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四章 比武之地
    三日之后?天桥之上?决一死战?

    这么一个极为简短的消息,竟是让公玉飒颜这位总司大人接连皱了三次眉头!

    沉默了片刻,他终是忍不住用一种颇为迟疑的口吻问道:“为何是三日之后?”

    “自然是三日之后!”

    寒冰似是没想到公玉飒颜会表现得如此不痛快,不由皱了皱眉头,颇有些不解地盯了他一眼,才勉为其难地开口解释道:“那位紫薇姑娘已经说过,两日之内便会给我带来太后的回信。

    可若是我提前杀了沈云鹏,即便太后不恼火,紫薇姑娘怕是也要恨死了我,又岂会再给我传什么信呢?

    所以说,我怎么也要等到过了这两日,在见上湘君姐姐一面之后,才能杀沈云鹏。

    但比武这件事确实也是当务之急,越早进行越好。否则的话,难免会夜长梦多,让沈云鹏他们找到先向我下手的机会。这样算起来,三日之后,自是最佳之期!”

    听寒冰的这番话说得头头是道,公玉飒颜一时间也很难反驳。

    但这位总司大人看起来似乎是有什么难言之隐,阴沉着面色坐在那里又犹豫了半晌,才终于勉强点头同意。

    可随即他又皱着眉头道:“寒冰公子,即便这比武的日期不能改,但这比武的地点却是一定要改。这天桥乃是供我大戎皇帝陛下去祖庙祭天时通行之用,又怎可随意拿来作为江湖中人比武厮杀之地?”

    被他这一说,寒冰的眉头竟是皱得比他还要紧,当即便用一种十分不耐烦的语气答道:“你们那位皇帝陛下又不是天天都要祭天!只要三日后的那天他不走那座桥,而本公子暂时借来一用,在那上面比个武、杀个人什么的,又有何不可?”

    身为暗卫司的总司大人,公玉飒颜当然免不了会因职司之便,时常听到一些人们私下里所说的不当言论,甚至是胡言乱语。

    但是,像寒冰方才所说的这般浑不讲理,且又极端大不敬的话,他可还真是头一次听到!

    虽然明知这位寒冰公子一向都很不讲理,但事涉大戎皇帝陛下的尊严,公玉飒颜还是认为,自己这个总司大人实在不好太过姑息,怎么也要端正一下这小子的态度!

    于是,他当即便极为严肃地道:“还请寒冰公子慎言!此事实是关乎大戎礼制,乃至皇室尊严,岂可做儿戏之谈!”

    没想到他这一黑脸,那位寒冰公子的脸登时变得比他还要黑。

    只见这小子一瞪眼,完全一副盛气凌人之状,“总司大人是要与我这裕国的皇子殿下谈什么皇室尊严吗?不过就是建在京城之中,看上去比别处都要高上一些的一座木桥而已,又不是贵国皇帝陛下那座承乾殿的殿顶,有什么挨不得、碰不得的?!”

    被他这一瞪,公玉飒颜的气势立时一弱,口中却犹在推搪道:“寒冰公子,要说这比武之处,应该并不难觅,何必非要选在天桥之上?在下保证可以替公子寻到一个更为妥当之处,比如城东那座——”

    谁知还未等他这位总司大人把话说完,便被寒冰的一声冷嗤给打断了!

    “公玉大人不必急于立下保证,还是先听完本公子对比武之地的所有要求再说话吧。”

    公玉飒颜当即便哑了声音。

    “这第一个要求,比武之地必须是在京城之内。至于原因,恐怕不用本公子解释。”

    公玉飒颜忙点了点头,“城外乃是禁卫军的地盘,无论比武的结果如何,公子怕都没有全身而退的机会。”

    “嗯,这第二个要求,场地四周必须足够开阔敞亮,至少要容得下数千之众同时观看。原因还需要解释吗?”

    公玉飒颜忙摇了摇头,“不需要。若是场地狭小,观看者少,对方便有机会封锁现场,设陷阱加害公子。”

    “嗯,第三个要求,这个比武之地定要设在高处。其高度既要保证让大部分观看者能够看清比武经过,又要能够防止有人施放暗器,乃至直接近身偷袭。”

    说到这里,寒冰的唇边不觉掠过了一丝冷酷的笑意,“最主要的是,不能给那个沈云鹏留下任何逃走,或是被人救下的机会!”

    公玉飒颜听了,竟不由得猛地打了个冷战,眼前顿时浮现出那位禁军大统领赵展,被寒冰踢落湖心的画面……

    “这第四个要求——”

    “寒冰公子!”

    公玉飒颜终于忍无可忍地打断了这个还在无休无止地提要求的难缠少年,“在下认为公子所言甚是,将天桥作为比武之地,实是再合适不过了!”

    “哦?公玉大人真是这样认为的吗?如此甚好,看来你我二人果然是英雄所见略同!”

    见寒冰那一脸志得意满的模样,公玉飒颜不由干笑了两声,只希望赶紧将这不讲理的徐蛋打发走。

    可偏偏他这位总司大人仍有一件颇为犯难之事,不得不继续与这徐蛋打交道。

    无奈之下,他只好又以一种商量的口吻开口道:“只不过这天桥毕竟是彰显皇家天威之所在,在其上比武已是惊世骇俗,若还要将之称为生死决战,怕是多有不妥——”

    寒冰却是不以为然地一摇头,“有何不妥?天桥通天,在这上面送那位统领大人归天,不正是让他死得其所吗?再者说,如果不提前声明是生死决战,事后若有人以此为由,要本公子为沈云鹏偿命怎么办?”

    被他这一反驳,公玉飒颜又是无言以对。

    他不禁拧着眉头坐在那里暗自犯愁,真不知稍后进宫去面禀皇上时,该如何解释此事,才能获得那位脾气向来不太好的皇帝陛下的允准。

    反正无论如何,他都决不会将寒冰方才的那一通胡言乱语如实禀报上去的。

    可不管他这位总司大人如何为难,那位寒冰公子却是全然都未放在心上。

    只见这少年十分利落地从那张紫檀木椅中站起身,居然还十分惬意地伸了一个懒腰。

    然后,他便笑嘻嘻地走过来,随手拍了拍公玉飒颜的肩膀,神态嚣张而自负地道:“公玉大人放心,三日之后,天桥之上,众目睽睽之下,本公子定会要了那位统领大人的一条性命!”

    公玉飒颜此时已不知该对这小子说些什么了。

    虽有满腹的不情愿,可为了达到除去沈云鹏的目的,却又不得不向能替自己完成此事的寒冰,做出某些必要的妥协和让步。

    于是,他连忙也站起身来,脸上努力挤出一个多少带了些无奈的笑容,拱手道:“好,一切就依寒冰公子所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