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五章 后园相会
    ,!

    稍一回过神来,花湘君便察觉到,不知何时,一直在自己身边侍候的两个宫女,都已悄然跪了下来。

    她忙顺着她们所跪拜的方向转头一看,却看到一个身材伟岸,鹰目钩鼻,气宇不凡的年轻男子,正站在不远处盯着自己。

    而那男子见她看过去,便顺着池畔的那条鹅卵石甬道,缓步走了过来。

    只从他那一身朱黄色的龙袍上来判断,花湘君便知道来者是何人了。

    她缓缓站起身来,待那男子来到近前时,垂头曲膝行礼道:“民女花湘君,参见陛下!”

    这位穿龙袍的年轻男子,正是戎帝宇文罡。

    虽见花湘君并未向自己行应有的跪拜之礼,宇文罡却是丝毫不以为忤,那张本是略显强悍霸道的脸上,竟露出了一抹颇为温和的笑容,同时用一种十分沉缓平和的语气,道:“湘君姑娘请起!朕与你之间本有亲谊,实是无须如此多礼!”

    “谢陛下!”

    花湘君直起身来,明眸眨了眨,对着这位戎国的皇帝陛下浅浅地一笑。

    见到她这个美若秋水般的淡雅笑容,宇文罡的眸色不由一深,同时脸上的笑意也更深了些。

    “早就听过皇祖母提起,前些日便已将湘君姑娘接入了宫中。只是当时姑娘身体违和,尚需多加静养,实在不宜相扰。而今日在去给皇祖母请安之时,朕方得知姑娘业已大好,便前来探望,但愿没有因此打扰到姑娘赏景的雅兴!”

    这席话听上去颇为文雅得体,再加上这位年轻皇帝说话时满面关切,语气柔和,确是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

    只不过根据传闻,这位弑父上位的戎帝宇文罡,其实是一个性情暴戾且言语粗鄙之人。而此时听他居然一反常态,用这样一种几乎是咬文嚼字的方式开口讲话,着实是令人感到有些别扭可笑。

    花湘君忍不住暗自一笑,口中却是慢声细语地答道:“承蒙陛下挂怀,湘君不胜感激!只是湘君久病方愈,不能在外面流连过久,此刻便需回房休息。失礼之处,还请陛下见谅!”

    方一见面,花湘君便要告退。话虽说得极为客气,但意思已是十分明显,就是不愿与他这位大戎的皇帝陛下多言。

    宇文罡的心中不由生出了几分恼意,但同时,竟有一种以前从未体会过的异样情绪,令他不免感到有些心烦意乱。

    在这偌大的后宫之中,除了太后之外,几乎所有人都要向他这位皇帝陛下曲膝低头。尤其是那些养在宫中的女人们,更是无时无刻不在用尽心思,竭力向他献媚讨好,盼望能够得到他的一丝眷顾。

    面前的这个花湘君,无论她有多么惊人的美貌,也不过就是一种用来取悦男人的工具而已。说到底,她真正渴望得到的,想必还是他这位能够主宰她命运的皇帝陛下的垂怜与宠爱。

    而如今,他这位日理万机的皇帝陛下,已特意抽出时间来探望她,并且还尽己所能地,用一种足可以称得上是温柔的方式对待她。

    可出乎他意料的是,这位湘君姑娘,对他这位皇帝陛下所给予她的这种非同寻常的柔情,居然表现得完全不屑一顾!

    宇文罡的双眼不由微微一眯,开始认真地打量起这个胆敢当面拒绝他这堂堂九五之尊的、不识抬举的小女子!

    从她那窈窕纤弱的身材,精致娇艳的面庞,以及澄澈纯净的双眸来看,这位湘君姑娘绝对应该是一个性情温婉,并且善解人意的可人儿。

    然而,从她方才那种从容不迫的表现来看,这位湘君姑娘又应该是一个外柔内刚、不愿屈服顺从的女子。

    这一发现,虽然令宇文罡感觉到自己皇帝陛下的威权被当面挑战,但与此同时,也唤起了他的冲动与激情,更令他生出一种久违的征服**。

    只见他那双闪着莫测光芒的鹰目,如利箭一般地投注在花湘君那张如花的娇颜上,久久不曾移动分毫。

    面对这种明显带有威胁之意的盯视,花湘君只是淡然一笑,用她那双清澈如水的明眸回看着宇文罡,目光中没有丝毫的惧意。

    两人就这般僵持了片刻,不明内情之人见了,可能还会误以为他们是在深情对视,爱意酽浓。

    殊不知,就在这短短的片刻之内,大戎的皇帝陛下与身具隐族血脉的柔弱女子之间,已进行了一场心念与意志的激烈较量。而且,也是在这短短的片刻之内,有些事情已经不可避免地发生了,而某种结局,也将就此注定。

    这时,一阵微凉的秋风吹过,拂落了不远处那棵桂树上的大片花朵。

    几朵桂花随着风儿,飘飘洒洒地飞到了池边。而其中的一朵,竟敲落在了花湘君的秀发上。

    嫩黄的花朵,簪在乌黑的发间,不免令人生出一种韶华易逝,红颜堪怜的感觉。

    而那女子于风中傲然而立的清冷模样,又怎能不让人怦然心动?

    宇文罡终于慢慢收回了投注在花湘君脸上的犀利目光,但他的人却突然上前了两步,与花湘君的距离已拉近到伸手可及的程度。

    而花湘君依然稳稳地站在那里,似水的眸光冷静淡然,无一丝的波动。

    这时,已近在咫尺的宇文罡忽然抬起一只手来,径直向她的秀发上落去。

    谁知花湘君对他的这一举动似乎早有所料,竟已抢先一步,微微一摇头,将那朵挂在发间的桂花抖落于地。

    随后,完全无视于这位皇帝陛下仍僵在半空中的那只手,她再次曲膝行了一礼,便转身而去。

    那两位早就远避一旁的宫女见状,忙垂头跟在她的身后,一同匆匆离开。

    而那位一直躲在暗处,将这一幕全都看在眼里的紫薇姑娘,也跟着悄然转身,赶回坤宁宫,去向太后禀报,这场完全是由她老人家所安排下的后园相会的最终结果。

    就此,后园之中,只剩下了宇文罡这位大戎的皇帝陛下,被独自晾在了那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