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三章 隐族血脉
    ,!

    “湘君姐姐——”

    那声音听起来是如此的熟悉,却又是如此的陌生。

    只因它还是一如既往的清朗柔和,可其中所饱含的那种刻骨的相思,却是她以前从未体会到的。

    “小飞!”

    随着这声充满了痛楚的呼喊,花湘君缓缓睁开了双目,两行清泪也悄然自她的眼角边滑落。

    此刻她眼中所见,是床头挂着的一副闪着华光熠彩的水晶帘。可不知为何,透过泪水,那帘上所缀的一串串流苏,看上去竟似那夜漫天飞舞的雪花,随着那声深情的呼唤,潜入了她的梦中。

    她不禁又闭上了双眼,只觉那些流至颊边的热泪,已变得冰冷,似是那些雪花在不断地融化……

    “你醒了,湘儿。”

    一个苍老而平缓的声音从不远处响起,将花湘君彻底地从那场似真似幻的梦境中惊醒了过来。

    她没有起身,只是慢慢地转过头去,看向那位坐在床边,正用一双隐藏在褶皱之中,却依然不时闪现精光的眼睛望着自己的老妇人。

    “我醒了,太后。”

    听到花湘君使用了这样一种明显含着疏离之意的称呼,那位北戎宫中最尊贵的妇人——阴太后脸上的表情,没有出现任何一丝的波动。

    她对花湘君微微点了点头,道:“你心肌旁的那根金针,我已命人取出。只是那针已经刺破了几处血脉,恐怕会对你的身体多有伤害。而你本就气虚体弱,此次又伤了心肌,需要卧床休养上一段时日,方能彻底无碍。”

    这位阴太后的声音听上去虽然十分温和,却因少了些应有的感情在里面,不免令人感觉到一种高不可攀的冷意。

    花湘君虽然从未见过自己的这位外祖母,可对她的恨意,却是早已深埋心底。

    如今听到这位太后所说出的那几句极为淡漠的所谓关心之语后,倒是令她不由得感到了某种释然——

    原来她果然与自己想象中的并无二致,完全就是一个为了个人的野心与执念,能够舍弃一切亲情与道义的疯子。

    这样倒是正好,自己便也不再有任何顾忌,只需将其视为一个强大的敌人来对待,定要与这位一心操纵他人的北戎太后周旋到底!

    想清楚了这些,花湘君的唇边不由泛起了一抹冷淡的笑意,徐徐说道:“多谢太后的费心救治!我也是一名医者,知道该如何对待自己的身体,今后便不敢有劳太后挂怀了!”

    “身体虽然是你自己的,可你身上所流的,却也是本宫的血脉。又岂能让本宫不挂怀?”

    阴太后的声音依旧平静如初,脸上却多了一抹古怪的笑意。

    花湘君不由暗自冷笑了一声。血脉,这应该便是这位太后真正想从自己身上得到的东西!

    原来,她与赤阳王一样,都看中了隐族人特殊的血脉。

    只不过赤阳王是为了得到一个能够身兼嫁衣功及离别心法的继承人,而阴太后的目的又是什么?

    赤阳教主独笑穹杀害了自己的哥哥凌弃羽,此举即便不是出自这位阴太后的授意,至少也是得到了她的默许。可见,她所想要的,并不是离别心法,而只是单纯的隐族血脉。

    这便解释了她派密谍在重渊追查自己行踪的原因。原来,她一直处心积虑地想捉到自己。

    而她故意将自己的行踪泄露给赤阳王,分明就是想利用赤阳王来为她达到这一目的。

    所以,今日自己的行藏方一暴露,这位居于深宫之中的太后便马上得到了消息,并迅速采取了行动。

    很可能她早就派人在追踪赤阳王,并且也已经获得了消息,知道自己从他的手中逃了出来。于是她便开始四处张网,随时准备捉拿自己。

    而如今,自己已经落入了这位冷酷无情,且又野心勃勃的阴太后手中,便可真正弄清楚,她究竟对自己抱有何种特殊的企图?

    吃力地用双手支撑着,花湘君缓缓地从床上坐了起来。

    她直视着阴太后,清亮的眸中闪着一丝讥诮的光,“恐怕让太后真正挂怀的,并不是你自己的那点儿血脉,而是我身上的隐族血脉!”

