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五章 特殊身世
    听到沈青萝的这个请求,寒冰的星眸中顿时闪过一道莫测的光芒。

    他盯着面前的这位青萝姑娘,沉默了许久,方摇头答道:“十分抱歉,恐怕我无法答应姑娘的这一要求!”

    对于他的断然拒绝,沈青萝似乎并未感到如何意外。

    她只是咬了咬嘴唇,轻声问道:“能否告诉我,你为何非要见到那位湘君姑娘吗?”

    “虽然我很清楚,自己现在还没有足够的实力,可以把湘君姐姐从那座戒备森严的北戎皇宫中解救出来,但我必须要亲眼看到她安然无恙。而且,我还要亲口告诉她,无论用何种办法,最终,我都一定会把她救出来!”

    说此话时,寒冰那张俊美的脸上带着一抹坚定而自信的笑容,竟是令几乎阅尽天下间出色男儿的青萝姑娘,也不由看得惘然出神。

    忍不住叹息了一声,沈青萝摇头道:“有你这样一位关心着她的人,真不知是那位湘君姑娘的幸运,还是不幸!可惜目前你所能给予她的,只有一个希望。而太后准备做的,正是要彻底斩断她的这个希望!”

    “原来那位阴太后真的想杀了我!”

    寒冰的脸上并未露出任何惊讶之色,只是略带不屑地笑了一声,“本公子若真的那么好杀,早在大裕之时,便已被那位从前的皇帝陛下给杀了,哪里还轮得到她阴太后亲自操刀?!”

    “可只要公子你踏入皇宫一步,便是进到了太后所设下的埋伏圈。即便你是这世间数一数二的高手,又怎能敌得过强弓劲弩,万箭齐发?”

    看到沈青萝脸上那抹极为真切的担忧之色,寒冰顿时明白了过来,沈青萝今日来找自己的真正原因。

    “看来,太后是打算用禁卫军来对付我。而姑娘所担心的,正是此事!”

    “不错。我是一个自私的女人,所以我只为自己所关心的人挂怀。寒冰公子经历过无数的大风大浪,对自己的武功与智计,应是有绝对的信心和把握,想必不会把太后的那些手段放在眼里。”

    说到这里,沈青萝不由自嘲地笑了笑,“当然了,也就更加用不到我沈青萝来自作多情,杞人忧天!”

    寒冰听了,只是神色淡然地微微一笑。

    见他这副毫不在意的模样,沈青萝的心头仍是忍不住感到一阵涩然,也有一种隐隐的失落——

    原来,完全不被人所在意的滋味,竟是这般难受!

    而与此同时,她却更加坚信,眼下自己所走的这一步棋,绝对不是多此一举。因为,太后根本就奈何不了寒冰!

    她微垂下双目,语气平静而坦诚地道:“我所担心的人,确实是自己的哥哥沈云鹏。

    太后要动用禁卫军来对付你,而此事又实在关系重大,若是稍有不慎,以致消息外泄,很可能会马上引发戎裕两国之间的冲突。

    所以最终此举无论成功与否,那些参与其中的人,恐怕都逃不脱被灭口的命运!”

    寒冰点了点头,“以那位太后的为人,一向辣手无情,对待自己的亲儿孙,尚能够说牺牲便牺牲,又岂会去在乎那区区几百个禁卫军将士的性命呢?”

    他看了一眼沈青萝愈显凝重的面色,眼中不由闪过了一丝了然,“但那些禁卫军的统领大人,想必不会不在乎!”

    沈青萝不由叹了一口气,柳眉紧锁地道:“我很了解自己的哥哥。如果让他知道了真相,原来自己手下的弟兄不是被寒冰公子所杀,而是被太后灭了口。

    而太后利用他们杀你的目的,却是为了保住他的一条性命。那让他这位禁卫军统领,如何再去面对自己手下的那些弟兄们?”

    寒冰这次倒是略有些惊讶地挑了挑眉,“姑娘方才还说,太后杀我的目的,是为了逼迫湘君姐姐。那这为救令兄一说,又是从何而来?”

    沈青萝的眼中闪过一抹极为复杂的神色,叹息了一声,道:“正如公子方才所言,太后对待自己的至亲之人,尚且狠得下心肠,又怎会真的对我的哥哥有任何维护之心呢?

