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六章 征服之欲
    ,!

    一直目送着花湘君远去的婀娜背影,宇文罡的唇边渐渐泛起了一抹意味难明的笑意。

    这个女人,正是他宇文罡想要的女人!

    尽管,这个女人,也是太后想要他娶的女人。

    数月前,当太后第一次向他提起,想让他娶一位隐族女子时,宇文罡本是抱着一种无所谓的态度。因为他很清楚,太后是想通过这个女子,来实现她征服隐族人的愿望。

    而对于太后的这一想法,宇文罡虽然并不赞同,但只要它没有影响到他本人所立下的那个坚定不移的目标,他便也不会坚决反对。

    其实在宇文罡看来,隐族虽然是心腹之患,但毕竟这个族群人少力弱,根本不足以与拥有数十万铁骑的大戎帝国相抗衡。

    而且,隐族人一向明哲保身,从不参与其他国家或是族群之间的争斗。

    另外,隐族聚居地重渊远在偏远的域外,并不会对大戎的疆土构成任何直接的威胁。

    而用兵之道,讲究的是“远交近攻”。

    目前大戎最大的敌人,应是那个刚刚改朝换代,并逐渐露出强国之势的裕国。

    裕国紧邻大戎,地处南方气候宜人之地,江山如画,人物风流,实是一个令人心向往之的所在。

    将这个土地肥沃、黎庶众多的国家纳入大戎的版图,始终都是他宇文罡此生的一个宏愿。

    此愿一旦达成,大戎的疆域将会扩张两倍有余,从此成为这世间独一无二的强大帝国。而他戎帝宇文罡的这一辉煌战绩,也将会永留史册,为后世子孙所景仰膜拜。

    因此,在宇文罡的心目中,占领和征服裕国,才是应该摆在首位的目标。

    而这也就是一直以来,他与太后的分歧所在。

    太后反对他在年内攻打裕国的态度十分坚决,而其理由居然是出自那个所谓的天魔赤阳王的一个推算。

    据赤阳王说,大戎若在年内攻裕,将必败无疑,甚至很可能还会面临灭国之危。而导致这一失败的主因,便是由于有隐族人相助裕国。

    对于这种完全是危言耸听,且又毫无实据的说法,宇文罡实是连半个字也不相信。

    更何况,这个说法还是出自那个老而不死的赤阳王之口!

    关于这位天魔与太后之间的那件丑事,在大戎国内虽是没有人胆敢提起,但却几乎是人尽皆知。

    尤为甚者,太后还将她与赤阳王的私生之子独笑穹,公然养在宫中十几年,实是对先太祖皇帝最大的羞辱。

    而先帝当年之所以一直对此事隐忍不发,多半还是出于对那位据说有通天彻地之能的赤阳王的畏惧。

    作为宇文氏的后裔,先太祖皇帝的亲孙子,宇文罡自是对这个为宇文皇室带来莫大耻辱的赤阳王,充满了强烈的恨意。故而,又怎会去听信他口中所说出的那些虚妄之词呢?

    最终的结果便是,为了攻裕一事,他这位大戎的皇帝陛下与太后之间,从分歧进而上升至隔阂,甚至已经开始相互猜忌。

    所以,当太后按照她当初的那个计划,将花湘君这位隐族女子接入了宫中,并开始着手安排迎娶事宜时,宇文罡对此事的态度却发生了巨大的转变,因为他此时的想法已经与当初截然不同。

    如今,他已不再天真地认为,太后此举的目的完全是为了征服隐族人。

    原因是他突然想起了一个人——那位刚刚被自己谋害了不久的父皇。这便令他这位皇帝陛下的心中,登时生出了一种警惕。

    若是自己违背了太后的意志,最终会不会也落得与自己的那位父皇一样的下场?

    尤其是,当太后的手中已有了一个更为理想的继承人——那个他与花湘君所生下的孩子!

    正是由于想到了这些,宇文罡已对迎娶花湘君这个隐族女子一事,产生了极大的抵触情绪。甚至于,他竟是已将此事视为了太后欲除掉自己的一个阴谋。

    因此,当他在太后的敦促下,来这座寒香阁中探望花湘君之前,实是已存了几分提防与戒备之心。

    然而,对于太后的用心,他虽已有了足够的防备,可对于花湘君的美貌,他却是没有任何的防备!

    当第一眼看到她时,宇文罡竟是生平第一次,感觉到自己对一个女人产生了一种无法抑制的爱怜与渴望。故而在不自觉间,他便对花湘君表现出了一种从未给过其他女人的温柔。

    如果说,那第一眼还仅仅是出于一个男人对女人**上的**,那么,接下来的那几句交谈和片刻的对峙,已令宇文罡对花湘君生出了一种从**到精神,都想要将她彻底占有和征服的强烈**。

    他认为,只有像花湘君这样的女人,才配站在自己的身边,接受天下人的顶礼膜拜。

    而且他相信,这个有着坚强意志的女人,决不会接受太后的摆布,成为其用来对付隐族人的工具。那么日后,当她成为了他的皇后时,她更不会成为太后用来对付她自己夫君的工具。

    正是在想清楚了这些之后,宇文罡才最后下定了决心,要让花湘君完全地属于自己。

    但是究竟该如何得到这个娇美如花又柔韧似水的女人呢?

    负手站在花湘君方才所在的那个池塘边,宇文罡不禁陷入了沉思之中。

    太后为此已经制定了一个计划,并且早就命人着手去安排。

    这个计划就是,捉拿花湘君身边的那个肖卫陆远风,然后以他的性命相挟,逼花湘君同意嫁给宇文罡。

    而在宇文罡看来,用这种威胁和强迫的手段来对待花湘君,实在不可取。

    虽然他并不真正了解这个女人,但宇文罡相信,花湘君绝不可能因为受到外来的压力,就出卖自己的本心。

    即便最终她为了解救自己所关心的人,宁愿牺牲自己,同意嫁给他。那他也只能得到她的身体,却永远失去了得到她那颗心的机会。

    宇文罡认为,对待花湘君这样的女人,只能靠他君王的威仪和男子气概来将其彻底征服,让她心甘情愿地服从于自己的身下。

    但是,太后捉拿陆远风的计划已如箭在弦上。在此时,他这位皇帝陛下实是不应该,更也不可能再加以阻止。

    不如暂且冷眼旁观,然后再见机行事。

    不过话又说回来,如果太后的计划成功,那他便能够看到花湘君这个内心极为强悍的女人,在面临困境时究竟会做出什么样的反应,这应该也是一种难得的乐趣。

    想到这里,宇文罡的鹰目中不由露出一种兴致勃勃的光芒。

    而这时,又一阵秋风吹过,带来了又一片落花。

    宇文罡随手接住了其中的一朵,放在鼻端嗅了嗅,极是快意地大笑了一声之后,便大步离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