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六章 地牢探密
    今晨,在去暗卫司找沈云鹏算账的途中,寒冰看到了暗卫司张贴于各处的告示——

    三日之后,于城南的十字街口,当众处决六名裕国忠义盟的密谍。

    他立即猜到,这一定是一个圈套!

    因为几日前,暗卫司处决隐族密谍,都是秘密进行,只在事后将他们的头颅悬挂在城门示众。

    而这一次,处决忠义盟密谍,公玉飒颜却忽然这般大张旗鼓,分明是有诱人来救之意。

    只不过,寒冰虽是有此猜测,却并无任何实据。

    而且,最为关键的一件事情是,需要尽快查清楚,公玉飒颜所设下的究竟是怎样的一个圈套。这样才能找出有效的应对之策,既要避免落入对方的陷阱之中,又要从对方手里成功地救出人来。

    于是,寒冰便想到,可以利用自己刚练成的追魂,用精神意念去暗卫司中先查探一番,看实际情况是否跟自己所预料的一样。

    然而以他目前的功力,精神意念能够离开身体的距离和时间还都非常有限。他仅能做到在百丈的距离之内,将离体的意念控制住,而且时间也不能超过一盏茶的工夫。

    另外,此功法极耗心神,不可频繁施用。否则的话,在心神疲惫之下,他很可能会失去对精神意念的控制,立时便有意识丧失之危。

    正是因为考虑到这一问题,他才故意找借口进入到暗卫司中,以便让自己的精神意念可以在最短的时间和距离之内,查明里面的真实情况。

    在与公玉飒颜交谈时,寒冰突然间睡着,其实就是在施展追魂,意念离体,去到暗卫司的地牢中转了一圈。

    而他的这一举动,确实是冒了极大的风险。

    因为施展追魂时,从意念离体的那一刻起,本体便一直处于完全不设防的状态之下,就连普通人都可以轻易地将他杀死。更何况当时他所面对的,还是公玉飒颜这样一个心性狡诈的敌人。

    故而为了谨慎起见,他的精神意念在离体之后,并未马上离开,而是停留在那里,先观察了一下公玉飒颜的反应。

    见公玉飒颜在发觉自己睡着以后,眼中的凶光只是一闪而过,寒冰便知道,这个家伙虽是心机诡诈,却也贪生怕死,没有胆量冒险对自己出手。

    于是,他这才放心地任自己的精神意念离开,然后以一具没有知觉的本体,将那位总司大人震在了那里。

    由于意念离体后便不会受到任何有形物体的阻碍,寒冰毫不费力地就进入到了暗卫司的地牢之中。

    结果,他很快便察觉到,那些被关在牢中的人虽是蓬头垢面,双目中却都隐隐泛出精光。而再走近细查,便发现他们身上的伤口皆是假的,而且衣下还藏着利刃。

    如此便可确定无疑,这是公玉飒颜所布下的一个陷阱。牢中所关之人,并非忠义盟的密谍,而是用来诱捕前来劫牢者的暗卫司密探。

    至于真正忠义盟的密谍被关到了何处,便不得而知了。但应是出不了这座暗卫司,而且周围肯定也会有重兵看守。

    可惜时间有限,寒冰无法再走得更远,去别处搜寻,便只好收回了自己的精神意念,装作从睡梦中惊醒,继续与那个不明所以的公玉飒颜进行周旋。

    而与此同时,他还在转动心念,迅速想出了一个营救那些忠义盟密谍的计划。

    但这个计划毕竟只是一个临时想出来的应变之策,最终能否成功地将人救出来,他对此实是没有太大的把握。

    而且,他还不得不担心,在自己的这个计划付诸实施之前,忠义盟的人便已自行展开营救行动,并因此落入了公玉飒颜所设下的陷阱。

    所以眼下的当务之急,便是先找到忠义盟的人,阻止他们可能的冒失举动。然后,再与他们互通声气,联手救人。

    可此事的困难之处就在于,忠义盟的人未必愿意配合他的这一计划。

    长期以来,隐族人与忠义盟的人都把对方视作仇敌,一旦碰了面,便只会兵戎相见。

    而这些潜伏于北戎的双方密谍,虽然因为身处敌国而不敢公然向对方下手,但彼此间也都时刻保持着一种高度的警惕与防备。

    直至两月之前,大裕新君冷衣清诏告天下,宣布隐族人与裕人从此和平共处,平等相待。一直存在于隐族人与忠义盟之间的这种对立,才算是彻底消除。

    然而,多年来双方所结下的仇恨与积怨,却并不是仅凭那位刚刚登基的皇帝陛下的一纸诏书,就能完全抹去的。

    虽然双方不再互相敌对和仇视,但却绝对谈不上任何的信任,因而彼此间始终都保持着一种谨慎的距离。

    而且这种情况,对于身处危机四伏的北戎的双方密谍而言,则更已是一种常态。

    尤其是忠义盟的密谍,虽然属于大裕子民,但随着忠义盟渐渐恢复其江湖帮派的本来面目,不再作为朝廷的忠实鹰犬而存在,便也不再把朝廷的诏令太过放在心上了。

    在他们眼中,隐族密谍虽然不再是对手和敌人,但仍然远远称不上是战友和同伴。

    因此,他们如果要采取对自己人的营救行动,是决不可能事先知会隐族人一声,也更是决不可能向隐族人求助的。

    而这一次,若是隐族人主动伸出援手,想帮助忠义盟救人,却又不知,他们是否愿意接受这种来自于那些自己并不信任之人的善意。

    所以,方才寒冰虽是让陆远风去通知杜启明寻找忠义盟的人,却也只是要向他们提出警示,而并没有表示出要参与救人的意思。

    他相信,以杜启明的精明老练,必定早已对潜伏在这座新京城内的忠义盟密谍悉数掌握。所以想找到他们的人,应该不会太困难。

    而一旦忠义盟的人得到了警示,应该便不会再鲁莽冒进,轻易涉险。

    但在这之后,又该如何与他们取得联系,并共商合力救人的事情呢?

    这确是一个不小的难题。

    即便是有他这位寒冰公子亲自出面,那些忠义盟的人也未必就肯买他的账。

    因为在明面上,他与忠义盟之间,从未有过任何实际意义上的合作关系,自然也就谈不到会生出任何的信任。

    无论是当初在济世寺外与古凝进行的密谈,还是后来在忠义盟总舵与雪幽幽订下的协议,都是完全在私下里进行,而且永远都不会有被公之于众的可能。

    所以,在大多数忠义盟的人看来,他这位寒冰公子与忠义盟之间,实是并无任何交情可言。而他那个所谓皇子的身份,则更不会被这些江湖汉子们放在眼里。

    如此一来,他所制定的这个计划最终能否得以顺利实施,仍是一个未知之数。

    想到这里,坐在地上的寒冰不由摇头苦笑了一下。

    似乎每一次,都是对付真正的敌人容易,而与那些本应属于己方阵营里的人打交道,却总是十分困难。

    只因为,顾忌太多。

    而且这一次,不但忠义盟这个潜在的战友不好打交道,就连他所要面对的那些或明或暗的敌人,也极难对付。

    更何况,还要顾忌到正身陷北戎宫中的湘君姐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