    太后杀你的真实目的,确是为了完全断去湘君姑娘的希望。但是她也想利用此事,进一步将我的哥哥牢牢控制在自己的手心,让哥哥彻底沦为她手中一柄无情无义的伤人利剑!”

    寒冰再次惊讶地挑了挑眉,似是没有想到,沈青萝这位阴太后身边曾经的大宫女,居然对那位太后有着如此非同寻常的看法。

    “青萝姑娘不是太后身边最信任的人吗?难道你也没有能力保护令兄不受伤害?”

    听到寒冰这个颇具试探之意的问题,沈青萝不禁苦笑了一声,道:“我虽是太后身边的大宫女,但其实呆在太后身边的时日并不长,更加谈不上被太后如何信任。这——,原本是与我特殊的身世有关。”

    沉默了一瞬,她偷眼打量了一下寒冰脸上的神色,见他的眼中有好奇也有认真,但并无半丝的权衡与算计。

    这便让她最终下定了决心,开始用一种极为平静的语气讲述起自己的身世来。

    “我自幼便被恶人从家中拐走,后来又被卖入了青楼。直到十三岁那年,才终于让我寻到一个机会,逃出了那个魔窟。

    可当我凭着模糊的记忆,几经周折回到家乡时,却发现爹娘早已故去,唯一的哥哥也从军远走。好心的邻居收留了我,但我心中唯一所想,就是要找到自己的哥哥。

    那时,正赶上朝廷在民间选采女。我想,如果入了宫,便可以知道更多的消息,也许还会打听出哥哥的下落。

    于是,我就应征成了宫女,后来又成了太后身边的大宫女。

    终于有一日,在一个偶然的机会里,我听到了哥哥的消息!

    当时,他与赤阳教独教主比武的消息,已传遍了京城。

    一听到‘沈云鹏’这个名字,我便知道,他一定就是我的哥哥。

    为了能够见到哥哥,我不惜向太后坦白了自己的身世。

    结果,太后并没有因我隐瞒自己曾是青楼女子之事而治我的罪。而且,她还安排了我和哥哥相认。

    但是从那以后,太后没有再让我留在她的身边,而是将我送到内卫司接受训练,让我成为了一名密谍。

    随后,我便被派到了裕国,摇身一变,成为了远芳阁的青萝姑娘。

    远离故国,我几乎完全失去了与哥哥的联系。

    成为忠义盟顺风堂的密谍之后,我便想到要利用自己的身份,了解一些有关哥哥的境况。

    但是,顺风堂只掌握裕国境内的消息,而境外情报的获取,皆由设在各国的忠义盟分舵自行负责,并直接向副盟主左语松禀报。

    因此,我便开始在左语松的身上下功夫,不断地接近和讨好他。

    从他那里,我确实得到了很多关于戎国的消息。但这些消息,都不是什么好消息。

    太后在上元之夜发动宫变,扶植四皇子篡位夺权。而那个奉她之命,为四皇子打开宫门之人,就是我的哥哥。

    从那时起,我就时刻都在为自己的哥哥担心,怕他成为这场朝争的牺牲品。

    回到大戎之后,因为我的密谍身份已经暴露,而且青萝姑娘之名也太过招摇,实在不适合再回到宫中,继续在太后身边侍候。

    于是,按照太后的吩咐,我在弦歌巷中开了那家名叫松风楼的琴艺馆。

    其主要作用,是为大戎训练能够混迹风月场所的密谍。另外,便是负责从去那里消遣的客人身上收集各种情报。

    但由于远离宫中,我对哥哥的事情却是了解得更少了。

    对于太后明日所要采取的针对你的这一伏杀行动,我原本毫不知情。还是我的好姐妹紫薇,将这一消息透露给了我。

    我的哥哥原本不是糊涂人,对于太后的所作所为,他的心中自然也存有疑问。

    只不过,他一向都是个十分直性之人,认准做人要知恩图报。

    太后将他一手从军中提拔起来,更是对他关怀有加。

    而他便也一直非常感激太后的知遇之恩,甚至于对太后生出了一种孺慕之情。

    只要是太后吩咐他去做的事情,他都会毫不迟疑、尽心竭力地去完成。

    可正因如此,一旦让他知道,在太后的眼中,他从来都只是一件有用的工具,那一定会彻底毁了他!

    所以,我今日才厚颜来求公子,希望能为自己的哥哥寻一条生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