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八章 作嫁之人
    ,!

    公玉飒颜目光阴沉地看着沈云鹏离开,心中不知在转着些什么念头。

    直到那个高大的背影已彻底消失在街尾的转角处,他才将目光转向了陆远风。

    唇边慢慢泛起一抹得意的笑容,他负手走到了这个武功虽然在自己之上,但此刻已失去任何行动能力的少年面前。

    先将其上下打量了一番之后,他才悠然开口道:“虽然从未见过你的真面目,但仅从声音和身形上,我便可完全确认你的身份。

    两年前,在忠义盟后山上救了雪幽幽的那两人,你乃是其中之一。而数月前,在泉州灵石山上偷袭我的那两人,你也是其中之一。

    陆远风,你既是萧玉的手下,又是凌弃羽的同伙,更是一个毋庸置疑的隐族密谍!”

    此时,陆远风的额上仍挂着因扯脱右肩而疼出来的一层冷汗,但他眼中凌厉的光芒却未曾稍减。

    在用这种凌厉的目光看了公玉飒颜一眼之后,他才极为不屑地开口道:“公玉飒颜,暗卫司的总司大人,其实就是那个曾给死鬼左语松当过护卫,后来又认了那个狗太监郑庸做干爹的北戎密谍宫彦!”

    此言一出,公玉飒颜的笑容顿时僵在了脸上,眼中更是闪过一抹极度的恨毒之色。

    认郑庸那奸宦做义父,此举在当时确是一种权宜之计,但毕竟也是一件极不光彩之事。

    公玉飒颜至今都在为此耿耿于怀,更是将之视为平生的奇耻大辱。

    自从他被自己的兄弟公玉飒容,从景阳城外救回戎国之后,便将那个宫彦的身份彻底抛弃。而且,对于自己在裕国的那段经历,他也一向是三缄其口,从不在人前提起。

    因此如今在戎国,除了仅有的那几个知情者之外,人们只知道他曾是赤阳教派在裕国的密谍,后因身份暴露而被迫撤了回来。至于其他的事情,便都所知寥寥。

    然而,公玉飒颜本人却是心知肚明,仅凭自己那段不堪的过往,一向处事严苛的师父独笑穹,便已绝无可能再将赤阳教主之位传给自己。

    但他公玉飒颜从来都不是一个轻言放弃之人,尤其是这个教主之位,还关乎到自己的性命。于是,出于自保,同时也为了达到自己出人头地的目的,他便开始费尽心机地多方钻营起来。

    由于得到了武功远在自己之上的兄弟公玉飒容的多番点拨,公玉飒颜的嫁衣功也有了一定程度的突破。具体表现在,不但他的内力明显见长,而且他已经能够感应到数百丈之内,其他身具嫁衣功者的大致位置。

    据他所知,赤阳教弟子中,练有嫁衣功,且已达到初成阶段的人,应有上百人之多。

    从前,公玉飒颜还只是把嫁衣功当作一种有着神奇感应能力的功法,因而对于师父独笑穹让众多弟子习练此功一事,他也并未感觉到有任何异常之处。

    可如今,他已经清楚地知道了嫁衣功的真相——功力弱者只能为人作嫁,最终会被强者吸去全部的内力,甚而因此丢掉性命。

    他,公玉飒颜,应该就是被师父所选定的,为自己的亲兄弟公玉飒容作嫁之人。

    而其他那些习练了嫁衣功的弟子们,也将跟他同样下场,早晚都会沦为给师父,以及他所选定的赤阳教继承人——公玉飒容,提供内力的作嫁之人。

    为了摆脱这一既定的命运,公玉飒颜只能想办法自救。而他用来自救的手段,便是要利用那些跟他一样练有嫁衣功的赤阳教弟子,让他们脱离师父独笑穹的控制,转而为他公玉飒颜一人效力。

    有了这一想法之后,公玉飒颜便去秘密求见戎帝宇文罡,并向其献策,用身具嫁衣功的赤阳教弟子为密探,负责追踪抓捕他国潜藏于大戎的密谍。

    结果,这一招果然大见成效!

