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一章 莫名其妙
    在向公玉飒颜做出了那番极为爽快的承诺之后,寒冰似乎就失去了继续谈下去的兴致。

    只见他随意地在椅中动了动身体,然后便有些心不在焉地道:“沈云鹏的事就这么说定了。公玉大人若无他事,本公子便要告辞了!”

    一边说着话,他一边接连打了两个哈欠,同时脸上也露出了稍许的疲态。

    公玉飒颜不禁怔了怔,实在猜不透这小子正在耍的是什么套路。

    此前,他们彼此之间应该算是早有默契。

    在谈妥陆远风之事以后,接下来要谈的,才是真正的关键问题。

    可现在刚对陆远风的事情答成一致,寒冰便要找借口离开,究竟打的是什么主意?

    虽然他方才确是答应过要对付沈云鹏,但也仅是要与其摆平陆远风的事而已。

    而这却是与他这位总司大人的初衷相去甚远。

    因为他所想要的,是彻底摆平沈云鹏这个人!

    此刻见寒冰一副完事大吉,马上想要拍屁股走人的模样,公玉飒颜不禁有些心急地道:“在下确是有一事要与公子相商。说起来,此事还是与那个沈云鹏有关。”

    “哦?那就说来听听吧。”

    干巴巴地回了一句之后,寒冰这小子竟又打了个哈欠,并且还神色倦怠地揉了揉眼睛,明显是连说话的兴趣都没有了。

    看到他这种显得极为突兀的反常表现,公玉飒颜心中虽然大感奇怪,却硬是忍住了没有多问,生怕在多嘴之下,又中了这小子的什么阴谋诡计。

    于是,他便装作对寒冰的这种异常丝毫未觉,继续顺着自己原先的话题,谈起了沈云鹏的事情。

    “寒冰公子或许有所不知,这位禁卫军统领沈云鹏的身份可是极不简单。他不仅是太后的心腹爱将,更与另一个人有着极为密切的关系。而对于这个人,公子想必也不会陌生,她就是——”

    说到这里,公玉飒颜突然间住了嘴。

    然后他便拧着眉头,双眼一瞬不眨地盯着那个正斜靠在那张宽大舒适的紫檀木扶手椅上,已睡得像个死人一般的寒冰公子!

    说实话,公玉飒颜此刻简直都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了!

    只因这情景实在是太过诡异,也太过超乎想象!

    一个绝顶高手,必然具有极其敏锐的感应能力,对周遭的环境也会始终处于一种高度戒备的状态。

    尤其是像寒冰这样,来到敌对国家的京城,身处这个国家最危险的密探机构暗卫司内,坐在一间犹如牢笼一般的静室中,正与一个即便不完全算是敌人,却也绝对称不上朋友的人密谈。

    结果,他居然睡着了!

    面对这样一种莫名其妙的状况,这样一个莫名其妙的人,公玉飒颜已不知自己究竟该做出何种的反应了!

    随即,有那么一瞬间,他竟产生了一种冲动,想趁机出手要了这个此刻正毫无防备的寒冰公子的性命!

    可这个念头刚一生出,便被他自己迅速掐灭了。

    因为,他公玉飒颜可不是那种仅凭冲动做事的简单人物,自然十分明白,凡事还是要三思而后行。

    而这“三思”,思的其实只有两字——利弊。

    杀死寒冰的利处或许有很多,但再多的利处,也抵不过一样弊处。

    那便是,做这件事所要承担的风险。

    其实说白了便是,公玉飒颜他根本就没有那个胆量去冒险!

    他的武功,比寒冰已不知差了多少个级数。

    故而任何的一个轻举妄动,都很可能会遭到对方致命的反噬。

    再者说,恐怕只有天知道,这少年为何会这样突然地睡着了。

    这也许是一个机会,但更可能是一个诡计,甚至是一个陷阱!

    就在自己刚要与其商量如何对付沈云鹏之时,这位寒冰公子便开始犯困,甚至是干脆睡着了。

    若说他只是想逃避这个话题,不愿去对付沈云鹏,那他完全可以直接拒绝,或是暂时拿话敷衍过去。

    无论怎么看,他都不必采取故意装睡这种既被动、又奇怪的方式来应付自己。

    可如果不是出于这个原因,那这小子到底又是什么意思呢?

    莫非,他的目的只是要试探一下,自己这位总司大人究竟有多少合作的诚意?

    以这只悬狸的奸狡和不择手段,这样做的可能性应该不是没有。

    若果真如此,自己倒也不难应对。

    不妨就这样陪着他继续演戏,直到这小子再也装不下去为止。

    反正就目前而言,这位寒冰公子对自己的威胁性其实并不大。

    从方才关于陆远风的那番交谈之中,便可以看出,寒冰对于从前在裕国与自己所发生的那些不愉快,似乎并没有太放在心上。

    而且最主要的是,他此来的目的是为了救花湘君,应该不会再分出心神来,跟自己去讨那些实在算不上什么深仇大恨的旧账。

    当然,还有极为关键的一点,自己需要利用他这个绝顶高手,去对付那个同样是绝顶高手的沈云鹏。

    如此看来,实是不必急于现在就除去这位寒冰公子。

    就这样,在给自己的怯懦无胆找到了足够多的借口之后,公玉飒颜便定下心来,彻底放弃了心中的那一丝恶念。

    而与此同时,他那只已略微抬起的右手,又悄然放了下来。

    此刻,他看似老老实实地坐在那里,实际上却在不断地暗暗吸气,努力调匀自己的气息,以免稍后被寒冰察觉出任何异常。

    就在公玉飒颜已成功地令自己那原本稍显急促的心跳,渐渐平稳下来之际,那位睡得正香的寒冰公子竟突然睁开眼来。

    只见这少年先是用一种略显犀利的目光盯了他一瞬,随即便又向他露出了一个意味不明的笑容。

    乍然见到寒冰脸上这个颇有些诡异的笑容,公玉飒颜的心不禁猛地一跳,只觉这少年应是已经看透了自己方才所起的那个害人念头。

    仿佛是为了印证他的这一想法,寒冰忽然淡淡地开口问了一句:“公玉大人为何突然间停了下来?”

    公玉飒颜的脑袋立时便“嗡”地一声,呆在了当场。

    尤为糟糕的是,在心绪狂乱之下,他一时间根本想不清楚,是该矢口否认,还是该尽力解释一番。

    可还未等他拿定主意,寒冰却忽然对他龇牙一笑,紧接着又问了一句:“你还没有说清楚,沈云鹏背后那人,究竟是谁?”

    这一次,公玉飒颜是彻底地怔在了那里!

    说实话,他也是真不知道,该怎么继续陪着这个无耻的徐蛋演下去了!

    这小子既然已把自己方才的话听得一清二楚,那便说明当时他并未睡着。

    这也就意味着,方才他的那一番装睡之举,纯粹就是为了试探自己是否对他有任何加害之心。

    当时自己虽然即刻便改了主意,及时收手,却仍不免暴露出了确有除掉他的企图。

    而此刻,他故意用这种轻描淡写的语气将事情点了出来,不过就是为了给自己一个警告,在算计他寒冰公子之前,最好先掂量一下自己的分量!

    面对这样一个比自己还无耻百倍,更是比自己还奸诈几分的少年,公玉飒颜深深地体会到了一种夹杂着恐惧的无力感。

    同时,他也不禁开始怀疑,先前自己那个想要利用寒冰的想法,是不是太天真了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