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四章 皇后之选
    ,!

    在这种深秋季节,寒香阁,可以称得上是整个大戎后宫之中景致最美的一个所在。

    而这寒香阁一名的由来,便是得自于阁中所种植的十几棵高大的桂树。

    像这种多生长于南方的树种,在北方本就极为罕见,而寒香阁中这些桂树的品种则更是稀有。

    其灰褐色的树干粗直光滑,高达数丈,枝叶繁茂,姿态飘逸,四季常青。

    而这些桂树的真正奇特之处在于,其花期虽短,仅有不足一月,却偏偏盛放在这北国的深秋季节。

    花开之时,浓郁的香气随着寒凉的秋风四处飘散,故名寒香。

    而此时九月未过,正值花期。只见浅浅淡淡的嫩黄色花朵挂满枝头,轻风拂过,花落如雨,香飘十里。

    宫中的人们都不禁为这芬芳的香气所迷醉,更是渴望去亲眼目睹一下,那种繁花盛开的奇妙美景。

    怎奈太后已有严命,闲杂人等,谁也不许踏入这寒香阁半步。

    那些想观赏桂花的人在失望之余,不免私下打听起来。

    往年这时候,寒香阁还可以让人偷偷溜进去看看,顺便捡拾一些桂花,用来酿酒或是做成美味的点心。为何今年忽然守得这么严,就连向内多看上一眼,都会立即被守门的侍卫赶走?

    结果,到底是没有不透风的墙。很快地,一个惊人的消息便在宫内流传开来。

    原来,不知何时,寒香阁中已住进了一位有着天人之姿的绝色女子。而她,就是太后为大戎的皇帝陛下所选定的未来皇后。

    虽然这一未经证实的消息,很快便被太后用铁腕手段压了下去,没有进一步散布到宫外。但如此一来,却让那些知情人对这一说法更加深信不疑。

    如今的戎帝宇文罡在登基之前,本是戎国的四皇子。因他专心武事,常年在外领兵,以致府中后宅空虚,只有一位正妃和两名侍妾。

    而那位正妃,不幸又在两年前病故。宇文罡便一直未另娶新的王妃。

    直至登基以后,由太后做主,挑选了一批出身高贵,且又贤淑端庄的女孩子,为新帝充实了后宫。

    但也许是这些女孩子里,并未有真正让太后十分中意之人,所以她们之中位分最高的,也不过就是个淑妃。

    而正宫皇后之位,则是一直虚悬。

    如今,突然出现了这位长得天香国色的湘君姑娘,还被太后安排住进了寒香阁,这座后宫中最幽静也最迷人的所在。而最为关键的一点是,这座寒香阁还紧挨着太后所居的坤宁宫。

    如此看来,那个关于皇后之选的消息应该并非是空穴来风。

    宫里的人在震惊与好奇之余,便都想知道这位似是从天而降的湘君姑娘,究竟是何等来历。

    可惜对于这一点,却是没有人能够说出一个所以然来。甚至就连那位一直在太后身边侍候的大宫女紫薇姑娘,都不知道这其中的秘密。

    此刻,这位紫薇姑娘就站在寒香阁中,一个十分隐蔽而僻静的角落里,用她那双极为灵秀的眼睛,望着那个正安静地坐在池边的神秘女子。

    花湘君已在池边坐了许久。

    休养了数日之后,她的身体已渐渐康复,不用人搀扶,便可在这座寒香阁的后园中走动上一会儿。

    而她最喜欢的,就是坐在后园中这个小池塘边的柳树下,静静地消磨上小半日的时光。

    此刻正是午后时分,秋日的暖阳照在她容色略显苍白的面庞上,更平添了几分娇弱易逝的感觉,令人忍不揍生出一种疼惜怜爱之心。

    望着那些正在清澈的池水中游动嬉戏的鱼儿,花湘君的思绪不觉间又飞回到了不久前的重渊——

    那时,她刚从景阳赶过来,一路上车马劳顿,令她本就柔弱的身子颇有些吃不消。

    而一到重渊,她就立即给毒性发作得最为严重的大族长施了“金针渡劫”。结果,因为心神损耗过巨,刚施完针,她便昏了过去。

    一连几日,她整个人都昏昏沉沉,清叔一直在用内力助她恢复。而翠儿也是忙前忙后地服侍她,更为了她的膳食伤透了脑筋。

    她本就不喜肉食,如今身体不适,则更对那些腥膻之物难以入口。可是虚弱的身体需要补养,只吃些青菜蔬果实在不是办法。

    一日,晚饭时分,桌上出现了一碗热气腾腾的鱼汤。

    这碗鱼汤散发着浓郁的香味,乳白色的汤汁上面飘着几片翠绿的葱花,十分引人食欲。

    她便忍不住尝了一小口,竟发现其味道异常鲜美,并无一丝讨厌的腥味。

    结果,不知不觉间,她已把那碗鱼汤全都喝了下去,就连碗里的鱼肉也吃了一些。

    见此情形,桌边的其他人都不禁露出了笑容。

    她也向他们微微一笑,道:“这鱼汤的味道好生鲜美!”

    翠儿嘻嘻笑着道:“还是小风哥哥的手艺好!”

    陆远风听了,竟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垂下眼去,没有吱声。

    “湘君姐姐,你觉得那鱼的味道如何?”一旁的柳逸飞却有些急切地问了一句。

    她又微微一笑,道:“这鱼的肉质细滑,入口即化,味道也是鲜美异常。我还是头一次尝到这么好吃的鱼!”

    柳逸飞一听,脸上顿时神采飞扬,忍不住得意洋洋地炫耀起自己的功劳来。

    “湘君姐姐,这种鱼只在此地才有,也只在这个季节才有。而且,这还是清平公主从前最喜欢吃的鱼。我可是特意跑到她当年常去捉鱼的那条小溪中捉来的!”

    陆远风忽然抬头看了他一眼,冷峻的脸上闪过一丝莫名的笑意。

    一向刁钻嘴快的翠儿却晃着小脑袋追问道:“小飞哥哥,清平公主当年捉鱼的那条小溪在城外,来回怎么也要走两个时辰。可你只出去了半个时辰,便带了这些鱼回来,究竟是如何做到的?”

    “这——”

    柳逸飞那张白净漂亮的脸上立时闪过一抹可疑的赭色,“以我的轻功——”

    这时清叔忍不住在一旁哼了一声,道:“是啊,以你的轻功,半个时辰,正好够去渔市上跑个来回!”

    于是,这顿晚饭便在大家的哄笑声与柳逸飞的抱头鼠窜中结束了……

    一抹淡淡的笑容,出现在花湘君那如花般娇艳的脸上。

    她依旧坐在温暖的秋日里,凝望着前方那片清澈见底的池水,可是在她那如池水般波光粼粼的双眼中,却藏着一缕深深的哀伤。

    而这双正闪着隐隐泪光的明眸,便犹如一口深不见底的幽井一般,能够将所有看到它们的人的目光,乃至魂魄,都一并吸了进去。

    此刻,就有一个刚刚被吸走了魂魄之人,正呆呆地站在池塘的另一侧,久久凝视着这个仿若根本不属于凡间的清丽女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