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一章 一场误会
    见自己那一番明显带有挖苦意味的话说出口之后,公玉飒颜只是一味地沉默不语,寒冰不由暗自佩服这位总司大人的忍耐功夫,却也打定主意,不能让这奸狡的家伙就此蒙混过去。

    他的剑眉微微一挑,状似随意地问道:“不知公玉大人所办的究竟是何等差事,居然还要用到像无尽丹这般有趣的玩意?”

    听到寒冰又问起无尽丹的事情来,公玉飒颜顿时心中一懔,生怕因此将自己那个宫彦的身份给暴露出来。

    可他又实是拿不准,这个寒冰到底对无尽丹知道多少,便也一时难以决定,究竟该如何回答他,才能够将此事顺利地敷衍过去。

    犹豫了片刻,他才答道:“寒冰公子,在下只是在奉旨办差。因事涉我大戎机密,不便对公子实言相告!”

    这话听起来倒还算是不卑不亢,可公玉飒颜说话时的语气却完全不是不卑不亢,甚至还隐隐显露出一丝求恳之意。

    “哦?”

    寒冰却是不吃他的这一套,一张俊脸马上便沉了下来,说话的语气中也添了一丝冰冷之意,“如果本公子非要知道呢?”

    见对方在自己的一再退让之下,却愈加态度蛮横起来,公玉飒颜也不禁有些压不尊气,沉声道:“寒冰公子如此咄咄逼人,莫非你想——”

    一个陡然生出的不妙预感,令他的话猛地嘎然而止。

    寒冰此刻出现在这里,莫非是为了陆远风?

    从方才他与陆远风之间的那几句对话来判断,寒冰此番来大戎的目的,就是要救那个被太后抓去的花湘君。

    细一琢磨,此话应是不假。

    因为寒冰自幼便被那位神医花凤山所收养,与其女花湘君虽然并无血缘之亲,但他们两人之间一向以姐弟相称,关系也应是非同一般。

    当初正是为了花湘君,寒冰在天目湖上将那个襄国侯世子严兴宝给狠狠教训了一顿,最终还让那个纨绔在京兆府的大牢里吃了多日的牢饭。

    而如今不知何故,这位湘君姑娘突然来到了大戎,还莫名其妙地被太后派人捉进了宫中。

    对此,寒冰自然不会袖手旁观。

    以这少年的张狂性情,自恃武功高强,孤身跑到大戎来救人,也并非不可能之事。

    另外,虽然已经证实,寒冰并不是隐族人,但他却很可能与隐族人有着极深的渊源。

    当初刺杀了忠义盟副盟主左语松的那个离别箭,应该与他就是同伙。

    而其父冷衣清在登基伊始,便推翻了前朝皇帝浩星潇启对于隐族是邪族的指控,严禁对裕国境内的隐族人进行杀戮和迫害。

    除此之外,这位裕国的新君还明旨昭告天下,从今以后,裕人与隐族人不分彼此,同为大裕子民。而裕国,已成为裕人与隐族人同乐共享之地。

    由此判断,寒冰此刻出现在这里的原因,应该就是为了救陆远风,这个花湘君身边的隐族肖卫。

    一想到这些,公玉飒颜的心中便更加惊疑不定起来。

    这个寒冰是真的恰巧刚刚赶到,还是早有预谋,与陆远风本就是同伙?

    如果是后者的话,那么——

    公玉飒颜的心陡地一阵狂跳,目光不期然地转向了那间药堂的方向。

    莫非药堂中的那些暗卫——,都是被寒冰所杀?!

    以这少年在济世寺中一口气干掉三十名大内侍卫的本领,将自己手下的那十几名暗卫,在片刻之间悄无声息地全部杀光,实是一件轻而易举之事。

    若果真如此,他已然杀了那十几名暗卫,那他应该就不会在乎再多杀一个暗卫的头领——自己这位总司大人。

    而他至今仍没有动手的原因,想必是还抱有其他的目的。可一旦让他达到了那个目的,最终他是否就会放过自己呢?

    就在公玉飒颜越想越怕之际,寒冰仿佛已经看透了他这位总司大人心中所想,竟又笑着开口道:“公玉大人猜得不错,你手下的那些暗卫确是被我所杀。

    只不过这件事可是怪不得本公子。我正在那间药堂之中睡得香甜,谁知却被他们突然闯了进来,还一言不发就动手。那本公子自是不可能不还手了!”

    公玉飒颜不由急速地眨了眨眼睛。

    这理由,怎么听起来竟是如此地耳熟?

    记得听郑庸讲过,寒冰在济世寺杀掉那些大内侍卫时,所用的借口便是,他们突然闯入,一言不发就动手,结果就被他这个煞星给杀了个精光!

    勉强咧了咧嘴,公玉飒颜好不容易才扯出一个略显僵硬的笑容,干巴巴地道:“原来是我的属下打扰了寒冰公子的好梦。这听起来——,确是一场误会了!”

    “这不仅是一场误会,还是一场十分可怕的误会!”

    寒冰看着公玉飒颜,带笑的眼中却闪着刺人的精芒,“本公子还以为,他们是公玉大人特意派去捉拿我的,所以就顺便来找大人澄清一下这个误会。”

    虽然明知这小子根本就是在胡说八道,公玉飒颜却只能暗暗咬着牙,非常识趣地半句也没有反驳。

    对于他这位总司大人而言,此刻最重要的,不是追究自己那些手下的死因,而是保住自己的一条性命。只有留得命在,那些即将到手的荣华富贵才不会尽皆化为泡影。

    他猛地深吸了一口气,努力让自己的脸上继续保持着一种平静的笑容,“既然是误会,确是应该澄清。在下今夜来此,只是奉旨捉拿意图对我大戎不利的隐族密谍。

    而寒冰公子你乃是裕国皇帝陛下之子,自然绝不可能是什么密谍。

    如今戎国与裕国之间虽是并未通好,却也不曾开战。故而我与公子之间,实是算不得敌人,自然也绝不可能对公子存有任何加害之心。方才在药堂内所发生之事,实属一场误会!”

    寒冰的脸上也是一直笑容未减,在听完公玉飒颜这番明显带有求和之意的解释以后,他便十分痛快地点头道:“如此甚好!看来公玉大人确是一个颇通情理之人,更是明白凡事应以大局为重。

    既然大人能够如此大度,本公子便也不该太过小气,再去计较被贵属下偷袭这等不值一提的小事了!”

    公玉飒颜不禁再次咧了咧嘴,心想,人都已经被你杀光了,你确是不用再计较了!

    随即,他这位堂堂的总司大人,便开始在心里将这个心狠手辣,却又得便宜卖乖的徐蛋骂了无数遍。

    因为他清楚得很,寒冰的这一番冠冕堂皇的言语,应该只不过是个开场白。接下来,这小子很可能便要狮子大张口,提出一些厚颜无耻,且又蛮横无理的非分要求了!

    果不其然,他这里还未腹诽完,寒冰就已经笑容一收,语气微冷地道:“小事倒是可以不去计较,但大事却也绝不能马虎!

    公玉大人,想必你方才业已听得清楚,本公子此来的唯一目的,就是要将我的湘君姐姐接回大裕。而要办成这件事,恐怕还须得拜托大人你多多帮忙啊!”

    一听到寒冰所提出的要求,居然是要自己助他救出花湘君,公玉飒颜的心里反倒是松了一口气,甚至还暗暗生出了些许的得意之情。

    因为,此刻在他那颗精明的头脑中,已有了一个极为绝妙的算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