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七章 耀武扬威
    祥安客栈,位于新京城南部的闹市区,生意一向十分红火。

    由于南来北往入住的客人很多,客栈的老板便在一楼的堂间添置了桌椅,为客人们提供饭食。

    此刻,正值午间的饭点,打尖与住宿的客人络绎不绝,那位跑堂的小二哥已经累得头上见汗。

    可是无论多忙多累,他眼角的余光都在时时关注着那位坐在角落里的客人,一见其茶壶见底,便马上过去为他续上热水。

    看到那位客人从壶中倒出的茶水已无一丝茶色,却仍坐在那里品了又品,小二哥的眼中不由闪过一抹警惕之色,同时向那位正从账册上抬起头来的掌柜努了努嘴,用眼色示意他情形不对。

    那位矮胖的中年掌柜借擦拭头上汗水的机会,仔细瞄了几眼那位形迹可疑的客人。

    只见此人年纪不过二十许,长得剑眉朗目,英挺不凡。从其一身宝蓝色劲装和那柄悬在腰畔的长剑上来判断,此人应该是一位江湖人物。

    掌柜那双细小的眼睛微微一眯,开始不着痕迹地将堂中的食客们都逐一打量了一遍。

    随即,他便转过头去,对一名正在一旁擦拭酒坛的伙计低声吩咐了一句。

    那伙计二话没说,便低头快步上了楼。

    此刻,坐在角落里的公玉飒容,仍在心不在焉地品着手中那杯早已淡而无味的茶水。而他那双不时瞟向楼梯口的眼睛,在看到那伙计匆忙上楼的脚步时,不由闪了闪,心中顿时生出警惕,那伙计的身手不弱!

    看来这家祥安客栈之中,果然是卧虎藏龙。

    只看这些食客里面,便有大内密探,还有暗卫司的人。而楼上的住客当中,恐怕也有来自各方的耳目。

    就连这间客栈的伙计,也都一个个目光敏锐、身怀武功,却不知属于哪一方的势力。

    洛儿姑娘孤身一人,选择这样一家客栈落脚,究竟是偶然,还是故意为之?

    她知不知道自己已被大内密探和暗卫司的人盯上了?

    就在公玉飒容犹豫着,是否该去提醒那位洛儿姑娘一声时,却忽然发现,不知何时,一位身材高颀的白衣少年已立在了自己的面前。

    “小二哥,给本公子上几个好菜,再来一壶好酒!”

    只见那白衣少年一边用极为清亮的声音发着话,一边毫不客气地在他的对面坐了下来。

    公玉飒容剑眉一皱,迅速地打量了一眼这位不请自来的白衣少年。

    可待他看清了对方的相貌时,心中不由陡地一沉,已经猜到了自己正面对的究竟是何方神圣。

    只不过,他此刻仍存了一丝侥幸,认为对方也许并不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

    于是,他便借着喝茶之机,不落痕迹地转开了视线。

    那少年也未理睬他,径自从桌上取过一只干净的茶杯,又将本是放在公玉飒容这一边的茶壶拿了过去,向自己的杯中倒茶。

    可当那少年看到,倒在自己杯中的茶,根本就是白水时,当即便将茶壶往桌上重重地一放,高声喝道:“你这客栈也实是太过小气!一壶茶水又能值几个银钱,竟还要拿白水来糊弄本公子!”

    那跑堂的小二哥忙赔着笑脸近前答话道:“公子想是误会了!本店的茶水并不收银,但一桌客人只限一壶,喝完之后,便只管续水。”

    那少年“哦”了一声,看了一眼坐在对面的公玉飒容,不禁撇了撇嘴,道:“本公子可不是与这位爱占小便宜的客人一路的!”

    小二哥继续点头赔笑,道:“那是自然!请公子稍待,小的这就再给您上一壶新茶。”

    听他二人这样一唱一和地嘲讽自己,公玉飒容不由心中恼怒,但他却丝毫没有在面上显露出来,只装作充耳不闻,继续喝自己杯中的白水。

    然而这时,那白衣少年却忽然用手指轻轻敲击着桌面,笑吟吟地看着他,道:“公玉飒容,断剑阁的副阁主,带着一帮北人密谍冒充江湖杀手,在我大裕为祸多时。你真的以为本公子会认不出你吗?”

