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七章 不再离别
    一出宁心轩,寒冰便迅速回到了寒香阁。

    在那间正殿中,水泠洛和陆远风都已不见,唯有花湘君一人,还独自埋首于那几张笺纸之中。

    寒冰见状,也没有多言,马上席地坐了下来,开始运起追魂,用精神意念搜寻水泠洛和陆远风此刻的位置。

    当他看到他们都已安全出了皇宫之后,便彻底放下心来。

    等他收功醒过来时,发现花湘君正坐在那里看着自己,而在她身旁的一只铜盆内,那几张笺纸已只剩下一堆余烬。

    他马上站起身来,走到花湘君的面前,单膝跪了下来。

    “湘君姐姐,都是寒冰太过无能,既帮不上你的忙,又无法劝说你放弃。尽管我知道姐姐要做的事情非常重要,但是无论如何,还请姐姐先要保重自己!”

    花湘君忙起身上前,将寒冰扶了起来,语气轻柔地道:“你不必为我担心,呆在这座皇宫之中,尽管会少了些自由,却决不会有性命之忧。

    而且,如果我能够练成这追魂心法,便可以像你刚才那般,凭借精神意念去慈宁宫中探听敌情,自然更多了一些制胜的把握。”

    寒冰却面色凝重地道:“姐姐应该知道,追魂乃是一种极为凶险的功法,在修习中稍有不甚,便会有走火入魔之危。

    而在修至意念离体的阶段以后,又会有意识丧失的可能。所以姐姐在习练时,切切不可心急,更不可勉强为之,一定要顺其自然。”

    花湘君点了点头,“方才我在细读心法时,便已经意识到了其中的凶险。不过这套心法走的完全是阴柔的路子,非常适合我习练。所以我倒是有一种很强烈的感觉,自己能够很快将之练成。”

    听她这一说,寒冰紧皱的眉头才略有舒展,但他仍是继续细心地叮嘱道:“另外,由于姐姐没有内力,我已将其中一些用于攻敌的招数尽皆略去。

    但操控精神意念本就极费心神,而姐姐又素来体弱,尚需量力而为,千万别因此损伤了自己的身体。”

    “我自会加倍小心的。”

    花湘君柔声应了一句,忍不住将一双美目在寒冰的脸上停留了良久,“只不过你自己也要时刻当心。你体内的天毒异灭毒性很深,那两颗解药最多能够维持半年之效。而且,在这期间,你绝不能受到严重的内外伤。这些你可记住了?”

    寒冰不禁咧嘴笑了笑,道:“姐姐放心,这世上已没有几个人能伤得了我!”

    虽然明知他故意做出这种自负的模样,只是为了安慰自己,花湘君仍是忍不住嗔了他一眼,“双拳难敌四手。像你这般到处惹祸,自然要时时提防那些明里打不过你,便暗中施诡计之人!”

    寒冰又是嘻嘻一笑,“若论起施诡计,这世上恐怕更没人能胜得了我!可惜姐姐没能看到,方才那位阴太后的脸色,简直比此刻慈宁宫被火烧过的那片宫墙还要黑!”

    花湘君忍不住“扑哧”一笑,伸出玉指,在这坏小子的额头上轻轻地点了一记,“看你这副得意的样子,一定是拿什么要挟了那位太后,可对?”

    “要挟可说不上,就是让她拿自己的性命换了些东西而已。”

    寒冰一边说,一边将花湘君扶回椅中坐下。而他自己则躬身立在一旁。

    “湘君姐姐,阴太后已同意将天毒异灭的解法教给你。但是,教授解法时,需要在中毒者身上进行实际的演示,这却是一个极大的难题。

    把中毒的大族长他们接来北戎,当然决计不行。那位阴太后正在处心积虑地打重渊的主意,大族长他们来这里,无异于羊入虎口。”

    一听说有希望得到天毒异灭的解法,花湘君顿时惊喜不已,可是在听了寒冰后面的那番话之后,又不禁有些迷惑起来。

    她忍不住轻声问道:“为何要舍近求远?就此先解去你身上所中之毒,不是正好?”

    寒冰沉默了一瞬,才答道:“湘君姐姐,这种方法虽然可以彻底解去天毒异灭,但与此同时,也会封住身上的几处要穴,令人内力尽失。”

    “原来是这样——”

    花湘君的脸色顿时变得苍白起来。

    她将一双明眸看向寒冰,颤抖着声音问道:“所以,即便是我学会了天毒异灭的解法,你也不会让我给你解毒的,对吗?”

    寒冰笑着摇了摇头,“姐姐为何会这么想?只要度过了眼前的危机,我便会来求姐姐你帮我解毒的。”

    花湘君默默盯着他看了半晌,终是轻叹了一声,道:“你总是这样,把所有责任都揽在自己身上!一个危机解除了,还会有下一个,可是你的极限只有不到三年的时间了。”

    “放心吧,湘君姐姐,根本用不了三年,大裕与北戎的这场较量,便会有一个最终的结果。”

    寒冰望了一眼窗外,慈宁宫的大火仍在燃着,估计太后的整座寝殿都要保不住了。

    他不由哈哈一笑,道:“姐姐你看,就像外面的那仇,虽然越烧越烈,但终有停下来的时候。我相信,责重生之后的北戎,会像大裕一样,改天换地,气象一新!”

    花湘君也将目光转向不远处那片冲天的烈焰,眼中渐渐露出了希望的光芒。

    她又转头看向寒冰,微笑着道:“关于天毒异灭解法的事情,你便无需操心了,到时候我自会想出办法来的。”

    说罢,她站起身来,走到了寒冰跟前,微微踮起脚尖,伸手将他发上粘着的一小块被烧焦的叶片,轻轻地拂落了下去。

    “我知道,此刻外面其实还有很多的凶险。而你却还是留在这里,陪我说了这么久的话。这已经足够了!快回去吧,寒冰,还有很多的事情等着你去做呢!”

    寒冰不由咧嘴一笑,注视着花湘君满含着牵挂与不舍的双眸,柔声安慰道:“湘君姐姐,你别难过!不久之后,就会有人来这里陪你了!”

    花湘君闻言眨了眨大眼睛,没有说话,心中却是不愿意让其他的人为自己承担任何的风险。

    寒冰自是一眼便看出了她心中所想,连忙解释道:“别担心,湘君姐姐,这其中应是没有什么风险的。我已经和那位阴太后谈妥了条件,让翠儿来宫里陪你。”

    “翠儿?!”

    花湘君顿时惊喜不已,“她何时会来?是和清伯一起来吗?”

    “是的。方一得到姐姐来了北戎的消息,他们便立刻从重渊赶了过来,应该不出半月,就可以到达新京。

    翠儿年纪小,不易引人怀疑和注意。而且这小丫头又十分聪明机警,有她在,姐姐既有了说话的人,又有了传信的人。”

    花湘君由衷地点了点头,欣喜之余,愈加感觉到自己的心中有了更多的勇气和希望。

    虽然身处敌国的皇宫之中,周旋于冷酷凶残的敌人之间,但她并无一丝畏惧。

    因为她知道,今后无论在宫内,还是在宫外,自己都会有最可靠的朋友和伙伴可以依赖!

    上前拉住了寒冰的手,花湘君清丽的面庞上泛起一抹温柔的笑意,“寒冰,记得你答应过我,要好好保重自己9有,你也要照顾好洛儿妹妹!

    但愿下一次相见时,我们是在自己和平安乐的家园里,不再有危险,也不再有离别——”

    寒冰的脸上也露出一个明朗之极的笑容,点头道:“放心吧,湘君姐姐,一定会有那一天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