    那些赤阳教弟子都是习练嫁衣功,并初有所成者,已拥有了互相感应的能力。而他们便是利用这一能力,对所发现的可疑人物进行跟踪监视。

    由于可提前掌握到自己人的方位,他们就能够随时换人跟踪,任凭对方如何狡猾机警,对这种极其高明的跟踪之术也是防不胜防。

    于是,那些敌国密谍的联络点纷纷被发现并捣毁,更有大批潜藏极深的敌国密谍落网被擒。

    戎帝宇文罡在大喜之余,自然对想出如此妙策的公玉飒颜刮目相看,且赞许有嘉。

    而早已摸透圣意的公玉飒颜,便趁机再次进言,劝这位皇帝陛下绕开太后所掌控的由大内密探所组成的内卫司,另行成立一个主要由赤阳教弟子所组成的密探机构。

    这一密探机构的主要职能,便是专门负责为皇帝陛下刺探可能威胁皇权、危害朝廷的行为与言论,并直接抓捕和审讯嫌疑人。

    果然,这个早就想摆脱太后控制,在朝堂上建立自己威权的年轻皇帝宇文罡,在听了公玉飒颜的这一谏言之后,当即便命他全权负责筹备此事。

    结果不到半月时间,一个全新的密探机构——暗卫司,便横空出世了。而且很快地,它已经以皇家密探的身份,堂而皇之地在戎国各处抓人办案,大有将原来的大内密探排挤出局的架式。

    由于这个暗卫司自成一体,与朝中各部均不沾边,又不归属于内廷,故而身为暗卫司总司的公玉飒颜,其实并无任何正式的品级官职。

    但是他这个总司大人,却可以无需传诏,便直接进宫向皇帝陛下密奏。这就在无形之中,赋予了他某种凌驾于百官之上的特权。

    在公玉飒颜看来,一条通往权力之路的大门已在他的面前打开。只要他小心翼翼地走好每一步,最终自己所能够到达的位置,已不仅仅是一个小小的赤阳教主,而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权力之巅。

    正是由于有了这种貌似极为光明的前途,再加上一颗急剧膨胀的野心,公玉飒颜在不遗余力地为那位皇帝陛下效力的同时,也愈加注重起自己在人前的官威与形象来。

    因为他知道,无数双嫉恨的眼睛都正在盯着自己,这其中除了有那些位高权重的朝臣们之外,很可能还包括自己的师父独笑穹以及那位阴太后。

    暗卫司本就具有替皇帝陛下监视百官的职能,因而自然会招致那些朝臣们的忌惮和憎恨。

    而暗卫司的暗卫,有一大部分又是来自赤阳教弟子,这必然也触犯到了那位赤阳教主独笑穹的威权。

    但由于征招赤阳教弟子为密探这一做法,是由大戎的皇帝陛下亲自下旨允准的,所以独笑穹也是敢怒不敢言。

    不过在这位赤阳教主的心里,定是已将公玉飒颜视为背师叛教的逆徒,急欲除之而后快!

    另外,暗卫司实际上已经取代了由太后所掌握的内卫司,且又只奉皇帝陛下的谕旨行事,实是存了蔑视太后之意。

    虽然那位一直隐于宫内的太后,对此事并未做出任何明确的反应,但是可以想见,已经操控了大戎皇权数十年的她,必不会心甘情愿地任由自己手中的大权旁落。

    所以,公玉飒颜的心中十分清楚,自己现在所走的,是一条险之又险的通天之路。

    若能成功走过去,便会荣耀加身,万众仰慕。而一旦有任何的行差踏错,不仅会彻底失去攫取权力的机会,很可能还会就此万劫不复,死无葬身之地。

    正因如此,方才在与那位禁卫军统领沈云鹏的一番明争暗斗之中,公玉飒颜虽是一直保持着适度的忍耐,却又毫不让步地将陆远风抢到了自己的手里。

    而在得意之余,他便忍不住炫耀起自己的智计与口才,当场痛快淋漓地将陆远风的身份揭露无遗。

    可令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在他印象中一向沉默寡言的陆远风,其词锋居然如此犀利,竟也当场痛快淋漓地,将他这位总司大人的隐晦过往揭露无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