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章 裕国皇子
    ,!

    陆远风忽然睁大了双目,一眨不眨地望着那个不知何时出现在公玉飒容身后的人。半晌之后,他方激动万分地叫了一声:“公子!”

    那个在黑暗中突然冒出来的人,对他眨了眨眼睛,笑道:“看来我寒冰公子的名头果然响亮得很,就算是跑到了敌国,竟也会被人当场给认出来!”

    陆远风马上便意识到自己犯了错,不该在公玉飒颜的面前叫出“公子”,这个有着特殊含义的称呼。因为,这一称呼很可能会引起这个极为奸狡家伙的怀疑,进而将寒冰与萧玉这两个人联系在一起。

    “寒冰公子,我早就听湘君姐姐说起过你。她还说你一定会来北戎接她。没想到你这么快就赶来了!”

    寒冰再次笑着向陆远风眨了眨眼睛,并对这小子的随机应变表示赞许地点了点头。

    由于他一直站在公玉飒颜的身后,故而他的这些动作自然未被这狡猾的家伙所看到。

    其实,公玉飒颜在刚一听到那个异常清越的声音时,便知道来者究竟是何人了。

    虽然他做梦也未想到,此人会在此时此刻,出现在此处,但精明如他,早已心念急转,对自己所面临的情势做出了一番判断。

    以他对这位寒冰公子的了解,知道此人绝不是什么光明磊落、疾恶如仇的正派大侠,而是一个专喜欢挖坑害人、背后下黑手的难缠人物。

    而尤为可怕的是,这个难缠人物,还是一位武功深不可测的绝顶高手。

    因此对于寒冰而言,根本就没有讲江湖规矩这一说。他若真的想杀人,那人别说是想多说一句话,恐怕就是连一口气,也没有机会多喘!

    可他公玉飒颜至今还在喘气,而且,似乎也还有继续说话的机会。所以他相信,寒冰目前并不想要他的命。

    既然有了这一份笃定,公玉飒颜的身体便不再那么僵硬,而他的那根三寸之舌,也随之变得灵活起来。

    “原来是寒冰公子大驾光临,在下有失远迎,还望公子恕罪!”

    一边说,他一边缓缓地转过身来,看向那位即使是在黑夜之中,双眸也会散发出一种璀璨光芒的寒冰公子。

    寒冰却只是对他笑了笑,问道:“我们认识吗?”

    “虽未有缘一见,但寒冰公子的大名,在下已是如雷贯耳!”

    公玉飒颜一边故作泰然地含笑答话,一边心念急转,回想自己在裕国时与寒冰的所有交集。

    严格地说,当时身为宫彦的他,与这位寒冰公子勉强算是见过两次面。

    第一次,是在襄州城外的荒岭上。如果那个救走凌弃羽的人,果真就是寒冰的话,在当时那种电光火石之间,他应该不会注意到宫彦这个在远处旁观之人的存在。

    第二次,是在远芳阁比武场外。当时宫彦隐身于那些观看比武的人群之中,而一直身处危局之中的寒冰,想必也没有多少机会注意到他。

    想清楚了这些,公玉飒颜便又多放下几分心来。

    很可能,这也就是寒冰方才没有对自己立刻出手的原因。

    否则,若是他也像陆远风一样,知道自己就是宫彦,并知道自己曾经认过那个多次陷害于他的郑庸作义父,那自己现在很可能已是一个死人!

    尽管此刻四周埋伏了数十名自己的手下,但这些人在寒冰的眼里,应是根本不屑一顾。

    也就在两月之前,郑庸曾经带了一百多名大内高手,在景阳城中围捕这少年,最终却还是一无所获。

    想必以寒冰的身手,完全可以在自己的那些手下反应过来之前,先杀了自己,然后再从容逸去。

    由此看来,眼前的这位寒冰公子,应该并不清楚自己的真实身份,尤其是作为宫彦的那个身份。

    一念及此,公玉飒颜马上对寒冰肃然拱手道:“寒冰公子,在下公玉飒颜,乃是大戎暗卫司总司。”

    “暗卫司?”

    寒冰的脸上仍是一副满不在乎的表情,“这名字倒是颇合本公子的胃口!怪不得公玉大人敢在这暗夜之中,明目张胆地干些见不得人的勾当,原来竟是在奉旨办差!”

    公玉飒颜不禁被他说得一阵尴尬,偏又不敢轻易去招惹这个杀人不眨眼的煞星,结果一时间竟是呆在那里,无言以对。

    而他这位总司大人之所以会在寒冰的面前,表现出如此非同寻常的卑微怯懦,其中的原因说起来倒是还颇有些复杂。

    当然了,这少年那一身出神入化的武功,以及心狠手辣的行事作风,确是令人不免心生畏惧。

    但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十分重要的原因,让公玉飒颜对他又多添了几分忌惮。那便是,这少年还有一个足够硬的靠山。

    而那个靠山,就是这位寒冰公子的父亲——那位裕国的皇帝陛下冷衣清。

    在大约两月之前,裕国接连发生了几件令世人瞠目的大事,而其最终的结果便是,冷衣清成为了新的大裕之主。

    说起来,这一切的开端,皆是由于上一位裕国皇帝浩星潇启的皇长子济王,与其母严皇后合谋,发动了一场意在夺权篡位的兵变。

    事实上,这场兵变的整个过程,只能用“荒唐混乱”一词来形容。

    因其开始得本就荒唐可笑,竟是那位皇帝陛下浩星潇启故意设计,引诱他的儿子来造自己的反。

    而后,这衬唐可笑的谋反又是在一种极度的混乱不堪之中结束。只因那位济王殿下败得简直就是莫名其妙!

