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五章 一招失算
    门外的阳光有些刺人眼目,阴太后不由微微眯起了她那双本就有些昏花的老眼,看着那个似是身披万道光芒的俊美少年,面带微笑地从门外走了进来。

    一瞬间,那些耀眼的阳光仿佛皆化作了一枝枝冰冷的利箭,将她的一颗心疾速刺穿之后,又冻结成了紧缩的一团,令她彻底地掉入了绝望的无底深渊之中。

    果然是寒冰!而他,也果然是为自己而来!

    阴太后知道,此刻一切的反抗或者呼救都只是徒劳。这少年既然能够如此堂而皇之地走进这座宁心轩,便已清楚地说明,无人会来搭救自己了。

    这可真是一招失算,满盘皆输!

    她不由微微叹息了一声,认命地闭上了眼睛。

    但随后,却听到“喀”的一声,这座宁心轩的门又被轻轻地合上了。

    阴太后顿时略带惊讶地睁开了双眼,看着已笔直地立在自己面前的寒冰,忍不住开口问道:“你不是来杀本宫的?”

    寒冰脸上那抹犹如春风般和煦的笑容虽然丝毫未减,声音里却是不带半点暖意,“本公子若想杀人,根本用不着费这么大的周章!”

    “那你是来谈判的?”

    阴太后当即反应敏捷地追问了一句,同时眼中也极快地闪过了一道算计的光芒。

    “算是吧!”

    寒冰肯定地点了点头,然后却又不甚在意地笑了笑,道:“其实我与太后之间也没什么好谈的,就是打算做一次简单的交换而已。”

    阴太后稀疏的眉毛轻轻抖了抖,心中稍感笃定之余,不由故作冷淡地问道:“你想交换些什么?”

    寒冰极是随意地抬起手来,十分无礼地当面指着她这位年高位尊的太后老祖宗,同时用一种异常冷冽的声音道:“以你的一个承诺,来换回你自己的一条性命!”

    “听起来确是一笔非常划算的交易!”

    阴太后的心中虽然大感恼怒,表面上却只是不置可否地一笑,“可是,你凭什么会相信本宫所做出的这个承诺呢?”

    寒冰目光炯炯地看着她,极为干脆地道:“你对我的承诺,自然不可信!可是,你对阴国师的承诺,却不会不遵守。你应该还记得,自己仍然欠了他一个承诺吧?”

    阴太后一听,脸色顿时变得非常难看。

    默然了半晌,她方有些勉强地承认道:“不错。我曾答应过他,不会把天毒异灭的配制方法传出去。”

    “可是大裕从前的那位皇帝浩星潇启,不但得到了此毒的配方,更是制出了天毒异灭!”

    听出寒冰话中那种明显的指责意味,阴太后立时忍不住替自己申辩起来:“既然你知道我不会不遵守对国师的承诺,便应该明白,那个天毒异灭的配方并不是本宫传出去的!”

    寒冰点了点头,语声平淡地道:“据说,是当年那个被你杀死在大裕皇宫之中,并随手丢入一口井里的手下,在她的身上还带着剩余的一些天毒异灭。结果,这些毒药却被有心人得到,还据此仿制出了同样的天毒异灭。”

    “难道你认为那都是本宫有意而为?”阴太后目光阴沉地看着寒冰。

    寒冰却只是对她无所谓地笑了笑,“无论是有意而为,还是无心之失,其结果都是相同的。天毒异灭的配方确是因你而被泄露了出去!”

    阴太后顿时变得哑口无言。

    而寒冰又继续说道:“当年,阴国师便是算出了这一劫数,才逼你向他做出承诺。可最终,仍是劫数难逃,令许多隐族人为此遇害。

    难道太后不认为,自己应该对逝去的阴国师有所交待,并对因你的失信所造成的严重后果,进行适当的弥补吗?”

    “那你要本宫如何对此进行弥补?”阴太后终于干巴巴地问了一句。

    “将天毒异灭的解法教给湘君姐姐,并且保证,永远都不会伤害她。”

    阴太后不动声色地看着寒冰,淡淡地问道:“就这么简单?”

    “就这么简单!”

    阴太后的双眼不由微微一眯,带了几分怀疑地问道:“你让湘儿学解毒之法的目的,应该是为了让她去救那几个中毒的隐族首领。可即使湘儿她学会了天毒异灭的解法,如果我一辈子都不放她走出这座皇宫,那又何用之有呢?”

    “既然我有办法在这座皇宫中找到你,便也有办法从这座皇宫中救出湘君姐姐。这却是不劳太后多费心了!”

    见寒冰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阴太后的心中不禁打了一个转,缓缓地道:“好,本宫便答应你,完成那个对国师的承诺,教湘儿解天毒异灭之法。而且本宫保证,在任何情形之下,都决不会伤害湘儿。”

    说完这番话,她略微停顿了一下,随后便用一种带着些许试探之意的目光看着寒冰,道:“只不过,寒冰公子可能有所不知,这种解天毒异灭之法说来简单,但必须要在某位中毒者身上进行实际演示。

    否则的话,仅凭口中描述,湘儿根本无法准确地掌握到下针的具体方位和力度。而施针之时,哪怕出现毫厘之差,都有可能让人当场送命。

    不知寒冰公子你可想好了,准备让何人充当这位演示者?”

    寒冰虽是没想到会有此一说,但以他的判断,阴太后在这一点上应该并没有说谎。

    略微沉吟了一下,他才道:“只要太后能够信守承诺便好。至于那个演示者,到时候自然会有的。”

    见寒冰对此事表现得如此淡定,阴太后的心中反倒愈发惊疑不定起来。

    她本以为,寒冰今日的计划应该是,逼迫自己现在就将天毒异灭的解法教给湘儿,然后他便可带着湘儿一起逃出宫去。

    所以她才特意提出需要一个演示者的问题,就是要打乱寒冰的计划,让他达不到自己目的。

    但是从寒冰此刻的表现上来看,他可能原本就没有要马上带走湘儿的打算。

    这样看来,她先前的推断是完全正确的。

    寒冰今日进宫,并且放了这把火。其目的根本不是为了带走湘儿,而是为了要她这位太后的性命。更确切地说,就是要用她的性命来交换他所想要得到的东西。

    但他所想要得到的东西,果真就只有解天毒异灭之法和不伤害湘儿的承诺这么简单吗?

    如果真是这么简单,那问题反倒更为严重了!

    因为这便可以充分说明一点,寒冰应该是有极大的信心,今后能够从这座戒备森严的皇宫之中,将湘儿救出去。

    那么,他的这种信心又是从何而来的呢?

    今日,只是因为她这位太后的一招失算,令一场诱敌之计演变成了引狼入室,让寒冰得以趁机直捣中枢腹地,将她的一条性命攥在了手中。

    但既已有此教训,她必然会加倍小心,再不敢大意轻敌,更不会再犯同样的愚蠢错误,给对方以任何可乘之机。

    那么寒冰又为何会对自己有如此大的把握,能够再次成功地进入这座皇宫,并将湘儿顺利救走呢?

    除非——,他已经掌握了宫中防卫上的某种疏漏,让他认为自己以后能够凭此自由来去。

    而这一疏漏,也许是某条密道,也许是某个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