那只遮面斗笠。

    结果,随着那人大叫着摔倒,花湘君的脸也瞬间暴露在了众人的面前!

    那些原本在争抢果子和在一旁看热闹的人,在听到那声大叫之后,都不约而同地将目光转向这边,却未料到,竟看到了一张令他们终生难忘的绝美容颜!

    那一刻,似乎一切都已停滞。

    无论男女,在场的所有人都大睁着双眼,无声地盯着花湘君。

    陆远风一见情况不妙,马上飞身上前,拾起了落在地上的斗笠,重新为花湘君戴上。

    随后,在众人还未完全回过神来之前,他已拉着花湘君迅速地消失在远处的人流之中。

    一回到客栈,花湘君与陆远风便马上收拾东西,匆匆结账离开。

    他们未敢在城内再做片刻的逗留,直接租了一辆马车,从南门出了新京城。

    可出城之后不久,他们便发现有一队北戎骑兵从后面飞速追了上来。

    两轮的普通马车,又哪里跑得过那些如疾风般追至的骑兵。

    眼看双方的距离越来越近,陆远风只好一拉缰绳,将马车停了下来。

    低声对车内的花湘君说了一句什么之后,他便跳下了马车,向来路上走了几大步,然后挺身立在路中央,目光肃然地看着那队挟着漫天烟尘和无边杀气而至的北戎骑兵。

    那队骑兵显是并没有把这个孤身挡住道路的少年放在眼中,马速丝毫未减地向陆远风直冲了过来。

    冲在最前面的,是一位身披金甲的北戎将领。只见他挥舞手中那只沉重的长矛,迎面便向陆远风直刺过来。

    陆远风镇定地站在那里,直待那只刺过来的长矛距自己的面门不过一尺之遥时,他才忽然飞身而起,出鞘的利剑凌空向着那个将领的头颅斩去!

    那个将领的功夫却是极为了得,当即在马背上一个金刚铁板桥,十分利落地避过了那凌厉至极的一剑。而与此同时,他手中的长矛也就势往上一挑,刺向了犹在半空中的陆远风。

    陆远风知那长矛力重,手中长剑不敢与其硬碰,而是改用足尖侧踢矛杆,同时借力飞扑向后面追赶上来的北戎骑兵。

    后面的那些北戎骑兵虽也是身手矫健,但显然在功夫上比那位使长矛的将领逊色许多,只不过须臾之间,便有五、六人相继被陆远风的利剑斩落马下。

    这时那位使长矛的将领已调转马头,从陆远风的背后攻了上来。

    骤然感觉到身后传来的那股凌厉杀气,陆远风再也顾不得继续伤敌,忙闪身一个急滚,从那些纷乱杂踏的马蹄间穿过,直接滚到了路边。

    紧接着,便听到一阵马嘶之声响起,竟有十几匹马的马蹄已被他的利剑斩断!

    那些受伤的马在纷纷倒地的同时,却是将马背上那些还没有反应过来的,穿着沉重铠甲的北戎骑兵也一并摔了下来。

    直到此时,那位使长矛的将领才真正意识到,眼前这个面容冷峻的少年,竟是一个十分强劲的对手!

    这便立时激起了他的争强好胜之心。

    只见他哈哈一声大笑,竟将手中的长矛往马鞍桥上一挂,随即便飞身跳下马来。

    陆远风此时也自地上站起,轻轻拍了拍身上的灰尘。

    那位北戎将领大步来到他的面前,抽出了腰畔的长剑,道:“我沈云鹏已很久未遇到一个值得拔剑一搏的对手了!今日难得在这里竟遇到了一个,当真是快哉!这位小兄弟,你叫什么名字?”

    “在下陆远风。”

    陆远风的声音虽然依旧清冷镇定,但此时他的心里却已涌起了极大的波澜。

    沈云鹏!北戎禁卫军统领!

    此人天生神力,且练武成痴,可算是世间难得一遇的高手。

    据传,早在数年前,年仅弱冠的沈云鹏便曾挑战过赤阳教主独笑穹。两人交手直至两百招之后,沈云鹏方才落败。

    而且,这位沈云鹏乃是北戎阴太后一手提拔起来的亲信宠臣,其对太后的忠心实已远远超过了对北戎皇帝陛下的忠心。

    当年,就是他奉了太后密令,于上元之夜偷偷开启宫门,放当时的四皇子宇文罡所率的人马进入了皇宫。

    结果,在那场宫变之中,不仅北戎的皇帝陛下宇文继恒和他的皇后一同遇害,还有皇长子宇文瀚和其他的几位皇子也全部被杀。

    而由阴太后扶植起来的宇文罡登上帝位之后,当然要继续重用沈云鹏这位从龙有功的禁卫军统领。这位新皇不但将整座新京城的防务全部交由禁卫军负责,甚至将自己身边的御林军也交由沈云鹏统管。

    像这样位高权重的一位人物,此番竟然被派来充当追兵,足可见那位阴太后对花湘君的重视程度。

    就在陆远风仍在暗自惊疑之际,沈云鹏却又突然开口道:“陆远风,你可愿与我单独比试一场?”

    听到这一颇有些奇怪的提议,陆远风不由看了他一眼,却见沈云鹏的眼中正闪着一种异常兴奋的光芒。

    此刻明明是他这一方在人数上占尽优势,可他这位统领大人却不愿以众暴寡,非要选择单打独斗。由此看来,果然是传言不虚,这个沈云鹏确实是一个练武成痴之人。

    “既有比试,便会有输赢。不知这输赢的结果又是什么?”陆远风神色淡然地问了一句。

    “小兄弟你若赢了,即可自行离去。若输了,便留下命来吧!”

    陆远风听了,却是一摇头,抬手指着花湘君所乘坐的那辆马车,道:“我若输了,自然留下命来,可我若赢了,便要带她一起走!”

    沈云鹏不由为难地皱了皱眉头,没有立时作答。

    见他如此表现,陆远风心中便对眼前的情势有了一个大致的判断。

    其实只从方才交手的那几招,陆远风便已明显地感觉到,自己绝不是沈云鹏的对手。

    但除了沈云鹏之外,其余的那百余名北戎骑兵皆武功低微,应该只是普通的禁卫军,而非大内高手。

    故而陆远风此时若要独自夺路而逃,确是有很大的机会。

    沈云鹏想必也是看出了此点,才故意提出要与他单独比试。

    一来是不想错过一个好的对手,二来也是不想就此放过他这个刚刚杀了自己众多手下的少年高手。

    其实沈云鹏的心里应该十分清楚,这一战,陆远风必败,甚至还会死在他的手中。因此这少年所提出的那个在获胜之后,要带走花湘君的条件,根本就是一句无法实现的虚语。

    可即便有绝对的把握会赢,沈云鹏竟还是不肯将花湘君作为这场比试的一个赌注。

    这其中的原因,恐怕还是出于这位统领大人对阴太后的忠心。

    他对于那位太后的懿旨,应该是已经到了不肯有丝毫违逆的程度。

    由此也可以看出,那位阴太后,对突然出现的花湘君,应该也是志在必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