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九章 烫手山芋
    随意地扫了一眼这间陈设虽然不多,但每一样物事看起来都非常精美华贵的静室,寒冰不由露齿一笑,直言不讳地道:“此处看起来倒是个商量阴谋诡计的好所在!”

    公玉飒颜听了,不但丝毫不以为忤,反而还颇有些得色地微微一笑。

    他先是请寒冰在一张宽大舒适的紫檀木扶手椅上坐了下来,随后自己也跟着在一旁的主位上落座相陪。

    “寒冰公子尽可放心,此处极为隐秘,更无须担心隔墙有耳。”

    寒冰早已观察得仔细,心知这家伙确是所言不虚。

    这间静室看起来十分普通,但其墙壁内想必是藏了铁板之类的东西,不仅隔音效果极佳,而且还随时都可以变为一座能够困住任何高手的坚固牢笼。

    他十分配合地做出一副满意之状,笑着点了点头,道:“公玉大人果然是善解人意!本公子确是有一件颇为隐秘之事要与你商谈。看来大人也是抱着相同的想法吧?”

    公玉飒颜也笑着点了点头,“与寒冰公子这样的聪明人打交道,虽然不免要担上一些风险,却也不乏好处可言。你我之间,大可开门见山、干脆直接,无需多费那些不必要的唇舌。”

    寒冰不由抚掌一笑,道:“好,既然公玉大人如此说,本公子便也诚意十足地干脆直接上一回!我与你先将陆远风的事情谈妥,至于其他的事情,便也不难商量。”

    公玉飒颜一边陪着笑脸,一边将目光在寒冰的脸上转了数转,心中实是对这少年的所谓诚意没有多大的把握。

    但他转念一想,既然是相互利用,有无诚意并不重要。真正重要的是,彼此之间的利益是否一致。而对于这一点,是必须要弄个清楚明白的。

    于是,待寒冰的话音一落,他便轻轻点了点头,并略带沉吟地接口道:“在下与公子的想法完全一致。待解决了陆远风一事以后,你我之间确是尚有许多可以商谈合作之处。

    方才,寒冰公子在说到陆远风昨夜行刺于我的目的时,却忽然停了下来,想必是碍于当时人多口杂,心中颇有顾忌。如今此处只有你我二人,公子有话,但说无妨。”

    寒冰也点了点头,道:“我适才住口不言,确是有所顾忌。但这份顾忌,并不是为了我自己,而是为了公玉大人你。我猜大人应该不想让太多人知道这个秘密。”

    说到这里,他似笑非笑地看了公玉飒颜一眼,才又缓缓地道:“其实,昨夜陆远风真正所要行刺之人,并不是你这位暗卫司的总司大人,而是那个充当过北戎密谍的宫护卫。

    原因倒是很简单,那个宫彦曾经设计陷害过他的大哥凌弃羽,令其险些丧命于独笑穹之手!”

    虽然早就料到,寒冰应该已经知道了自己的另一个身份,但此刻听他突然间说出来,公玉飒颜仍是不免陡地一惊。尤其是在听到“凌弃羽”的名字时,他的心里竟不期然地生出了一丝畏惧。

    因为在公玉飒颜看来,那个在被他的师父独笑穹重伤之后,还能孤身闯入戒备森严的忠义盟总舵之中,一举杀掉副盟主左语松及其六名亲随护卫的离别箭,实是比眼前这位武功高绝的寒冰公子,更加令人胆寒!

    只因寒冰杀人虽然任性,但他所杀的,都是对他构成威胁之人。而那个离别箭,则更像是一位复仇之神,一向除恶务尽,绝不留情。

    而且正如寒冰所言,他这位曾经的宫护卫,确是与凌弃羽结下了不小的仇怨。

    事实上,这也正是当初他在自己北人密谍的身份暴露之后,便毫不犹豫地选择投靠郑庸,以寻求庇护的原因所在。

    忠义盟追杀他的武林贴固然可怕。但是,以他对其内部的了解,再加上那位与他同为北戎密谍的顺风堂主沈青萝的暗中相助,想要躲避忠义盟的追杀,对他而言并非一件难事。

    可那个神出鬼没的离别箭就是另一回事了!一旦被此人盯上,那便相当于已在阎罗王的生死簿上除了名。

    而且,最终的事实证明,他的这一判断是极为正确的。

    就在他被郑庸安排到其私宅内躲藏之后不久,那位忠义盟的实权人物左语松,便死在了离别箭下。

    而他自己则在历经凶险之后,终于回到了大戎。

    本以为就此便摆脱了离别箭的威胁。可让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陆远风这个少年,竟会为了那个凌弃羽而跑到大戎来找他寻仇!

