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二章 手足无措
    “你既不愿与他赌,那便与我赌一局如何?”

    就在陆远风和沈云鹏皆各有所思地默然对峙之际,一个温婉柔美的声音骤然从旁响起,顿时将他二人从自己的思绪中惊醒了过来。

    陆远风的目光猛地一紧,忙一个纵身,赶到了不知何时已立于马车旁的花湘君面前。

    他那双深邃的黑眸在花湘君的脸上停驻了片刻之后,便默默地退到了她的身旁。

    而那位北戎的禁卫军统领沈云鹏,也闻声转过头来看向花湘君,岂知在一看之下,登时便被眼前出现的这张绝世芳容给夺了魂魄!

    他愣然站在那里呆看了半晌,直到耳畔传来一声受伤马儿的嘶鸣,才猛地令他回过神来。

    尴尬之余,他不觉又习惯性地想整整头上那顶本是极为端正的头盔,可一抬手间,才发现自己仍然利剑在手。

    连忙收剑入鞘,他暗自深吸一口气,使自己尽快镇定了下来。

    随后,他便迈开大步,行至花湘君的面前,肃然抱拳施礼道:“末将沈云鹏,见过湘君姑娘!”

    花湘君十分得体地矮身还了一礼,口中淡淡地道:“原来沈将军已知道我的身份,想必此番带兵追赶,也是为我而来。”

    “请恕末将唐突!末将此番确是奉了太后懿旨,前来护送姑娘入宫。”

    沈云鹏边说,边退到一旁,同时举手示意,摆出了一副相请的架式。

    花湘君站在那里没有动,脸上却露出一抹浅笑,道:“将军怕是忘了,我方才已经说过,要与将军赌一局。至于是否入宫,还要看这场赌局的结果而定。”

    沈云鹏不禁怔了怔,随即摇头道:“请姑娘见谅,末将不能赌!”

    “是不能赌,还是不敢赌?”

    花湘君的眼中划过一抹明显的轻蔑之色,“沈将军就这么怕那位太后会降罪于你吗?”

    沈云鹏的脸色不由沉了沉,却猛地一咬牙,点头道:“确是如此!末将身为禁卫军统领,自当奉旨行事,不敢有丝毫逾越!”

    “只可惜我花湘君却是与你这位一向听命于人的统领大人不同,丝毫都不在乎那位太后的什么想法。沈将军若不愿违命,那便去叫太后她自己来与我赌吧!”

    一再地被花湘君如此当众讥讽,沈云鹏这位统领大人的面上终是有些挂不住了。

    他不禁微微冷笑了一声,道:“末将奉有太后严命,只怕是由不得姑娘另做主张!”

    花湘君听了,却是毫不动容。

    只见她将一只玉手微抬,轻轻拢了拢被风吹散的鬓发,漫声道:“沈将军也许不知,我本是一名医者,尤擅金针之术。方才在走下马车之前,我已在自己的体内下了一枚金针。那位太后想见我不易,想见我的尸身,倒是不难!”

    “你”

    沈云鹏一脸震惊地看着花湘君,实是不能相信,这样一位看上去弱质纤纤的女子,竟有如此坚强的心志。可他此刻又不敢冒任何风险,不去相信她的话。

    “你想与我赌什么?”虽然心有不甘,他却终是无奈地问了一句。

    见这位浑身散发着凶悍之气的统领大人肯向自己服软让步,花湘君那张清丽端庄的脸上,竟难得地露出了一个略有些促狭意味的笑容,“我想与沈将军赌的,便是你与陆远风的这场比试。”

    “那姑娘的赌注又是什么?”沈云鹏立即谨慎地追问道。

    “我的赌注就是我自己。虽然沈将军因怕太后怪罪,不敢以我为赌注,但我却有以自己为赌注的自由。”

    沈云鹏暗暗咬了咬牙,接着问道:“那姑娘想怎么赌?”

    “我赌你一定会输。”花湘君的脸上挂着一抹极为自信的笑容。

    “什……什么?!”

    沈云鹏一时没有转过弯来,极是不服气地挑眉道:“我怎么会输?!”

    但随即他的心念一转,便突然想到,面前的这位姑娘气促息短,身体纤弱,绝非习武之人,想必对于武功的高低也并无什么见识。而她之所以赌陆远风会赢,应该只是出于对这个少年的一种盲目的信任。

    这样一来也好,自己正可以利用这场赌局,让这位性子颇有些倔强的姑娘认输服软,乖乖地随自己入宫去见太后。

    一念及此,沈云鹏便马上改了口风:“如果我输了,姑娘又做何打算?”

    花湘君笑了笑,道:“其实我完全同意沈将军方才的提议。将军若是输给了陆远

    
共3页,现第1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