    可是,这衬唐而混乱的兵变的最终结局,却因为那位孤注一掷的严皇后,将包括裕国太子在内的所有皇子全部毒杀,而变得异常惨烈!

    结果,那位倍受打击的皇帝陛下浩星潇启,应该是怀着一种切齿的恨意,颁下了一道圣旨——

    将参与此次兵变的所有严氏族人全部斩首示众。而这其中,竟然还包括严皇后和济王浩星明仁。

    这一道圣旨,立即令裕国朝野上下震动不已。

    诛灭这次兵变的罪魁祸首严氏一族,确是理所应当。但公然处决身为一国之母的严皇后,实是有损皇家尊严。

    而最让众朝臣大感不安的是,在杀掉那位皇长子济王之后,年老的皇上已再无可继承皇位的子嗣。

    在皇上的亲兄弟之中,唯一还在世的一位,便是定亲王浩星潇宇。可这位定亲王本就从未娶妻,更无任何儿女。

    如此一来,这大裕的江山又要交于何人之手呢?

    就在朝臣们尚在暗自议论之时,皇上浩星潇启紧接着又颁下了一道诏书——

    实际上,也可称之为“罪己诏”。因为在这道诏书之中,这位皇帝陛下公开向全天下人招认,自己当初篡改先皇遗诏,谋害真正的裕国储君浩星潇隐的全部罪状。

    这一道诏书,再一次令裕国朝野上下震动不已。

    此刻的朝臣们已不只是不安,更是有了一种天塌地陷、无所适从之感!

    而就在朝臣们愈加不知所措之际,皇上浩星潇启居然又做出了一个简直是令人匪夷所思的决定——

    他宣布立即退位,并将皇位禅让给原裕国左相兼枢密使冷衣清。

    这一决定,又一次令裕国朝野上下震动不已。

    可无论一开始如何震动,最终,这一连串的事件都还是被成功地平复了下来。

    这其中,那位皇上的七皇弟——定亲王,绝对是功不可没。

    因为有了他这位拥有辅政大权的王爷从中斡旋,那些原本激烈反对此事的朝臣们,最终都一个个偃旗息鼓,不再公然发表意见。

    与此同时,敬国公府、文山公府,以及靖远侯府等一批公侯亲贵们,也纷纷站出来表态,完全赞同皇上禅位的英明决定。

    再加上手握十万重兵的禁军大统领宋青锋的鼎力支持,冷衣清几乎是未遇到任何阻力,便顺利地登上了皇位。

    而冷衣清既然成为了裕国的新君,那么其子寒冰,自然也就成了皇子,身份地位已不可同日而语。

    虽然冷衣清在登基之初,便宣布裕国从此实行禅让制。这也就意味着,寒冰这位皇子的身份只是暂时的,而且他也不太有可能成为下一位大裕之主。

    可是就目前而言,他确是如假包换的裕国皇子。

    因此,无论他这位现成的皇子走到何处,哪怕是身在与裕国结有世仇的大戎,都还是会享有其作为皇室一族的特权与尊荣。

    但颇为令人尴尬的一点是,这位寒冰公子本人,似乎完全没有把自己那个皇子的身份放在心上。

    他这位所谓的皇子殿下,居然连他那位父皇的登基大典都未前去观礼,也从未在任何皇家的仪典礼宴或是祭祀活动中露过面。

    而且,他本人并未在裕国朝中担任何种职司,不但远离朝堂政事,甚至根本都不住在宫中。

    如此一来,便很难让人说得清楚,这位寒冰公子到底算是裕国皇子,还是江湖人?

    从寒冰的行事作风上来看,他仍是把自己当作了江湖人,快意恩仇,一副想得罪谁就得罪谁的样子。

    可那些被他得罪的人,却是不敢完全将他视作江湖人来对待。只因他那个裕国皇子的身份,实在不容小觑。得罪了他,便等于是得罪了裕国的皇帝陛下,也就等于是得罪了整个裕国。

    正是出于此种考虑,公玉飒颜决定,尽可能对寒冰采取一种听之任之的态度。

    只要这少年没有公然触犯大戎的律法,至于其他言语上的一些不敬,甚而是某些刻意的刁难,便都不过是小事一桩,无需对其过分深究。

    因为他这位总司大人的心中清楚得很,无论是作为裕国皇子,还是作为江湖人,这位寒冰公子都不是他公玉飒颜所能得罪得起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