    阴太后眼中的精光一闪即逝,随即便眯眼一笑,道:“我的湘儿果然是个无比聪慧的可人儿!不但容貌酷似你的娘亲,便是连心智也绝不输于她。而最为难得的是,你的身上还拥有隐族人的血脉!”

    “我一直以为,隐族人是戎国的对手与敌人。没想到,太后竟是还有不同的看法。莫非,戎国也与如今的大裕一般,愿意与隐族人平等相待,为我们提供一个和平的家园?”

    以阴太后的精明老到,自然听得出花湘君这番话中的嘲讽之意。

    她深知,这小丫头外表看似柔弱可欺,心志却是极为坚韧顽强。而这一点,倒是颇具隐族人的特性。

    这虽然会令事情有些棘手,但她仍是确信,最终花湘君也会像她的那位娘亲一样,彻底向自己屈服。

    因为,她早已看出,这对母女除了才貌相似之外,还有一个最大的共同点,那便是太过感情用事。

    当年,花湘君的娘亲独蕊娇,为了夫君和一双儿女,选择放弃了自己的生命。

    而如今的花湘君,为了救那个护送她的少年,也不惜以自己的性命相挟。

    如此看来,那个少年在她心中的地位,实是再重要不过。

    那么,如果反过来用那个少年的性命相挟,她又岂能不屈服?

    当然,若是能够以一种更为温和一些的方式将她劝服,应是会为将来的事情省去很多麻烦。

    暗自打定主意之后,阴太后不由悠然笑道:“这又有何不可?无论是戎国,还是裕国,甚至是隐族人的重渊,最终都会成为一个和平的家园。”

    花湘君一听,立时警觉起来,“重渊?你想对重渊做什么?”

    “既然是一个和平的家园,又何必分出彼此?只要天下一统,便再也没有了国家之分,更没有了冲突与战争,岂不到处都是人间乐土?”

    “虽然暂时没有了国家间的冲突与战争,却依然存在着**与不公!那种一家一姓的天下,从来都不会长久。最终,不甘于受压迫的人们,必然要奋起反抗。到那时,暴乱四起,战火重燃,又有何处还是乐土?!”

    阴太后被花湘君说得窒了窒,随即便轻哼了一声,道:“可是像你们隐族人那种偏安于一隅的做法,也并非什么明智之举!这个世界本就是弱肉强食,成者为王!

    你以为,看到隐族人拥有肥沃的土地,过着富庶的生活,其他那些时常被饥馑所困扰的国家,就没有丝毫的嫉妒之心吗?

    终有一日,重渊将会沦为战场,遭受外族的入侵与掠夺,而那里的隐族人,也将会永远失去自己的家园!”

    花湘君很清楚,仅凭自己的一番言语,绝不可能说服这个有着疯狂执念的老妇人。

    故而她也不想再多费力气去与之争执,只用一双明亮的眼睛看着她,冷静地问道:“太后是想利用我来达到你占领重渊,统治隐族人的目的吗?”

    阴太后看向她的目光中带有一丝欣赏,又不免有一些惋惜,“如此冰雪聪明的丫头,却被隐族人的那一套邪说毁了头脑。如果你不是这般固执,本宫又何须强迫于你?”

    说到这里,她不由顿了顿,竟轻轻地叹了一口气,“蕊儿曾为了你们而舍了自己的性命。如今你的哥哥已死,本宫也不忍心再伤害你。只要你能够为我大戎生下一个继承人,本宫便放你走。”

    花湘君一动不动地坐在那里,半晌才冷笑了一声,道:“原来,你是想让我嫁给宇文罡!”

    “不错。”

    “我若因此生下一个有隐族血脉的皇子,他自然就有了争夺隐族大族长之位的资格。

    而他从一出生,便在你这位对天下有着无穷野心的太后教导下长大,必然会成为你用来一统天下的一枚完美的棋子。

    通过他,你不但可以统治戎国和裕国,最重要的是,他还能够成为你奴役隐族人的工具!”

    阴太后微微一挑眉,道:“这只是你的看法。在本宫看来,这个皇子,便是未来的天下之主。有朝一日,他将会成为古往今来一个最强大帝国的缔造者!”

    “你以为我会同意吗?”花湘君不为所动地问道。

    “你会同意的!”

    阴太后坚定地点了点头,那张苍老的脸上更是露出了一抹志得意满的笑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