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七章 营救计划
    当陆远风从外面急匆匆地赶回来时,正看到寒冰剑眉紧皱、面色凝重地坐在地上。

    他不由怔了一下,急声问道:“公子,你可是又受伤了?”

    寒冰猛地从地上一跃而起,笑骂道:“胡说八道!你家公子我怎会如此窝囊,居然三天两头地受伤?!”

    陆远风也难得地咧嘴笑了笑,“公子就算是受了伤,也一点儿都不窝囊!因为那个伤了你的人,肯定比你伤得还要重!”

    “你小子,何时也学得这般油嘴滑舌了?”

    寒冰一边哈哈笑着,一边往桌边一坐,又开始往那只粗瓷茶碗中倒凉茶。

    陆远风见了,原本还有些笑意的脸顿时冷了下来,一双幽深的黑眸看着寒冰,就想看他如何把那碗凉茶给喝下去!

    寒冰此时也发现这小子的目光不对,这才醒觉自己的行为不对,却仍是死不悔改地将那碗茶端了起来,就想看这小子会不会再敢抢自己的茶碗。

    结果,陆远风只是把目光往别处一转,嘴里却嘟囔了一句:“好在是就快见到湘君姐姐了!”

    已送到嘴边的茶碗顿时僵在了那里,寒冰的星眸转了一转,便十分麻利地又将它放回了桌上,笑嘻嘻地道:“你一提湘君姐姐,我倒是记起来了,隔夜的茶不能喝!”

    陆远风的脸上立时闪过了一丝笑意,谁知紧接着脑袋上便挨了一记,只听寒冰笑骂道:“你小子,想陷害我!”

    陆远风捂着被打得生疼的脑袋,嘿嘿一笑,仿佛又回到了以前在重渊时,经常被公子欺负和戏弄的时光了。

    此时,寒冰却又面容一整,问道:“找到杜启明了吗?”

    陆远风忙点头道:“找到了。他说,如果是忠义盟新京分舵的密谍出现,我们的人会立即将消息传给他们。

    但如果前来救人的那伙人是从忠义盟其他分舵,甚至是总舵来的,我们的人恐怕就认不出了。而且就算是知道了对方的身份,恐怕也无法取得他们的信任,并进一步说服他们。”

    “我也正在为此事犯愁!”

    寒冰不由叹了一口气,“担心我们的人根本阻止不了忠义盟的这次营救行动。那告示是今日一早贴出来的,三日之后,才会处决那六名忠义盟的密谍。

    公玉飒颜算是给足了忠义盟时间,来展开营救行动。估计此时,忠义盟的人都已经在赶来新京城的路上了。

    而若是他们在刚一得知自己人被抓时,就有了救人的打算,那么最大的可能是,他们的人现在都已经进城了,甚至是做好了行动的准备。”

    “那——,公子,如果我们守在暗卫司的附近——”

    寒冰摇了摇头,“以公玉飒颜的谨慎,应该不会放松外围的布防。我们的人如果守在他的包围圈之外,根本无法及时阻止忠义盟的人踏入陷阱,而且很可能还会把我们的人也一并卷进去。”

    “那个暗卫司中应该不会埋伏下太多的人手吧?忠义盟既然敢来救人,应该是有充足的准备,实力也不会太弱。如果再加上我们的人,难道还敌不过暗卫司的人吗?”

    听到陆远风这种明显带着跃跃欲试的口气,寒冰不由笑着看了他一眼,揶揄地道:“就是那位禁卫军统领沈云鹏,也还说要调三千禁卫军,才能去拆了暗卫司。你小子是不是觉得,仅凭你我二人之力,就能够把那里翻个底朝天?”

    陆远风仍有些不服气地道:“他们暗卫司不过就是靠人多势众。那些暗卫们的武功顶多算得上是一流高手,而那个公玉飒颜的功夫就连一流都算不上!”

    “这正是问题所在!”

    寒冰忽然“啪”地一拍身旁的桌子,“那些忠义盟的人必是会存了与你相同的想法,所以才敢明目张胆地前来救人。

    只因你们都未把那个小小的暗卫司,还有那个武功低微的总司大人放在眼里!

