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三章 火烧慈宁
    火着起来时,那位大戎宫中地位最尊贵的女人——阴太后,正端坐在慈宁宫西北角那间颇为僻静的宁心轩中,一边品着香茗,一边听着自己身边的大宫女紫薇禀报事情的进展。

    “寒冰三人进去之后,奴婢便遵照老祖宗的吩咐,让在附近待命的那三百名禁卫军将寒香阁整个包围了起来。”

    “嗯——”

    阴太后缓缓地点了点头,又忽然没头没尾地问了一句,“那另一人是谁?”

    紫薇的反应倒是极快,马上便猜到太后问的是谁,连忙答道:“是一位模样很俊俏的小姑娘,很可能就是那位岫云剑派宗主水心英的弟子水泠洛。”

    “哦?”

    阴太后的眼中似有一道精光闪过,“岫云剑派的小丫头来这里做什么?是寒冰带她来的么?”

    “想来应是如此。奴婢方才听他们之间的谈话,似乎这个水泠洛不仅与寒冰和陆远风相熟,与湘君姑娘也是认得的。”

    阴太后微眯着眼沉吟了片刻,随后便一脸漠然地开口道:“不管这小丫头出现在这里的原因是什么,此番都不能再放她出去了。可惜她小小年纪,却是命数不济,只能就此做了那个寒冰的陪葬!”

    “老祖宗说的是!再说了,他们身处禁卫军的包围圈中,万箭齐发之下,便是想保全她,也是不可能!”

    紫薇小心翼翼地接着话,仍是忍不住带了些试探之意地问了一句,“只不过奴婢所担心的是,如果湘君姑娘也与他们走在一起,又该如何处置呢?”

    阴太后却是不以为然地道:“湘儿是个聪明的孩子,她应该很清楚与寒冰一起逃走的后果。即便他们真能侥幸闯出宫去,也绝不可能闯出新京城。”

    “奴婢只怕,一旦让湘君姑娘发现寒冰他们中了埋伏,便会上前相救——”

    突然看到太后脸上露出明显的不悦之色,紫薇急忙住了嘴,心中却不由暗自泛寒。看来无论如何,太后都不会放过那位湘君姑娘了!

    果然,阴太后根本无意再继续谈论这个话题,而是又提出了另一个问题:“那浅袖香可已布好?”

    “是。今日一早,奴婢便让人在湘君姑娘的衣裙上撒了无人可嗅得出的浅袖香。”

    “嗯,做得好。”

    阴太后的面上总算是有了一丝笑容,“虽然我们已经做了万全的准备,但仍需加倍谨慎。

    本宫听说,寒冰此子一向狡黠多智,又喜欢兵行险招。也许,他今日便会做出些出人意料之事。

    可无论他搞出何种花样来,最终的目的都是要带走湘儿。如今有了这浅袖香,我倒要看看他们如何能够翻出本宫的手掌心!”

    “老祖宗一向算无遗策,而那个寒冰虽有些许狡智,却又怎会是老祖宗您的对手呢?

    即便他能够将湘君姑娘救出宫去,识香鸟也会寻着浅袖香的味道及时发现他们的行踪,他们终是逃不了多远的。”

    紫薇一边乖巧地说着奉承话,一边却在心里暗自着急。

    昨日在松风楼中,她曾告诉过寒冰,太后给他与花湘君的会面时间是一个时辰。

    可方才在寒香阁外,她却故意将会面时间缩短为半个时辰,其用意就是要提醒寒冰,别耍什么花样,见过湘君姑娘之后就尽快离开,以免夜长梦多。

    而当时寒冰在听了她这番明显前后矛盾的安排之后,并未表现出任何的诧异或是不满,应该就是已经明白了她的意思。

    但是此刻,眼看半个时辰的期限将至,寒香阁那边还未有任何动静传出。

    难道寒冰竟有如此大的本事,能在不惊动任何人的情况下,从禁卫军的包围圈中无声无息地逃走了?

    以紫薇的估计,这种可能性应该不大。

    即便那些埋伏在外面的禁卫军发现不了寒冰这等绝顶高手的踪影,却也绝不可能漏掉他身边那两个功力较弱的同伴的行迹。

    可若是寒冰等人还在寒香阁中,那他迟迟不肯离开的原因又是什么?