    被人如此不客气地当面揭穿身份,公玉飒容立时便涨红了一张俊脸。

    谁知他刚要开口说话,右手的腕脉处却突然一麻,正端着的那只茶杯便直接从手中滑脱,“啪”地一声,摔碎在地上。

    虽只是一个不大的声响,却令整个堂间瞬时变得鸦雀无声!

    这时,那白衣少年清冷的声音又响了起来:“看在令兄的面子上,我今日便放你全身而退。可你若还是赖着不走,那就别怪本公子出手不留情了!”

    一听这话,那机灵的小二哥马上便知趣地跑开了。

    那些食客们大都面面相觑,有的一脸惊慌失措,有的却已偷偷将手伸向怀里或是腰间的兵刃。而他们却不知,自己的这些微小举动,皆已被有心人看在了眼里。

    公玉飒容完全没有料到,对方会说动手就动手,令自己在猝不及防之下,当众出丑。

    面对这种**裸的挑衅行为,他便是再能忍,也不可能不有所回应。

    只见他猛地一拍桌子,瞪着那白衣少年道:“这里可是大戎,你寒冰公子再是嚣张,也要看清楚自己此刻是站在谁的地盘上!”

    那白衣少年,正是从沈青萝处得了消息之后赶过来的寒冰。

    说起来,他与公玉飒容本就是宿敌。

    当年,武功尽失的萧玉曾在雪地中被公玉飒容蒙面偷袭,若没有水泠洛相救,哪还留得住命在。

    故而今日相见,他自然不肯轻易放过这个险些要了自己性命的敌人。

    更何况,凌弃羽还曾经告诉过他,这个公玉飒容居然敢对洛儿起了垂涎之意。而此刻,这家伙又出现在洛儿正落脚的客栈之中,当真是其心可诛!

    新仇加旧恨,寒冰忍不住先给了对方一个小小的教训。

    在听到公玉飒容含愤所说出的这一番明显带着威胁之意的言语之后,他不由冷笑了一声,道:“本公子是江湖人,无论在谁的地盘上,都站得直、行得正,从不干那些暗中害人的屑小勾当!

    公玉飒容,本公子最后再给你一次机会。你若再不滚,我便先将你专门用来跟踪盯梢的那双贼眼给挖出来!”

    公玉飒容顿时被他骂得面红耳赤,想要马上发作,却又自知不是寒冰的对手。再者说,他也十分清楚,此间绝对不是个适合动手之处。

    无奈之下,他只能强压下心中正沸腾不已的怒气,“霍”地一下站起身来,大步向门口走去。

    可他的人还未走出大门,身后便又传来寒冰那颇带挖苦意味的清冷声音:“公玉飒容,回去告诉你的那位师父独笑穹,待我收拾了那个禁卫军统领沈云鹏之后,接下来,便要向他赤阳教主挑战!

    本公子倒是要看一看,你们北戎的这些所谓高手,除了会欺负弱女子之外,还有些什么别的本事!”

    公玉飒容的脚步顿了顿,却终是没有回过头来,继续快步走出了这间客栈。

    赶走了公玉飒容,寒冰又得意洋洋地环视了一下仍是静悄悄的四周,竟猛地一拍桌子,口中喝道:“我已警告过公玉飒颜,暗卫司的人若再敢出现在本公子的附近,可是要自求多福了!

    而那些自以为功夫不错的大内密探们,倒是不妨全都留下来。因为本公子在大裕时,就专门喜欢杀尔等这样的货色!”

    在他这番耀武扬威的话还未说完之际,便已有两人从座位上站起身,低着头冲了出去。

    谁知这两人一动,其他那些早已被寒冰的气势吓得不轻的客人们,竟也都跟着纷纷起身,争先恐后地逃离了这个是非之地。

    待到寒冰的话音一落,这家祥安客栈的整个堂间,早已是空无一个食客。

    唯有寒冰独自一人坐在那里,直看得拍着桌子哈哈大笑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