    可是公玉飒颜既然敢张贴告示,诱使忠义盟前来救人,那他必定是有足够的实力,根本不怕有人去闯他的暗卫司。

    今日我见暗卫司地牢中那些埋伏之人,个个身手不弱,想必都是暗卫司中顶尖的高手。而且,他们明显是早已布好陷阱,正张网以待。”

    “暗卫司的地牢?”陆远风惊诧地瞪大了眼睛,“公子你竟然一个人冒险进了暗卫司的地牢?!”

    “是那位总司大人请我到他的暗卫司内密谈,结果便让我寻到了机会,去那里的地牢中转了一圈儿。”

    寒冰说得轻松自在,却是将自己如何进入地牢的事情一带而过。因为老族长曾经叮嘱过他,追魂心法一事不得外传。

    陆远风虽是不明就里,但也并未对此生出任何怀疑。因为在他的心目中,自己的公子神通广大,再困难的事情也难不倒他。

    “那公子你认为我们该怎么办?即便是杜启明找到了忠义盟的人,告诉他们暗卫司中有埋伏,恐怕他们也会另想别的办法救人。否则,难道让他们眼睁睁地看到自己的兄弟被杀,头颅也被挂在城门上示众吗?”

    陆远风一边说,一边禁不住攥紧了拳头,眼前又出现了那几位隐族兄弟的头颅被高挂在城门上的凄惨情景。

    “救人已是势在必行,但却决不能按照他公玉飒颜的安排来救!我的心中已有了初步的营救计划,只是这一计划必须要有忠义盟的人配合。所以当务之急,就是尽快找到他们,并与他们共同商量,联合行动。”

    “公子,那我也去跟杜启明他们一起去寻找忠义盟的人,毕竟对他们总舵的人,我比较熟悉一些——”

    寒冰马上断然摇头道:“不,这不行!一旦你被暗卫司的人盯上,让公玉飒颜发觉我们与忠义盟的人有牵连,必然会怀疑到我与他交易的动机,进而破坏了我的那个营救计划。

    而且必须要记住一点,整个营救行动,你我都不能公开参与进去,否则会给我们今后在北戎的行动带来不利影响!”

    见陆远风仍是一头雾水的模样,他便又继续解释起来,“昨日你业已看到,公玉飒颜与沈云鹏之间矛盾颇深。而事实上,戎帝宇文罡与那位扶他上位的太后之间,也并非完全目标一致。

    所以公玉飒颜应是得到了宇文罡的暗示,至少是默许,准备除去那位太后的心腹爱将,禁卫军统领沈云鹏。

    正因如此,今日在暗卫司中,我便与公玉飒颜达成了一笔交易。由我出面挑战沈云鹏,而公玉飒颜在背后推波助澜,替我安排好一场公开的比武。时间就定在三日之后,地点在城南的那座天桥之上。”

    陆远风忽有所悟地眨了眨眼睛,“三日之后,天桥之上。公子你莫非是打算劫法场?”

    随即他却又自己摇头道:“不对!天桥与法场虽然都在城南,可仍是相距甚远,中间至少隔了四、五条街,到时候想刀下救人,根本就来不及啊!”

    “可是从暗卫司出发,到达法场的路只有两条。其中一条最直接通畅的大路必须经过天桥。而另一条路,则要多绕些远,并且街道相对狭窄,地形也更复杂一些,利于设下埋伏。不过最重要的一点是,这条路离南城门非常近,便于撤退。”

    “原来公子你不是要劫法场,而是要在去法场的路上劫囚车。可是公子,你怎么能算出公玉飒颜究竟会选哪一条路呢?”

    “这路嘛,可由不得他这位总司大人自己来选!”

    寒冰的脸上闪过一抹狡黠的笑意,瞥了一眼窗外已开始西斜的太阳,随即对陆远风道:“我还要出去办件小事儿,你小子就老实呆在这里,做好晚饭,等我回来!”

    话音未落,他的人已消失在院门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