    在惊惧中呆怔了片刻之后,公玉飒颜终是让自己慢慢地镇定了下来,开始冷静地分析起寒冰的这番话。

    而经过这一冷静分析,他的心中不由生出了莫大的怀疑——

    如果真是为了在裕国所发生的那些事情,那这个仇,怎么说都应该是由凌弃羽本人来报。陆远风此举,不免有些强出头的意味。

    再者,这所谓的报仇之说,其实全都是寒冰的一面之词。

    而这小子又惯会信口开河,实是不足为信。很可能就是为了给那个陆远风脱罪,他才故意编出凌弃羽的事情来做借口。

    不过,公玉飒颜虽是对此有所怀疑,但他却并不想在这件事情上过于较真。

    这其中的原因,并不完全是由于他怕了面前这位极为难缠的寒冰公子。

    事实上,问题的关键所在,是公玉飒颜越来越感觉到,陆远风的事情,现在已经变得十分微妙,自己若是一个处理不当,恐怕会就此被卷入到一个可怕的漩涡之中。

    而这个漩涡,从表面上看,似乎是发生在皇上与太后之间的一场较量,所针对的便是那位神秘的湘君姑娘。但实际上,这一切的最终目的,还是皇权之争。

    这一点,从那位皇帝陛下对待昨夜陆远风被寒冰救走一事的态度上,已可初见端倪。

    今日一大早,公玉飒颜便去面见了戎帝宇文罡,将昨夜发生之事详细禀报了一遍。

    他本以为,自己必然会受到那位脾气暴躁的皇帝陛下的一顿斥责。没想到,皇上在听完他的禀报之后,竟然没有露出任何怪罪之意。

    而且,对于他所提到的,沈云鹏很可能会替太后来向暗卫司索要陆远风一事,皇上的态度则更是古怪,就那么不置可否地冷笑了一声。

    以公玉飒颜的理解,皇上这是让他这位总司大人自己看着办。

    所以,他才会想出用那种死不认账的无赖方式来对付沈云鹏。

    既然皇上都不在意,那他暗卫司就公然得罪一次那位统领大人又有何妨?反正如果将事情闹大了,沈云鹏怕是也要吃不了兜着走!

    而真正令公玉飒颜颇有些琢磨不透的,还是皇上对于那位突然出现的寒冰公子的态度。

    听说寒冰救走了陆远风,皇上不但未有丝毫恼怒之意,反而还对这位裕国皇子表现出了一种极大的兴趣。尤其是对于寒冰的武功,皇上还特意详加追问了一番。

    莫非——,皇上也与自己抱了同一种想法,要利用寒冰来对付沈云鹏?

    只是令人想不通的是,皇上为何会忽然间对这位禁卫军统领生出了如此深的忌惮之心?

    虽然心中充满了疑惑与不解,公玉飒颜却仍是管住了自己的舌头,没敢向那位皇帝陛下多问上半句。

    以他的精明,自然懂得伴君如伴虎的道理。

    为君者,最忌臣下揣摩圣意。

    皇上所需要的,就是能够一丝不苟地忠心为他办差之人。

    这样的人,当然不能没有头脑。但他的头脑只能用来琢磨如何办好差事上,却不能用来琢磨皇上为何要让他办这件差事上。

    所以,既然皇上没有说,公玉飒颜便没有问。

    可他虽是没有问,心里却已是十分肯定,这一切的背后,应该还是与那位稳坐宫中的太后有关!

    陆远风的这件事,很可能已经牵涉到皇上与太后之间的幕后斗争。而这个隐族少年,实际上已经成了一只烫手的山芋,与之牵连过深,难免会让自己成为众矢之的。

    如今,既然寒冰已将陆远风救走,那么自己正好可以借机从中脱身,让太后的人去与寒冰纠缠,最好是弄个两败俱伤!

    正是由于想明白了这一点,公玉飒颜便不想在陆远风一事上多做计较。如此一来,再继续对陆远风行刺自己的动机进行探讨,也已无多大意义。

    此刻,他这位总司大人所真正关心的,乃是寒冰在这件事情上的态度。更确切地说,就是寒冰究竟打算付出何种代价,来摆平陆远风的事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