    难道——,真如太后所料,他还在打什么别的鬼主意不成?

    就在这位紫薇姑娘正自感到惊疑不定之际,这座宁心轩外忽然传来嘈杂的人声。

    旋即,便听到有人在门外用极其惊惶的声音禀报道:“太后,大事不好了,宫里失火了!”

    紫薇闻言立时面色一变,快步走过去打开了轩门。

    门一开,更多的喧嚣声便马上从外面传了进来。

    紫薇连忙迈步走到轩门外,向那个报信的宫人急声追问道:“哪里起的火?”

    “是从后园起的,具体是何处还未查清。”

    “现在火势如何了?”

    “天干物燥,再加上今日风大,整个后园都已烧了起来,眼看就要烧到寝殿了!”

    “什么?!”紫薇这才真正惊慌了起来。

    那座后园在慈宁宫的东北角,占地很广,且花木繁盛。一旦起火,很快就会蔓延开来。

    而太后的寝殿就在那座后园的西南面,此刻刮的正是东北风,火势自然会向寝殿的方向扩展。

    太后的寝殿如果被烧,这可是天大的事情!

    情急之下,紫薇连忙快步跑到庭院中,举目朝后园的方向看过去。

    这一看,顿时将她这位内卫司的总司大人吓得面色惨白!

    只见那座起火的后园上空,正不停地向上涌起一股股黑色的浓烟,隐隐地,还能看到明亮的火焰不时窜至半空。

    猛地一阵大风刮过,一种东西被烧焦的浓烈气味,也在空气中漫延开来……

    紫薇慌忙又跑回到门口,看向宁心轩内的太后,却见她老人家仍稳稳地坐在那里,悠然地喝着茶。

    “老祖宗——”她忍不住焦急地唤了一声。

    阴太后缓缓地将手中的茶盏放在了一旁的案几上,然后才不紧不慢地道:“别慌,多派些人手过去,守住寝殿即可。后园……后园就让它烧吧!”

    “是不是让那些禁卫军也——”

    紫薇突然想到,这倒是一个极好的机会!可以让那三百名禁卫军都过来救火,这样他们便不会与寒冰等人碰上了。

    寒冰——

    转瞬间,她又突然想到,这把火,会不会是寒冰放的?

    莫非,这就是他所想出的那个应对之法?

    怪不得明知太后的厉害手段,他却始终都是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

    虽说他的这个办法不免阴损了些,倒是很可能会奏效——

    “不!”

    阴太后却当即果断地一摇头,“你速去传我口谕,命令禁卫军严阵以待,绝不许擅离职守!”

    紫薇刚刚涌起的那一丝希望,立时便被彻底浇灭了!而同时,她又不免为寒冰担起心来。

    如果火真是寒冰放的,那么他的目的应该就是为了转移那些在寒香阁外埋伏的禁卫军的注意力,给他和他的同伴,甚至包括那位湘君姑娘制造逃走的机会。

    可是现在,他的这一企图已经被太后识破,由此所带来的严重后果便是,他终不免要与那三百名禁卫军交手。

    而这种情形一旦发生,无论最终寒冰的输赢如何,反正紫薇和沈青萝都已算是彻底地输了!

    一想到随之将会出现的那种惨烈的结局,紫薇的心中顿时充满了恐惧和不安。

    为了掩饰脸上的惊惶之色,她连忙垂下头去,匆匆地应了一声太后的话。

    然后,她便转头对那个报信的宫人低声吩咐了几句,让其赶紧去召集更多的人手救火。

    而她自己则是先小心地又向宁心轩内看了一眼,见太后正眯眼坐在那里,不知在琢磨着些什么。

    咬了咬牙,紫薇决定尽量拖延一下时间,给寒冰他们制造逃走的机会。

    “老祖宗,这里也并不十分安全,我还是先扶您到前面去避一避吧!”

    可太后却连眼都未睁,只沉声道:“这里用不着你!”

    “是——”

    看出太后已有恼意,紫薇再不敢多言,只得轻轻关上了轩门。

    虽然心中十分不情愿,她却仍是丝毫也不敢怠慢地快步往寒香阁的方向走去。

    可是刚走出没有多远,她便突然间感到眼前一黑,整个人已失去了知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